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721與國安法


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式成立以後,在7月6日首次舉行會議,全體成員也有出席,當然包括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寧。當大家還在聚焦首宗觸犯國安法的案例時,大約一年前的一宗事件,就肯定違反了國安法。

定立國安法目的就是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防範、制止和制止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如果一宗案件有組織、有預謀,而且更打著旗號,保護一個特定民族,豈不是就在公然挑戰國安法嗎?大家還記得2015年梁振英怎樣在施政報告炮轟由香港大學《學苑》出版的《香港民族論》這本書?《香港民族論》提到本土意識、民族自決,結果這些主張就遭到梁振英高調批評。

沒錯,在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當中提倡一個特定的民族有罪,提倡一個民族擁有獨特本土意識有罪,民族自決也是不能提的東西。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點也不能少,必須齊齊整整,不能夠容許任何人提到個別民族的獨立主義。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之內,皆是王臣。如果有任何人膽敢提倡分裂出一個獨特於共產黨的特定民族,就是分裂國家的行為,是天理不容。

何君堯形容白衣人721的行動是「保鄉衛族」。

至於第一批提出相關概念甚至付諸行動的人,就是去年七二一事件牽涉其中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還有一批元朗鄉黑。當日何君堯高調表示元朗暴徒的行動是「保鄉衛族」。何謂「保鄉衛族」?保衛自己的鄉下,在法治的社會當中可以濫用私刑嗎?可以漠視法紀嗎?不可以,作為立法會議員,而且更是一位律師,怎樣可以縱容個別人士漠視法紀,甚至在自己的鄉土並立一套獨立於香港的法律?如此行為豈不是在搞分裂國家嗎?衛族又有什麼意思?何君堯和元朗鄉黑打算守護一個什麼民族?在全中國,黃皮膚的人都是屬於偉大的中華民族,不分你我。但有人公然在香港西北部的元朗區,提倡元朗民族論,認為居住於元朗的原居民和其他香港人,甚至是14億祖國人民來自不同民族。可怒也!這豈不是在提倡元朗獨立嗎?

元朗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元朗人不單是漢族人,更首先要是中華民族的兒女。今天有人提出「保鄉衛族」,聲稱要保衞元朗族,豈不是在赤裸裸地搞分裂國家嗎?這批人竟然夠膽危害國家安全,實在罪不可恕。除此以外,為了聲稱的保鄉衛族,有人自組白衣團隊,手持攻擊性武器,在元朗雞地、南邊圍和西鐵站,阻止來自其他地區的人民進入,豈不是等同自設關卡,甚至是組織武裝勢力,潛越香港警方和入境處的職責,甚至在干預屬於中國的外交政策。以上行為豈不是違反了港區國安法嗎?

反了反了,元朗區的鄉黑原來就是在公然地搞分裂,打算透過「保鄉衛族」這個口號公然推動元朗獨立?這個口號比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更有反動意識。甚至有人在去年7月21日已經付諸行動,組織白衣軍團,手持攻擊性武器,儼如一對小型的軍隊。去年721他們在手持木棍及鐵棒,結果香港警隊就被嚇怕不敢執法。如果這批反動人士下次手持手槍手榴彈,那麼他們豈不是可以胡作非為,顛覆國家嗎?既然國安法已經立法,就不能夠容忍任何分裂國家的活動。去年有人打着「保鄉衛族」這個口號,侵犯國家族主權,實在不能容忍。因為中國一點也不能少,那怕只是在地圖上微不足道的元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