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如何以「概念為本」的理念修訂通識科課程


【撰文:盧日高老師@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15
 
去年,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發表諮詢文件,針對通識科的建議為「有需要釐清和精簡通識教育科課程範圍,清晰訂明這個科目的重要概念和內容要求,使學與教都可在掌握範圍之內。」如何修訂課程以回應專責小組的建議,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認為所謂「清晰訂明這個科目的重要概念」,即是由考評局列出一份概念清單和解釋,幫助教師和學生掌握考試範圍。筆者認為,概念在課程所扮演的角色遠高於此。本文,筆者嘗試以「概念為本課程」的理念,說明核心概念(key concepts)對修訂通識課程的重要性,最後會嘗試以一些單元為例,說明選擇核心概念如何幫助釐清課程,以助學生學習。

核心概念在課程的重要角色

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宗旨是培養學生終身學習的能力,期望學生除了知道(know)一些事實知識(factual knowledge),還期望他們能夠理解(understand)知識,並且轉移(transfer)到不同情境,這符合廿一世紀的教育理念。根據教育學者Lynn Erickson的知識結構理論(structure of knowledge),如要有系統地組織各個課題的知識,是需要學生透過概念的理解(conceptual understanding),歸納出一些原則(principle generalization),才能支持他們將已有知識轉移用於新的情境。

圖:Erickson’s structure of knowledge
來源:Erickson, H. L. (2008). Stirring the head, heart, and soul: Redefining curriculum, instruction, and concept-based learning

就每個單元或主題訂定核心概念以幫助學生理解各項事實知識的內在關聯和意義,這是課程設計者的責任。近年國際文憑預科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簡稱「IB」)以及新加坡普通教育高級程度證書課程(GCE A-level)的課程文件修訂,都為該科的單元或主題列出三至五個核心概念,幫助前線教師掌握教學的焦點。因此,修訂通識科課程時,負責的同工應就每個單元或主題選取恰當和有限的核心概念,以助師生掌握課程的學習焦點。

哪些概念適合列為「核心概念」

適當的「核心概念」能幫助學生學習各個單元的議題時,除了掌握事實知識,亦能進行較高層次的思考。選取這些核心概念應有一定準則:一、概念的內容不宜太空泛,應有助學習課題及相關議題時找出學習焦點;二、有清楚定義以助學生掌握概念的關鍵特徵;三、具有分析性幫助學生進行概念思考。
 
香港教育局課程發展處通識教育組在2015至2017年間曾出版涵蓋六個單元的《通識教育科課程資源冊》(簡稱《資源冊》),每個單元的《資源冊》都列出十數個「基本概念」。基本概念的原意是幫助師生掌握課題內容,其功能有別於核心概念。如將基本概念用作課程的核心概念,將會出現以下問題:一、部分概念的內容空泛,難以幫助學生掌握學習焦點,例如生活素質、改革開放、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城市規劃等,這些概念只適用於單元或主題名稱,不適宜列為核心概念;二、部分概念內容只有事實知識,例如基本法、三農問題、計劃生育、傳染病、醫療科技等,這些概念欠缺分析性,無助學生知識轉移;三、部分概念只適用於指定議題,例如集體回憶、多邊組織、藥物專利權、廢物管理等,這些概念即使在同一單元內,都較難應用於其他議題。
 
筆者無意否定《資源冊》的基本概念有助學生學習。然而,在統整課程的層面,核心概念應有助學生貫通該單元或主題的學習。以下筆者嘗試為一些主題列出核心概念,說明這些核心概念如何幫助師生找出學習的焦點,期望能拋磚引玉。

運用核心概念釐清課程的舉例 

單元二今日香港的主題1──生活素質,課程文件說明衡量生活素質的角度包括經濟、社會、文化、政治和環境,內容涵蓋甚廣,幾乎每個時事或生活議題都包括在內。筆者認為可將「平等(equality)」、「多元性(diversity)」、「自由(freedom)」列為這個主題的核心概念。當教師與學生考察貧富差距的議題時,焦點便可放在不同社經階層的發展機會是否平等,學生除了知道相關議題的事實知識,亦可以理解「平等」這個概念,在其他議題如公私營醫療水平、教育機會等議題上轉移知識。如果結合「平等」和「多元性」兩個概念,師生可以探討種族、性別平等、環境保育等議題;結合「平等」和「自由」兩個概念,師生可以探討政治制度、自由市場等議題。教師還可以運用核心概念幫助學生探討深層次的問題,例如「平等如何促進社會的多元性?」「平等和自由兩種價值會否出現衝突?」等。
 
又以單元三現代中國主題1──中國的改革開放為例。中國的改革開放歷時四十多年,涉及改革開放的政策推陳出新,沒有清晰的核心概念,師生只能不斷追趕各項政策的事實知識,沒完沒了,無助學生統整知識。筆者認為可將「市場化(marketization)」、「經濟自由化(economic liberalization)」和「城市化(urbanization)」列為這個主題的核心概念。運用「市場化」這個概念,可有助師生探討國企改革、新三座大山(教育、醫療和房屋)等議題;進一步加入「經濟自由化」,可以幫助學生理解民企發展和外資進入在改革開放扮演的角色。學生掌握「市場化」、「經濟自由化」的概念知識,有助他們理解近年如國進民退、和國家命運相連的民企黨建以至地攤經濟等熱門議題。加入「城市化」這個概念,將有助學生探討農民工、城市發展和市場化的關係,即使學習近年熱門的大灣區發展亦有清晰的學習焦點。
 
每個單元或主題都有清晰的核心概念後,師生便有跨單元學習的基礎。例如學生學習改革開放時掌握了「市場化」的概念,就可以應用於今日香港如醫療改革、直資教育和屋邨商場私有化等議題。學生掌握「平等」的概念後,則有助他們探討現代中國的城鄉差異、農民工的處境等議題。清晰的核心概念是學生轉移知識的基礎,當學生完成中六課程後,他們仍然可以運用已掌握的核心概念,認識和了解社會不同議題,協助他們終身學習。
 
誠然,通識科發展已經超過十年,不同教師對課程理解有不同看法,未必會認同以上筆者所選擇的核心概念。筆者希望指出,為每個單元或主題清楚訂明約三個核心概念,對教師掌握課程、設計考評以及學生知道、理解和轉移知識有很大的幫助。掌握並運用「概念為本」的理念修訂課程文件,除了能夠滿足專責小組「釐清和精簡通識教育科課程範圍,清晰訂明這個科目的重要概念和內容要求」的目標,更重要是有助學生終身學習,達到專責小組期望協助學生「面對二十一世紀各種挑戰」的終極目標。
 
(本文純屬個人意見,與任何機構和組織的立場無關。)
 
參考資料:
1.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0). How People Learn: Brain, Mind, Experience, and School.
2.    Erickson, H.L. (2008). Stirring the head, heart, and soul: Redefining curriculum, instruction, and concept-based learning.
3.    Erickson, H.L., Lanning, L.A., French R. (2017). Concept-Based Curriculum and Instruction for the Thinking Classroom.
4.    Stern, J., Ferraro, K., Mohnkern, J. (2017). Tools for teaching conceptual understanding: Designing lessons and assessments for deep learning.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