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波,並唔係咁踢嘅!


【撰文:小鳥】
 
國安法終於出來了。不能不說十分高效率,在如此短的時間可以訂立一條嚴重影響「中國前途」的法例,還要趕得上7.1刊憲,而且立即執行,實在大開眼界。
 
看看內容,真是不得了,共六章六十六條(嘩,666?),可以講,諗得出都寫得落去,含意廣而模糊。一般都認為是極度嚴苛,十分恐怖。

全國人大常委會僅通過中文版本的法例,英文譯本來自新華社,與特區政府後來才發佈的官方英文版內容相同。Hong Kong Columns (Translated)提供
 

這也顯示出中國的法律其實也十分易寫,總之寫的都只是什麼都不准,也無需跟社會協調,而且越模糊越好,任你揣測,任由執法或法官自行決定。

與其說這是法律,不如說這是天條。

天條大可以用於一個完全不會反抗和篤信天命的社會,但這天條可以用於全世界嗎?

這個天,其實只是中國的天,在外的哪會到你管?但這國安法看來要管全世界啊!看看第三十四條:就是要全世界都收聲,不可說半句中國的不是,即是連美國總統他們也可以拉人封艇。

你不禁問,可以嗎?當然可以!就好像大清慈禧相信義和拳可以赤手抵擋西洋大炮一樣,你相信可以,也就可以了,除非唔可以。
 
天條在7.1實行了,你可以以言入罪,你可以被送中,入獄十年起跳,可以終身監禁。

但我們看到香港人如何回應?上萬香港人一樣上街!揮著「香港獨立」的旗幟啦,話「真係好撚鍾意香港」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啦,舉白紙啦⋯⋯直接挑戰國安法。這個就是極權最恐懼的反應。

2020七一遊行一景。美聯社
2020七一遊行一景。黃子穎攝
2020七一遊行一景。EYEPRESS照片

法律永遠都不能是閉門造車的產物,因為法律旨在為社會訂立制度,沒有得到社會認同,社會只會不管。就好像你中共要逮捕美國總統,你認為有人會理你嗎?
 
今日的共產黨其實好尷尬,堅持自己是共產主義但其實是資本主義。甚麼中國特色的乜乜乜,其實都是為極權裝飾的廢話。

中國一直用民族情感來煽動人民擁護政府,所以外國都是敵人,自己是受欺壓和被看低的中國人。看看十多年來不斷提出中國人的信心這個題目,就是藉製造這種玻璃心來鞏固自己的政權。

這條橋用到今日本來都好有效,但應對著今日憤怒、機靈和有決心的香港年青人,就變得百孔千瘡,手忙腳亂。

對呀,聽說在個多月前有個人大政協說香港的暴亂迫到中央出手了。(但之前已經出戰狼咬人,又已經到處亮劍),聽到好像好厲害,但其實是:中央大鑊了。

香港政府交個波俾中央,但係佢完全不在射程範圍,又冇角度,而最大鑊的是佢一定要入,冇得唔入。所以唔造馬,唔換球證,唔搬龍門,唔改球例,點射?問題係佢做哂以上所有的違規犯法的事後,佢都仲驚射唔入,所以決定話全宇宙都唔准郁,企嚮度,唔係拉你打靶。

中共現在的困境,就是一定要嬴,因為輸就賠了江山。這個世界那有人會將自己放在一個毫無退路的位置上呢?
 
國安法是實行了,但這也可能是中央的最後一腳,即使球證旁證足協都給你買通,但其實只要一個小意外(例如甩鞋帶),你就仆街了。而誰會令佢甩鞋帶?當然是機靈的香港人啦!香港人不怕惡法,中央又可以怎樣?一條無人認可的法例,就是一條死的法例,你真的可以消滅香港人嗎?看看今天中共弄到要撕掉假面具,破壞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協議,世界都站在香港人抗爭者一邊,面對世界圍剿,中共如何可以「重新出發」?這場波,其實中共已經輸了。
 
《癲佬正傳》的秦沛,手持菜刀走進幼稚園,有誰不怕,因為他的世界毫無邏輯可言,所以才可怕。但他手上除了一把菜刀之外,其實甚麽都沒有。
 
香港人講過: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而家去到呢個田地,睇嚟都會火燒神州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