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令港人失原有法律保障  吳靄儀:要思考如何有尊嚴地做人


眾新聞昨日舉辦【國安法下的法治和新聞自由】研討會,發言的法律界講者指國安法多項條文空洞,不確定性高,未能清晰告訴市民何謂犯法,恐怕要等法庭判例。出席論壇的法律界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在台下發言時指,國安法令港人不能再依靠原有法律制度下所賦予的保障,法律界和港人均需要思考,在國安法下如何有尊嚴地做人。

講者之一的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John Reading)指出,國安法下某些案件可以不設陪審團,情況屬於不尋常(unusual)。他又認為如果2003年通過了23條立法,港人今日便不用面對國安法。

大律師公會執委布穎琪(左)和副主席葉巧琦。張凱傑攝

講者之一的大律師公會執委布穎琪質疑在國安法下,沒有途徑能制衡政府和國安公署的權力,只能單靠政府和公署自行約束權力。她批評國安法的條文內容空泛,未能清晰告訴市民何謂犯法。她舉例指,如果工會發起的工業行動牽涉非法集會,以及學術界和非政府組織到海外進行交流,都有違反國安法的風險。

她續列出國安法種種與本港現行法律制度不相符的地方,其中包括疑犯失去假定保釋權,審訊可以不設陪審團,法例定下最低刑罰剝奪了法庭的酌情權。國安法亦給予警方更大權力,警員無須法庭批准即可搜證和竊聽,而特首身兼國安委員會主席,同時有權委任法官,亦存在利益衝突。

吳靄儀發言時指,港人在國安法下失去原有法律制度的保障。張凱傑攝

吳靄儀在台下回應指出,因為國安法凌駕一切本地法例,港人已經不能再依靠香港法律制度下所賦予的保障,以往的保障已經「一筆勾銷」。她舉例指,港人在國安法下不再享有保釋權,國安人員在港執法亦不受法律制裁。她稱:「本來法律制度所提供俾我哋嘅保障,而家我哋都唔可以count on(依靠)。」

她認為人大常委會擁有國安法的解釋權,「鍾意點解釋就點解釋」,因此法律界不能再像以往般,對每條條文作出分析,這樣做也沒有意義。吳又引述眾新聞一篇報道,專訪流亡美國的維權律師陳建剛,陳指出在國安法下,法律界必須摒棄過去以往看待案件、分析案件的思維模式。吳靄儀認為大律師公會和法律界需要深入研究,在這樣的情況下,無法再循以往的模式為當事人申訴,未來可以怎樣做。

吳又批評國安法內容含糊,令市民不清楚國安法下犯法的界線。她表示:「法律原本係保護你,講清楚咩叫犯法,咩叫唔犯法。但當你無咁嘅基礎時,點可以有尊嚴地活下去呢?」她相信法律界和港人均需要思考,在國安法下如何有尊嚴地做人。 

前副刑事檢控專員李定國(John Reading)。張凱傑攝 

講者之一的李定國(John Reading)在2003年基本法第23條立法時,曾就律政司如何作出檢控給予意見。他發言時表示,假如當年並非因為自由黨倒戈以及50萬人上街反對,令政府撤回23條立法,今天便不用面對國安法。有研討會參與者就此向他提問,指他是否認同意當年沒有通過23條,令香港「賺了」17年的自由。李定國回應道:「我不認為自己能夠就此作出判斷,我需要迴避這條問題。但我們都知道這17年間發生了甚麼事。」("I don't think that's for me to judge, I have to avoid the question. But we have seen what happened in the 17 years.")

他認為在國安法下,律政司有權決定部分審訊可以不設陪審團,情況屬於不尋常(unusual)。他又指出國安法設有最低刑罰,亦無定明最高罰款,與以往刑事法例有所不同。國安法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令市民感到恐懼,他相信要等到法庭處理一定數目的案件後,才能評估國安法對公眾的影響。

研討會上,不少參與者均關注政府日前發聲明,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在今時今日具港獨意味。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葉巧琦回應時指,不能憑空地說「光時」口號是否違反基本法,要視乎每宗案件的背景,難以一概而論。她又認為現階段只能等待法庭裁決,有關口號是否違反國安法,又或者嘗試以司法覆核挑戰政府聲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