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店貼新文宣:「哪裏有國安法,那裏就沒有反抗,我們真像一家人」


 

位於太子港鐵站附近、兩層高的黃店cafe青花亭,昔日所有文宣已經被清走。不過,門口有5張新鮮出爐的,寫道:

「哪裏有國安法,那裏就沒有反抗,我們真像一家人」

「爹親娘親不及習大大親,我今日檢舉咗嗱,你檢舉咗未?」

「中港一家亲,淘寶免運最均真」

「中國我靠 (山),邪恐美帝,莫敢來犯」

「這老美的手機我砸了,換了一部國產的,反正一模一樣」

文宣寫的是這些。胡尚佑攝
文宣寫的是這些。胡尚佑攝

青花亭最為人熟悉的,是疫情期間的創意「限桌令」告示牌,引來不少likes,「今日疫情限自由,明日廿三伏線留,禁足禁聲封你喉。」店內也有不少抗爭文宣,如今,青花亭因國安法的來臨,將店內所有文宣搣掉。

店主Peter仔感嘆:「我曾經諗住繼續儲落去,呢啲係歷史事件,每發生一樣嘢就會出現另一樣嘢,無可能用新嗰啲,去replace舊嗰啲,當舊嗰啲唔存在。所以係無諗過架,但係當個句子政治意味太強嘅時候就要換,尤其國安法出咗。」

「我哋7月1日冇開,大家都有嘢做。」翌日早上,Peter仔一早收到不同黃店老闆的信息:「當初都諗住算啦唔搣,跟住去到一個位,係好多行家都send messages,話邊度搣緊,邊度已經有警察去。」他才有所顧慮,開始思考應否要將店內的文宣通通搣掉。

最後,他經過多番衡量後決定清走:「真係好可悲......但係唔可以為咗一張文宣而押咗自己間舖,建立咗咁耐嘅黃店。一間黃店冇咗就冇咗,養咗嗰班手足, 冇你嘅話,佢哋就冇飯食,呢啲係要取捨。」Peter仔的青花亭,聘請約20名員工。

但Peter仔覺得:「唔應該就咁就算。」他忽發奇想,想到可以用另一種方式,曲線提醒港人持續信念,於是他立即打開電腦,開始創作最新自家文宣:「國安法某程度針對嘅,係黃店同埋黃色經濟圈,佢哋就係唔想你用黃色政治做宣傳。但我哋而家就要不停咁樣試番條線出嚟,總唔能夠即刻唔做啲咩,如果大家可以慢慢做更多,係非常重要。」

有其他黃店選擇貼白紙、貼memo紙,Peter仔認為用意是好,但他會多做一步:「大家堅持咁耐,自我審查到一個極點,人哋都未做好多嘢,已經自我審查到呢個地步。貼白色紙,貼無內容嘅紙用意係好,但係一場運動或者當你想去改革一啲嘢,就唔可以淨係用往事諗番轉頭,唔可以不斷用白紙提醒,而係不斷有啲新嘅idea,去刺激佢哋去諗更加多嘢。」

他創作的5張顏色文宣,寫上「哪裏有國安法那裏就沒有反抗,我們真像一家人」、「爹親娘親不及習大大親,我今日檢舉咗嗱,你檢舉咗未?」、「中港一家亲,淘寶免運最均真」等字句。Peter仔說,文宣是參考內地酸民在論壇的說法。他笑說以前是「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而家咪變咗習大大囉。佢都唔落台㗎啦,佢係皇帝嚟㗎啦。」

Peter仔有感國安法來臨,令市民和黃店的自我審查程度變得嚴重:「黃店以前可能好激進,貼到成間舖頭都係,一晚之後大家就搣晒,我覺得無可厚非。同埋香港人雖然應變能力強,但大家都係比較保守或者保護自己多啲。上年見到一間間黃店慢慢企出嚟,而家就好似股市咁獲利回吐,跌番落低位......」

Peter仔希望繼續貼文宣,寧願踩吓鋼線,亦不甘停濟不前:「一定係要有人再做番原本呢啲嘢,再去為大家踩下線、踩下鋼線、入下灰色地帶,睇吓係咪可以做多啲嘢。始終有啲嘢唔做唔試,就唔會見到有轉機。」

張貼新文宣不害怕有人「督灰」或秋後算帳?Peter仔說:「呢啲全部都係事實,只係描繪緊兩地之間文化嘅差異。無得夾硬用一個法律或者國安法,去同大家講啲文化差異,就算係煽動國家分裂。就算攞我上法庭呢啲都係事實。如果佢要challenge我,最多就話我洩露咗中國5000年優秀文化,而唔係我真係煽動國家或者散播仇恨情緒。」

「如果再連一兩句,40年嚟笑緊內地嘅嘢,都唔俾出嘅話,香港冇㗎啦,真係玩X完啦...... 」Peter仔慨嘆道。

銅鑼灣食店「No Boundary」在店內設立「無字連儂牆」。胡尚佑攝
店鋪繼續售賣「香港人自決常餐」 。胡尚佑攝
店外的黃店證書昨未有拆走。胡尚佑攝

銅鑼灣食店No Boundary,在店內設立「無字連儂牆」,牆上有七彩繽紛的便利貼,沒有寫任何字。任職工程界的食客G先生大讚有創意:「我覺得呢個方式好好,知嘅人就會知,唔知嘅人就唔會知。」

或許有人批評店舖清走文宣,G先生就說理解他們的做法:「因為佢哋都驚咁惡嘅國安法,俾人秋後算帳。咁樣呢個時刻冇咗連儂牆,唔覺得佢哋係臨陣退縮,始終佢哋都要做保障,呢一刻有呢個需要。」G先生慨嘆可悲、離譜:「2047都未到,而家先過咗23年,就已經仲衰過大陸咁滯。立咗呢條國安法,大陸睇你唔順眼想點就點,係好恐怖嘅一件事,已經冇晒自由......」

有黃店應用程式因國安法停止運作,過去一年都靠它分辨黃藍店的G先生說,會憑記憶繼續光顧黃店:「平日基本上都係揀黃店,所以會有啲印象,都會揀番啲食開,或者去其他地區前都會先問朋友,有冇邊啲係黃嘅舖頭。」

G先生又說:「相信之後都會覺得有啲煩,唔知點樣搵番啲黃色舖頭。」他擔心日後不能在網上搜尋到有關黃店資訊,已經開始嘗試在社交平台儲存資訊,

記者今天走訪旺角、太子、銅鑼灣一帶,發覺不少以往貼滿文宣的店舖,如今不再,剩下的只有空無一物的牆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