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流亡維權律師談國安案件:酷刑虐待威脅恐嚇是基本 香港人要脫離以往思維


港區國安法生效,條文內容用的不是港人熟悉的字眼,恐怕只有中國維權律師有深切體會,明白字裡行間的意思。身在美國獲政治庇護的陳建剛,曾經為「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的謝陽代理案件,去年離開中國。他接受眾新聞越洋電話訪問,被問及港區國安法條文內容,他說:

你們香港畢竟是法治社會,你們享受自由習慣了,你們看法律條文是習慣了,當然這是正常國家、正常社會的狀態。可是,你不可以用這種思考方式來推到中共身上⋯⋯這是一個工具而已,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把權力公然的推行到香港去。

國安法列明中央政府對部分案件有管轄權,陳建剛指出大陸的審訊:「沒有陪審團,中國排斥陪審團制度。中國有欺騙人的人民陪審員,但都是居委會村委會等機構人員,完全聽從共匪安排,坐在法庭就是做擺設。國安案件是閉門審理,一切都是秘密,也就是說一旦被捕,就人間消失,酷刑虐待威脅恐嚇是標配(基本),沒有人能避免。」

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去年到美國尋求庇護,圖為他的近照。受訪者提供

陳建剛自2015年代理「709大抓捕」事件中的被捕律師,被中共禁止出境。去年,他因為代理黃婉的案件被恐嚇,黃婉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的媳婦。「我僅僅就是按照法律規定,我接受當事人的聘請,代理她的案件。就這一點,中共的高官——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長,這個從國安部調到司法局、專門負責鎮壓律師的王群。他告訴我,上面對你辦的這個案件很生氣,你必須馬上退出,否則你會失蹤。」陳建剛最終決定於去年8月舉家出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陳建剛看過港區國安法的條文後,認為香港與內地基本上沒有分別,不僅是以言入罪,提醒港人即使依法行事也有可能「被犯罪」。他形容,中共透過國安法取得在香港公然捉人的權力,「至於怎麼樣把罪名扣到一個人身上,任何一個小縣城的警察都可以幹,不需要中央費多大力,完全不需要,那是他們駕輕就熟的、最精湛的技術。」

他舉例說,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300多名維權律師被捕,「扣上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而且我沒有聽到一例,是沒有遭到虐待、嚴刑逼供、酷刑的⋯⋯這些人所做的事情,全部都在法律範圍之內。譬如像其中一個說提出管轄權異議、要求法官迴避,就是王全璋律師,就成了他的罪行,這是央視公開播的。但是我們知道,按照《刑事訴訟法》,提出管轄權異議、要求法官迴避,這是法律規定的當事人和辯護律師的權利 。」

所以,我跟你講這個,我希望香港人不要有那種:我按照香港國安法的條文來規範我自己的行為,盡量不觸犯,我就可以保住個人的平安。我告訴你,這個是做不到的。請脫離開你們以往看待案件、分析案件的思維模式,這種思維模式來分析中共的司法職能,是上當受騙。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與妻兒分隔長達5年,終於今年4月27日回到北京家裡,與妻子緊緊相擁。資料圖片

陳建剛又指出,中共自2015年開始剝奪刑事辯護權利,「像(人權律師)周世鋒、王全璋、李和平等等很多人,被剝奪了聘請律師的權利,你沒有權利聘請律師,你的家屬也不能聘請律師,你只能接受共產黨給你指派的律師。那時候,你想想,一個人被拉到法庭上去,他所面臨的是公、檢、法加上政府給安排的律師,這全方位的圍堵,所以一個人,你只能被動的送進監獄。」

陳建剛說:「案件不會再公開,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一個案件被大肆的公開,所有人都能知道、了解他的信息,這個都會成為歷史。而且,一個案件有多少人能旁聽,這個也會成為歷史。而且你們香港自由的媒體等等,會成為歷史。所有媒體都在稱頌共產黨,這是你們將來的方向。」

事實上,陳建剛曾經想過在體制內推動中國法治,可是現在已經不抱幻想:「 我們當初的做法,我們熟悉地研究法律,嚴格遵從法律,在法律範圍內進行抗爭,我們一度認為這是我們的一個方法。到現在來說,香港人你們要踩著我們的鮮血往前走。如果你們要是繼續按照我們曾經失敗的這種模式、曾經上當的這種模式,那你們的苦難沒有辦法結束。」

最後,他說:「現在恐怖降臨到你們了。為你們禱告。」

中國律師滕彪,曾經三度被國安部門綁架。受訪者提供

 《零八憲章》首批發起人之一、自2003年活躍於推動修憲、維權的中國律師滕彪,目前也在美國獲政治庇護。他曾經三度被國家保安部門綁架,2011年的一次,他走在街上被笠頭綁架,送到一座拘留中心,「被失蹤」70天。他之後向媒體憶述被困經歷:被迫坐在地上,面牆,手被銬着,稍微動一下就會被打,不能書寫、閱讀,也不能與律師溝通,完全沒有與人交流。

滕彪說,會將港區國安法第55至61條稱作「銅鑼灣條款」,條文是有關中央駐港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對案件行使管轄權,「中共認為有必要的、甚麼香港處理不到的案件,他可以由最高法院來指定法院來處理,這個變相是送中條款。像銅鑼灣店員被綁架這種事件,可能將來就以國安法的名義下直接就做的。」

滕彪與陳建剛一樣,不相信中共會如國安法第4、5條所言,尊重人權、法治原則如無罪推定。滕彪形容,「這些基本上就是裝飾性的條款。假如是由中共駐港的(國安)公署來處理的話,那這些條款就是一文不值的,一丁點用沒有。」所以,他認為問題重點在於有幾多案件由香港審理、香港又有幾多(由特首指派)法官能夠保持獨立判斷。

滕彪續指,大陸沒有指派法官的制度,「表面上,法官在中國憲法和刑事訴訟法等,他也有獨立刑事審判權這樣的規定,但實際上誰都知道,中國大陸當然沒有司法獨立,一切都是政府和中共說了算。在黨的體制下,由政法委來決定重大、有影響的案件(的審理安排)。」

他認為,「這次國安法出台,也讓國際社會看清中共對於國際承諾,實際上是沒有任何誠意,他撕毀國際承諾沒有任何心理負擔。」滕彪最後表示,香港人要評估風險,但相信還會有很多人繼續抗爭,「唯一可以建議,香港人也一直在做,就是呼籲國際社會持續的關注,對中共進行制裁。香港的事情,也是國際社會、西方民主國家考慮對中國政策變化的重要因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