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國風暴下的香港與國際新聞自由


《港區國安法》出台一周,特首林鄭月娥被問及《國安法》下新聞自由能否獲保障時,公開表示「若外國記者會和所有香港記者能百分百保證在《國安法》實施下,不會觸犯相關法律,我才會作相同保證。」林鄭月娥的發言簡言之,是先要記者「聽話」。這番話亦反映政府對傳媒的態度,仍然是虎視狼顧。

從去年反修例運動到今年實施《港區國安法》,香港傳媒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遭層層剝奪。記者監察公民社會的「第四權」(Fourth Estate)在中共介入下,危如纍卵。至於國際傳媒,中共亦伸手染指,對「順媒」加以引導,對不聽話的傳媒則大加撻伐。觀乎香港記者協會周二(7日)發布的言論自由報告,以及國際記者聯盟(IFJ)6月下旬公布的調查報告,可知港府和中共對傳媒窮追猛打,無所不用其極。

《港區國安法》令港媒易墮法網

《港區國安法》第43條的實施細則,與其全文6章66條一樣,仍然是深夜發稿,翌日零時生效。警務處和國家安全部門等執法機構劃出權限,包括在緊急或特殊情況下,警方沒有手令可入屋搜查,限制接受調查的人離港。至於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的財產,律政司司長可向法庭申請凍結、限制、沒收及充公相關財產。另外,電子平台的信息,若懷疑涉及危害國家安全,警方可要求發布人、平台服務商或網絡服務商移除信息。不服從者如發布人,可被判罰10萬元及監禁1年,服務商可判罰10萬及囚6個月。

《港區國安法》全文,以至第43條細則賦權執法部門處理國安案件,記協主席楊健興憂慮新聞工作者「誤墮入網」,對一些往日看來是監察社會的報道,會否構成「顛覆國家政權」和「引發市民對警方或政府的憎恨」,新聞工作者人人自危。中共官方直接干預香港,亦激化傳媒自我審查。《港區國安法》如同霍布斯(Thomas Hobbes)所言的「利維坦」(又稱巨靈)怪獸。

記協報告指警方無正視警暴

香港記者協會2020年的言論自由年報中英文封面。

香港記者協會發表2020年度言論自由年報,題為《危城下的自由》。去年反修例運動的觸發點在6月12日,特首林鄭月娥憑恃議會內有佔大多數的建制派保駕護航,強行二讀,激發大量市民包圍立法會大樓,當時警察在金鐘一帶以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武力驅散示威者,不少本地和海外傳媒遭武力對待。在其後的連串街頭新聞事件,防暴警察多次向記者使用催淚煙、胡椒噴劑,甚至發射水炮。有警員不僅口頭辱罵工作中的記者,更加多次阻擋鏡頭,令記者無法拍攝警員涉嫌暴力對待和濫捕的情況。

按記協今年1月至3月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調查,受訪的222名新聞工作者中超過6成半表示曾受警方或不同立場人士暴力對待。強光照眼、言語侮辱、肢體碰撞,甚至近距離投擲催淚彈等,相信不少曾經在衝突現場採訪的記者至今仍歷歷在目。記協向政府交涉,特首林鄭月娥拒絕會談,只有政務司長張建宗曾經表示會維護新聞自由,但「黑記」聲仍然不絕,即使警務處長鄧炳強今年5月與記協及另外幾個新聞組織會面,警方仍拒絕保證對記者停止使用武力。監警會只具「審視」警方行為功能,無法問責懲處,警方一味諉過記者「阻礙採訪」和「假記者橫行」,另邊廂政府倡導「記者證發牌制度」,警方和傳媒關係長陷低谷,警暴問題未受正視和解決,記者受害情況變本加厲。

中國大外宣操控外國傳媒

至於國際傳媒亦受中共的宣傳、引導甚至懲罰。國際記者聯盟(IFJ)發表題為《中國故事:重塑世界媒體》(The China Story: Reshaping the World's Media)報告,指出中國正在染指全球新聞行業和試圖向獨立記者施加影響,大部分受訪者認為中國在不同國家有意建立鮮明國際形象,最主要是藉舉辦由中國贊助的新聞行業交流團滲透。

中國大外宣旨在在全球新聞生態圈置一席位,主要任務就是令不同國際傳媒說好中國故事。2019年9月至10期間,58國的新聞工會回應ICJ調查報告,國別橫跨亞太、非洲、歐洲、拉丁美洲、北美及中東,三分之二受訪者認為,中國在他們所在國家的媒體有明顯影響。報告指,中國2009年開始動用66億美元加強全球傳媒論述,又與個別國家合作,包括「國情」分享、透過培訓計劃吸引外國記者到中國、讓外國記者學中文、看中國電影、紀錄片和配音劇集;中國又在發展中國家投資成立電子傳媒和聯營公司。

「中國模式」的干預傳媒措施若何?報告舉例,中國在肯亞、和西非幾內亞比索捐助電腦和錄音機,又對當地人提供中國式記者培訓。中國的新聞業交流計劃和培訓,通常歷時兩周至10個月,大談中國經濟發展、城市現代化和先進技術,又找來替伊斯蘭媒體工作的記者和企業家講述新疆是經濟成功的故事,亦是理想觀光地方,從而反擊西方的「假新聞」;中國又向穆斯林記者和非穆斯林國家記者送到新疆「職業培訓中心」,據報當地建有100萬維吾爾人政治教育營,外國記者被安排到再教育營參觀,如此中共可操控傳媒報道,讓記者唱好中國,為中共涉囚維吾爾人的反人類行為洗底。

對於不順從的傳媒,特別是美國傳媒,中國採取反制措施。中國近日要求美聯社(AP)、美國合眾國際社(UPI)、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4間美國駐京媒體,一周內向北京申報在中國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經營以及擁有不動產的資料,須以書面交代。

另外,今年3月北京要求美國三大傳媒《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部分美籍記者交還記者證,今後不得在中國,包括香港、澳門地區繼續從事記者工作。

中國對香港和國際的傳媒有其一套外宣手段:對香港則越收越緊,對國際則是「大撒幣」充當「中國故事推手」。在可見的未來,香港和外國成熟傳媒的記者仍要承受強大的政治壓力,同時要留意的是,中國模式如何引導外國傳媒抗擊北京眼中的「假新聞」,借用耶魯大學教授 Timothy Snyder《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的提醒,傳媒要執著真相:「不認同有事實可據,等同放棄自由。如果沒有真實可言,那麼就無人能批評權貴,因為無理可據。如果沒有真實,意味一切皆是一場騷,結果,口袋最有錢的人,就能製造最眩目的場面。」做記者,總要向真相交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