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畢業願望】為公仔畢業袍繡Stand With HK口號  「可能最後香港人成功 繡字會變成煲底見」


畢業就好似展開人生新一頁,繡上件袍好似帶住呢個口號去人生下一個階段,對佢哋來講都幾大意義。可能、可能到最後香港人成功,我繡嘅字就會變成「煲底見」。

陳先生的文具精品店「甲蟲部屋」,位於俗稱「玩具街」的福榮街。深水埗別的街道是賣平價電子產品、水果、衣服。這條街卻宛如港版「Toy Story」,琳琅滿目的玩具精品、絕版模型、毛公仔,昂首等待小孩帶回家。在這裡工作,大概也會染了些童真氣息。27歲的陳先生,穿了件迪士尼卡通汗恤衫,戴著「大口仔」成人口罩,童心未泯。

三年前新婚,外家問他有無興趣經營文具精品店,他自問對卡通公仔頗有興趣,便決定辭去穩定的政府文員工作,與太太兩口子一起打理家族生意。後來,二人又在同一條街,租了一個新舖位作姊妹店。玩具街賣的貨品類近、競爭大,小店能跑出,除了因九成以上貨品都是從日本及台灣入口,還有其獨有的畢業公仔。

文具精品店提供畢業公仔訂製服務。黎卓欣攝

陳先生坐在店舖的一角,案前放了一部電子裁縫機,牆上堆滿了待處理的單子。他從一旁的櫃桶,拿出一件水藍色邊的黑布,示範如何製作一件迷你畢業袍。他先在電子屏幕上,輸入所需的英文字母,左手輕輕扶著黑布,機器慢慢吐出黃色的針線,滴滴答答的刺繡聲此起彼落。

「因為部裁縫機淨係內置咗英文字體,中文字就要先入落電腦,逐隻字整入落部機,所以收貴啲。」訂製一隻畢業公仔連袍,一般需約350元左右。迷你畢業袍的價錢,按公仔大小收費,由150元至200元不等,價錢已包括帽、色帶、證書及迷你袍。另加每行英文字收費30元,中文字則每隻20元。

大學生急取畢業公仔 覺得自己真係會死

「以前都係繡下人名、學校名咁。運動開始之後,好多客不約而同咁問我哋可唔可以繡口號。可能喺呢個時代,大家都想紀念番同運動並行嘅嘅畢業禮。」自此,越來越多公仔的新裝上,繡上「Stand With HK」、「Fight for Freedom」等字句。

公仔畢業袍上繡了口號。黎卓欣攝
陳先生示範如何製作一件迷你畢業袍。黎卓欣攝

他依稀記得,去年11月,有位大學生到店訂畢業公仔,指定袍上要繡有「5 demands not 1 less」。本來預計要數天才能取貨,但當晚對方來電,問他可否改翌日取貨。陳先生追問原因,對方含糊地稱「想返學校、唔知以後有無機會再返嚟攞」。

他不想在電話中追問太多,決定留在店中,加班為對方趕製畢業袍。「佢覺得自己好似真係會死,要帶埋隻畢業公仔返去。」陳先生語氣帶點哀傷。

視如己出 中年夫婦訂製公仔給周梓樂 

陳先生說,香港的家長對小孩愛護有加,連幼稚園畢業,也要花幾百元訂製畢業公仔。不過「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港人,亦令他甚為感動。

他憶述,曾有一對將近50歲的夫婦在店外探頭探腦,問他是否可以訂畢業公仔,又把一張紙塞到他面前,著他繡上孩子的名字,「佢問周梓樂個名係咪咁寫,驚寫錯字」。那位女士一邊與店員交談,一邊眼泛淚光,最後更不禁哽咽起來。

科大的畢業袍是深藍色,與其他大學不同,店裡並沒有存貨,但陳先生並無拒絕他倆的請求,更馬上派人為他們找合適的畢業袍。

陳先生感觸地說,後來發現對方其實並不是周梓樂的親生父母,卻把對方視如己出:「我喺度諗係咪爸爸媽媽,但佢又唔係喎,純粹係一個好有心嘅人想做呢件事,想帶公仔去現場祭祀。」

不會拒絕學生繡口號:佢哋肯繡上去,要多謝佢哋先係

往年,陳先生11月開始會接到大學生訂單。但中大、理大兩役後學校停課,畢業禮復辦無期。不少客人在去年11月已付款訂製畢業公仔,至今仍末領取,貨倉裡的畢業公仔疊滿三層貨架,單據都早已泛黃。「我都好出奇佢哋唔嚟拎,但又唔好意思催,可能佢哋覺得有啲事比拎公仔更重要。」畢業公仔生意,佔小店收入一半,前陣子營業額大跌近8成,幸得業主願意減租,才不致結業。

不少客人在去年11月訂了公仔,至今仍末領取。黎卓欣攝
單據都早已泛黃。(黎卓欣攝)

如今,幼稚園及中小學陸續復辦畢業禮,小店生意好轉,不過暫時未有人要求繡口號:「聽講而家啲學校捉得好嚴,所以就算中學生,都係繡返畢業嗰個人個名或者班別。」

陳先生說,學生和家長願意把口號繡上畢業袍,其實就如生日蛋糕朱古力牌上的祝福,將抗爭生活化:「呢啲口號對於好多年輕人、或者大人來講,都已經變成一個終身目標。呢場運動影響嘅唔止係我哋呢一代,甚至再細個啲嘅,都即將要面對一場好長嘅抗爭。」這個畢業願望無私、卻使人心酸。

陳先生說,仍有空間的話,不會拒絕為學生繡口號,認為自己沒有權力審查他人:「正如嗰啲連儂牆,我清走嗰時都好忐忑,覺得自己好似政府咁審查人哋寫嘅字。」他坦言,自己能力有限,只是能幫的就盡量幫:「佢哋肯將呢個口號繡上去件畢業袍上面,我要多謝佢哋先係。」

慶幸有呢間舖 同其他人企埋同一陣線

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有黃店被人舉報,稱其店內的文宣涉嫌違反國安法。陳先生見狀,亦把店內印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海報收起,並將原有的連儂牆撤下,換上「無字連儂牆」。

撕下每張文宣,都盡是不捨,「我哋四個都係唔想搣,但始終覺得係人身安全嘅問題,有啲員工可能仲讀緊書、有啲可能屋企要靠佢養。萬一真係有咩事,我究竟可唔可以承受得起呢個責任呢?」他歎道。

記者見到還有少量標語、如「香港加油」、「黃色經濟圈」等未被清走,陳先生笑說:「『香港加油』呢啲字,睇嗰個人點睇嘅啫!寬鬆啲來講,警察都係香港人,只不過對佢嘅涵義,同我哋唔同啫!」

店內換上「無字連儂牆」。(黎卓欣攝)
「黃色經濟圈」文宣未被清走。(黎卓欣攝)

有人生怕網上隨手可得的黃店清單,會變成「投訴電話簿」,因而把黃店指南下架。也有網民開始在分享黃店時,改稱為「良心店」作罷。陳先生承認有過同樣擔憂:「始終都係驚對家癲起上嚟,唔知會發生咩事」。

但與其他店主商討後,他的想法有了轉變:「我作為香港嘅一份子,我有嘅力量就係呢間鋪、我哋仲有呢間舖,可以比大家發聲,或者作為一個溝通嘅渠道。我反而係好慶幸有機會,被標籤係黃店,同其他人企埋同一陣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