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兩個調查 兩套標準 建制腐敗 自戕議會


立法會較早前成立兩個委員會,成員均以建制派為主,分別調查民建聯議員周浩鼎「私通」梁振英及民主黨許智峯搶手機事件。兩個調查報告同在周四(8日)發表,一如所料,一個放生周浩鼎,另一個說譴責許智峯有理。兩樁事件均涉及議員行為,周浩鼎案性質更嚴重,建制派兩套標準,縱容「自己友」,損害立法會公信,應該受到嚴厲譴責。

2018 年,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奪去保安局女職員手機及文件,立法會調查委員會認為許智峯行為不檢、粗暴和「不尊重」 公職人員,有負公眾對立法會議員的期望,令立法會聲譽受損,有足夠理據譴責他。

2017年,立法會成立前特首梁振英的UGL事件專責委員,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擔任副主席期間,被揭發他提交的文件曾被梁振英修改。調查委員會報告指,事件影響 到公眾對議員的觀感,但周浩鼎的行為並不足以破壞公眾對立法會及整體議員的信心,確立事實不足以構成譴責周浩鼎。

許智峯事件由政府委派政務官到立法會大樓內,擔任「狗仔隊」、監察議員行蹤而起;許智峯以粗暴方式搶去女職員手機及文件,做法並不恰當,但女職員拒絕向委員會提供資料,包括是否有監察議員活動,一個合理推論,是確有成事。「狗仔隊」跟縱監察,不一定違法,但行為對議員執行公職,構成一定的滋擾,也是明顯不過的。許智峯搶手機做法不當,但可理解,假如市民不接受,質疑他的人格,所造成的傷害,主要是他個人,並非整個議會。

周浩鼎與梁振英「打龍通」事件性質完全不同,專責委員會調查梁振英收取UGL 5000 萬元事件,涉及嚴重利益衝突。周浩鼎是委員會副主席,提交的文件曾被梁振英修改,他負責調查,卻私通被調查對象,直接由他改動討論文件,當中是否涉及利益並非關鍵,當日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報告認為無法確立事件會製造對梁振英有利的調查結果,但議員稍稍用腦、用一點常識想想,梁振英為何要親自修訂?他會否提出對自己不利的建議?

周浩鼎容許梁振英修訂建議,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政治智慧零旦, 令人質疑是否仍適合當議員;他完全不明白作為立法會議員, 自己的角色和責任,犯下嚴重錯誤, 亦令公眾質疑立法會的獨立性和公信力。

周浩鼎對整件事自己的角色和處理,一直拒絕承認有問題, 建制派袒護他,亦不得不承認他的行為「某程度上」 影響公眾對議員的觀感,但又說不足以影響立法會整體聲譽。周浩鼎個案當然只涉他與梁振英的往來,但委員會承認有問題,輕輕放過,便是整個建制派不講原則,只講政治,打擊對手,死撐一個已失去誠信的「自己友」的問題。

立法會一直以來都是由建制派主導,調查周浩鼎及許智峯當然亦並不例外,兩個調查結論完全不同,建制派批評民主派「攬炒」,他們採取雙重標準,作醜陋示範,令議會禮崩樂壞,是真正「 攬炒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