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47宗保就業投訴】職工盟列6大漏洞及僱主剝削招數 民間發起監察黑心企業


政府早前宣布推出810億元「保就業」計劃,直至前日發放第5批工資補貼約42億元。職工盟由6月至今,收到47宗有關僱員對保就業計劃投訴及求助。職工盟列出計劃6大漏洞及僱主剝削招數,批評政府對計劃「放任不管」,出現各種剝削仍不視作「違規」,建議政府要求僱主停止所有無薪假。

職工盟由6月至今,收到47宗有關僱員對保就業計畫的投訴及求助。 (胡尚佑攝)

職工盟收到47宗有關僱員對保就業計劃的投訴及求助中,投訴性質主要分六類,當中113宗關於員工被迫放無薪假(28%);9宗關於公司裁員(19%);8宗關於計劃未能保障工人(17%);7宗關於月薪轉日薪(15%);5宗關於員工被逼減薪(11%)及5宗關於開工不足(11%)。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批評政府豪花810億公帑,職工盟卻收大量投訴及求助,反映政府計劃漏洞百出,不但未能保工人飯碗,更在經濟低潮下引發新一輪剝削潮。

統籌幹事王宇來列舉計畫3大漏洞 (胡尚佑攝)

統籌幹事王宇來列舉計劃3大漏洞,包括「只睇大數唔睇細數」、「保就業不保人工」和「違反承諾裁員仲有獎金收」。王宇來批評:「政府開宗明義講,薪金補貼給僱主,不會監管企業如何分配」,他認為計劃中企業將大部分資助分給薪金豐厚的高層,形容前線及基層員工只分得「雞碎」和「餅仔」。

僱主剝削招數方面,職工盟列舉3招數包括:「月薪變日薪、散工、時薪工」、「無薪假無了期」和「拎完津貼減薪轉兼職」。對於「月薪變日薪、散工、時薪工」,吳敏兒表示,申請補貼的僱主只要承諾不裁員,即是6月「受薪僱員」的數目不能少於3月,但只要是有一天人工,甚至上班數小時便可定義為「受薪僱員」。她批評僱主為「湊人頭數」,將長工職位改為日薪、散工、時薪工,僱主既可領取補貼,又可縮減薪金開支。

G2000設$100「Standby更」 被指充人數

王宇來又稱,職工盟近日收到電郵,投訴由實政圓桌田北辰所創辦的G2000,在「保就業」計劃公佈前,已解僱部份員工包括寫字樓後勤及前線銷售員等,而大部分有假期的全職員工就被迫放無薪假,此外亦改變佣金制度,又取消勤工獎金。王宇來引述電郵投訴指,在政府公布保就業計劃後,公司曾著前線管理層不要讓兼職員工辭職,又聘請更多兼職,亦設立「Standby更」,就算同事不用上班仍獲100元薪金,但每個月只提供數小時讓兼職員工上班,質疑公司是為「充人數」取政府資助。王宇來指,據了解投訴人士亦有向勞工處求助,職工盟亦曾聯絡投訴人但未有回覆。

G2000創辦人兼主席、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表示,職工盟為打工仔出頭,完全沒有問題,但未經勞工處調查,就公開指控公司,反問是否對公司不公:「如果公司有問題,佢哋當然可揭發,但佢哋嘅處事手法好有問題。第一,佢哋都話當事人有搵勞工處求助,即係勞工處會查證有冇問題.如果勞工處查到冇問題,佢哋咁公開指控,對被指控嘅公司係唔係公平?」

田北辰又指,職工盟可以直接向G2000查詢:「你哋唔想搵勞工處,都可以直接問G2000點回覆,係完全冇就出嚟講,即係完全唔查證就講乜都得?咁任何人每日都可以向佢哋求助,佢哋就日日出嚟講?今次,據我所知,佢哋連投訴人都搵唔到,咁都得?」田北辰表示,事件對公司聲譽有很大影響,G2000會保留法律追究權利。他又補充:「我明白,初選近了,好多嘢都會發生。」

G2000顧客服務部晚上回應指:「6月份適逢公司產品季度恆常減價期及生意已因疫情放緩而逐步恢復,所以因應前線營運部門要求而增聘兼職員工主要兼顧防疫工作,例如派駐各門市主動為每位顧客量度體温及加緊消毒顧客使用過的每間更衣室等。但疫情期間人流難以估算,為確保各門市於任何時候均有足夠員工以提供穩定優質服務,才設立standby更,要求兼職同事在家等候隨時返店舖工作。如因各門市人手充足而未安排兼職同事於standby更期返店舖工作,才會以$100作為受影響之有關兼職同事於專注等候期間未能參與其他工作或活動的象徵式津貼。事實上,這批都是公司一直沿用的兼職員工。最後,受影響的員工只佔少數。公司編排兼職員工上班時數是因應營運需要、店舖人流及員工意願/配合而決定上班時間。如兼職員工因編更問題而提出辭職,公司會先了解才作決定挽留與否,以免流失人才。」

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總幹事張麗霞表示,6月至今收到約10宗求助個案,當中4成半涉及「人工比較高,所以被解僱」當中包括一些管理層,店鋪店長等職位。張麗霞指曾接獲一名會計求助,求助人月薪約4萬元,「公司同佢講人工太高,做埋下個月就終止合約,公司講明會請返2-3人。」張麗霞批評有關公司做法是「鋪定下一輪保就業計劃既路」。

高人工專業人士被裁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幹事何鴻興就指,富臨集團旗下的不同分店,2月起已有員工被放無薪假 ,直至5月仍未知何時可以上班,當中不少工友由月薪變時薪工作,甚至打折出糧,「如果工友同意由月薪變時薪既話,一開始就要簽一份疑似『自己離職,放棄之前年資』的文件,然後才可以轉成時薪。」何鴻興指,有員工因此薪金大跌7成,由月薪1萬多元,變成只有數千元。

何鴻興又批評,食環署在防疫抗疫基金下的餐飲處所(社交距離)資助計劃透明度不足。何鴻興指,以餐飲業為例,僱主可自行選擇申請餐飲處所(社交距離)資助計劃或「保就業計畫」,截止7月初根據食環處公開資料顯示有8000間食肆申請(社交距離)資助計劃,「當我地想好似保就業計劃咁,查返受僱人數有幾多,資助人數有幾多,我地查唔到......因為食環處公開資料顯示,只會有食肆名,地址,牌照號碼,但關於人數方面就無公布。」何鴻興表示,曾經向食環處查詢,但食環處回覆指不是他們處理,「工會想監察計劃,但連基本資料都無,點做投訴?」

吳敏兒表示,「政府無能民間自救」希望員工加入和組織工會,提升監察僱主行為的力量,令資方不能任意妄為。職工盟又設立「民間監察黑心企業運動」,呼籲僱員透過QR Code「舉報無良到發黑的公司」,建立資料庫全民監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