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些相信中國崩潰論的大陸人能給香港人的啟發


1991年的聖誕節,前蘇聯正式解體,當紅旗在克里姆林宮下降的那一刻,許多研究蘇共的西方學者,和在西方刊物坐鎮的那些絕頂聰明的編輯,都感到晴天霹靂,因他們還沒法相信蘇共真的倒台了。(歷史學家Arthur Waldron說)

Waldron自己對蘇共的倒台就沒感到那麽驚訝了。早在70年代,還在讀研究院的他,就觀察到,想認識真正的蘇共,不能只跟美國政府和西方學者打交道,而是要多接觸流亡在海外的蘇聯異見分子,和多讀異見作家的作品;跟西方學者的不一樣,異見人士在80年代就感到蘇共氣數將盡。後來蘇共倒台了,回頭看這些作品,就發覺他們預測準確。(Waldron從以下影片55:30 開始表達以上觀點

我雖然不是蘇共專家,但我能理解為什麽出身西方學術界的Waldron認為蘇共異見分 子,是理解蘇共的最好媒介。我曾先後在駐華的西方媒體和大陸企業工作過;我對中共的認識,不是在外媒做記者時開始的,而是在大陸公司工作才開始:那份工作讓我近距離觀察到大陸的政商界,我因此遇上很多迷惑我的人和事;要等到後來,通過閱讀和聽海外大陸人在YouTube上的時事評論,我原有的謎團才慢慢地逐一解開。因我依賴的那些書和評論大部分來自對中共反感的大陸人——沒別的原因,只因是他們的見解最能解釋我所認知的現實——所以我能想像前蘇聯的異見分子帶給Waldron的啟蒙。

隨著國安法的到來,我們對中共未來走向的理解,不再停留在假設層面,而是影響到我們為自己人生做的決策。如果我們相信華爾街的論調 (〈摩根大通亞太區首席執行官:中國出現「V型」復蘇跡象〉 ),或跟《紐約時報》一樣,相信疫情後中國的經濟會比美國恢復得更快,美國的經濟復蘇要靠中國,如果我們相信中共還很強大,那大部分香港人自然只想到兩個選擇:要麽移民,要麽留下了做順民,反正鬥不過中共和港共政府。但如果我們相信中共其實有脆弱的一面,而且可能離退出歷史舞台的那一天不太遠,那我們對自己人生的安排就可能會不一樣。

凡是到做關鍵的人生抉擇時,我們是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人的認知總是有欠缺的,看不到的東西我們容易以為不存在,比如,前陣子,李克強說中國有六億人只有1000塊收入,很多人在網上留言說不相信,其實只是他們身邊沒底層的人,不代表這個人群不存在。所以,我們網羅幫我們判斷中共的虛實的資料時,要特別用心和當心。 Waldron就是當年選擇優先跟蘇聯異見分子交流,所以當蘇共倒台,跟其他西方學者不一樣,他沒感到意外。

一個大陸本地旅行團在北京遊覽。美聯社資料照片

我對中國前景的看法跟華爾街不一樣。幾年前,我就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對中國前路感到悲觀,並已用腳投票、套現了國內房產換了美金並移民到海外的大陸人,會叮囑還留在國內沒打算走的人要換美元和囤糧;他們當中更有人在YouTube拍視頻(如全軍 、秦偉平 、蘇小和 、財經冷眼  ) ,呼籲還在國內的人快逃離。另外,還留在國內的沒被中共成功洗腦的人,會在社交群跟其他同樣也在國內沒被洗腦的人,討論中共垮台後社會出現混亂時,應如何保命。這些人不反共,他們只感到形勢不妙,希望政局大變的過渡期也能把家人照顧好。

留在國內的,為什麽要提前換美元和囤糧?我發覺這些警覺性高的大陸人,腦海中想心裡怕的是流亡到美國的秦偉平在《中國危機大逃亡》 描繪的場面: 

中共垮台之後,中國就迎來憲政民主的新時代嗎?未必如此順利。中共可能會迎來新一輪的危機,讓我們一起看看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定會讓你目瞪口呆。
首先,高壓管制十四億老百姓七十餘年的中共高壓政權垮台後,馬上會形成一個巨大的權力真空,整個社會陷入一種無政府狀態。此時中國的社會階層結構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經過從債務危機到金融危機的洗禮,還有長期的經濟危機和經濟蕭條之後, 底層草根無產者可能已經超過五六億。這絕對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以前有政府高壓控制,他們只敢小偷小摸為主,現在不但經濟低迷,很多人根本是長期失業,加上這次巨大的社會危機和中共政治危機垮台的心理刺激,他們就感覺到四個字,天下大亂。他們這些流氓無產者的機會來了,時勢造英雄,說不定還會有一些有實力的地痞豪強開始做起劉邦最終做的皇帝的美夢。
首先他們會有組織地把城市的發電廠及水電站和自來水廠破壞,當城市的水電停止供應後,不管是幾百萬人口的中等城市,還是一千萬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幾乎都是災難性的。
老百姓很難堅持超過一個星期,生活秩序將會完全陷入徹底混亂,整個城市的生活垃圾堆積成山,髒亂不堪,有如末世。數十萬、數百萬乃至數億長期壓抑的底層草根們開始肆無忌憚的破壞,包括縱火殺人以及入室搶劫和強姦婦女。這種悲摧的畫面將在全國數百個城市不同程度的上演,因他們可以為所欲為,甚至以殺人報復為樂,比當年太平天國可能還要瘋狂。
這段暗無天日的混亂局面可能長達半年之久,大家的物質儲備可以遭遇挑戰,盡可能減少每人的消耗,保證基本口糧即可。也要想辦法親自動手種菜,甚至播種糧食,之前儲備的蔬菜瓜果種子可以派上用場。在農村和小城鎮有用武之地,在城市裏,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同時,人民幣的信譽幾乎為零,黑市交易大家只認美元,可以拿出小額美元出去採購需要的各種物品,盡量避免使用大額美元,切記不要讓外人知道你家中藏有幾萬美元的現金,否則容易引來禍事。
在亂世之中,讓那些流氓不敢隨便惹,盡可能保證大家安全。遇到搶劫的壞人,不管對方來多少人,一定要擺出拼命的架勢,這是保護自己和家人生命財產安全的最後一道防線,由於生死攸關,加上都是同鄉和親友組織的聯防隊,戰鬥力不可小覷,完全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那我在社交群接觸到的那些沒被強國夢洗腦,因各種原因沒移民的大陸人,他們既然感到中共早晚會失去對社會的控制,他們在具體做什麽保命的準備?看看他們在電報群裡的對話吧:

- 問大家一個問題,中國如果進入無政府狀態你們會怎麽樣
- 無政府,強姦案會很多
- 無政府狀態先開始的時候,最主要的是搶劫的會很多
- 無政府,賣淫沒人管,買春就可以了,何需強姦
- 你不懂中國人的野蠻,壓抑太久了,會釋放人性的罪惡
- 但是這種情況持續不了多久
- 既然無政府了,誰敢強姦,就可以用狼牙棒敲死
- 會有小組織組織起來維持秩序的
- 然後小組織會形成大組織

- 彈弓方便,我的弩不敢拿出來
- 其實彈弓很簡單,而且威力相當不錯
- 弓弩就算了,殺傷性武器了
- 弩是大家都拼命搶糧時用的
- 不是射殺野生動物的時候麽
- 山裡打兔子
- 射腦子壞的人,不是動物
- 都到這地步了,世界已經大亂了
- 彈弓打也為,不是野豬那種大型的,其實沒問題

- 要想活著,首先你的心得死去,只去理性活,
- 當然為謀生而冒險的人也不少
- 其實我並不是想射人,弩在適當時可以換一個機會
- 話說,我書架上還有本荒野求生的書
- 我沒看過荒野求生的任何資料,我全憑自己列出的情況做選擇,再彌補相關產品知識,並選擇適合我的
- 其實就是一些基本知識,野外如何保暖取水,如何生火之類
- 野外情況出現時必是國內有戰爭了,我更多防人性黑暗面造成的傷害

- 也別囤太多,要不被老共徵用了
- 夠自己吃的,三年吧
- 其實需要的不是米是槍
- 是的,缺糧的,會光明正大地搶
- 我家有30畝小麥
- 搶太多也沒用,多了浪費,真要大多數人缺糧,你糧食也護不住

- 那我囤這麽多米怎麽燒
- 我的天
- 燒大米啊
- 還得另囤劈材
- 沒火啊
- 就是啊,還得囤柴火
- 農村不怕沒柴火,因為一直就是燒柴火
- 難道我們在小區裡搭個火坑
- 有想法
- 不怕沒電,小時候壓根就沒幾天電
- 呵呵起碼我們那裡是一半燒天然氣一半燒煤氣的農村

- 我準備下單,買了一個高配的工兵鏟
- 挖洞嗎
- 自衛吧,能保護一點是一點,保命

- 蘇小和讓買水
- 看來要買水
- 一個月的水
- 水不好存儲
- 凈水機,能殺病毒的
- 洗澡的水呢?

這就是國內的一些大陸人,在Telegram提供的匿名保護傘下,講出的真心話。對國家的未來抱有希望的人,會說這種話嗎?但我更想知道的是,這些人在他們的所在地,觀察到什麽,導致他們有囤糧囤水囤武器的壓迫感?導致他們處處從人性最惡的那個點去安排自己的事?華爾街判斷中國經濟前景時,是否需要把這種「末日快來」的思潮也納入考慮範圍?那些移民到海外,勸國人要麽移民要麽囤糧的YouTubers,他們的評論,跟那些出自蘇聯流亡作家、準確地預測蘇共垮台的作品,是否有等同價值?大家自行去琢磨吧!

吳若琦的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https:// michellengwritings.co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