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會選舉】從鎂光燈後走到台前 袁嘉蔚:留低嘅人,可以做得更多


 

6月19日,袁嘉蔚宣布以個人名義參選香港島的民主派初選。她是現任田灣區議員,但走出南區,對不少港島區選民來說,她是陌生的;充其量知道她是羅冠聰前女友,曾加入香港眾志。羅冠聰在國安法下離港後,早前表明希望支持者投票給袁嘉蔚。

關於羅冠聰,袁嘉蔚未有說太多。她,也有她的個性。

袁嘉蔚眼見身邊戰友前景未明,一個月前決定參選立法會港島區民主派初選。(Lew 攝)

袁嘉蔚的知名度不及柔中帶剛的周庭,加上周庭在眾志時期主攻日本戰線,形象較鮮明;她也不像前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悦,間中會拍攝一些性感照片。

袁嘉蔚一直站在鎂光燈後。中學時代缺席學生社會運動;大學時期,她只當過中文、翻譯及語言學系會長,未有加入學生會,甚或學聯、學民思潮等學生組織。走到最前的一次,要算是2017年12月,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因衝公民廣場案入獄後當選香港眾志副主席,此前她只是成員,以及創黨主席羅冠聰女友。

袁嘉蔚相信,無論學生運動抑或社會運動,不同崗位都有其貢獻,所以從不介意充當後勤支援:「無論行政、行動、backup,咩位要人,就會幫手,因為咁樣至可理解唔同崗位要咩。」她認為,社會運動需要靈活性:「(崗位) 唔只係抗爭,背後有咩事要做,點樣貢獻俾個團隊都好重要。」她認同,一線角色可得到傳媒及公眾注視:「呢樣唔係我所追求,亦係我個人選擇。」

她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中文系。她記得,當年上大學後,才第一次參與元旦遊行,而她是負責「寫banner」;後來的葵青貨櫃碼頭工潮,她也只是其中一位參與者。「不停跟佢哋 (工人組織) 開會,探索參與、組織係咩回事,自己係被組織,但自己亦有能力去組織。」她印象猶深是當年向大學同學講解該次工潮,後來連柔道、魔術等學會亦有參與到碼頭聲援工人:「體驗好深刻,因為成日講全民參與,但讀大學時,大學就係一切,但其實同外面世界都可以扣得咁埋。」當時,她既組織亦參與了18小時的苦行,聲援碼頭工人。

的確,2012年之後幾年,學生運動火熱,反國教、學界公投、大小罷工、守衛古洞家園、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以至雨傘運動,不少都有著袁嘉蔚的足跡。「最深刻係反東北,同土地運動的成員入古洞起基地,與該區村民去區議會發聲、去立法會講自己諗法,又幫田香花園農夫請願、擺街站。」她全程投入社會運動,也曾提到因為參與反東北集會,跟父母鬧翻,並離家出走,更有3年不曾跟母親說過一句話。她,有著跟年齡不對稱的剛烈。

袁家蔚參與學生運動,由寫banner 開始。(受訪者提供)

2014年的雨傘運動,袁嘉蔚沒有待在金鐘佔領區,反而選擇留守旺角:「參與民間組織洗樓團,去佔領區附近逐家洗樓,因為居民可能只知有班人霸住馬路抗爭,未必有去了解,但主動接觸、消除偏見係好重要。」期間連場的討論會,也為她帶來反覆思考運動去向的磨練。「最難忘係有位白領,本身係會計界功能組別選民,佢話自己有得投,覺得係特權階級好羞恥,然後喊咗出嚟。」她深感,社會運動是有把所有人連結起來的力量:「唔係單靠熱血,主流口號叫完,點樣令大家安心參與都好重要。」

雨傘運動無疾而終,多位學生領袖繼續學業,袁嘉蔚之後多了一個身份 —— 羅冠聰女友。2016年,羅冠聰與黃之鋒及周庭等創立香港眾志,她依然選擇站在鎂光燈後,展開地區工作,並以區諾軒議員辦事處社區幹事為起步。

2017年12月,袁嘉蔚當選眾志副主席。用她的話,只為穩定軍心:「(當時)身邊好多戰友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入獄,唔係要做靈魂人物,只係希望令團隊士氣提高,唔好霎時群龍無首。」話雖如此,她說當日亦感到沮喪,「身邊人霎時間唔見晒,亦失去情感依靠,當時成日提醒自己,唔能夠所有事都逞強,脆弱唔係怯懦,知道自己唔開心,知道點樣調節心態,亦係堅強嘅表現。」

社會運動仍要前行,她覺得與其持續低落,倒不如專注戰友的在囚支援:「盡力支援佢哋,亦係支援自己,佢哋安好,自己亦會安樂,可以做其他事情。」她為獄中人打點一切:「佢哋要睇咩書、每月入幾多本書,到申請信紙、睇邊份報紙,好鎖碎嘅,但只要佢哋喺入面相對平安,外面嘅人就唔會咁擔心。」

初選前夕,黃之鋒到街站撐昔日黨友袁嘉蔚。(受訪者提供)

及後,三名戰友於2018年2月獲釋,她卻於5月退出眾志,專注地區工作,有指這是她參加 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部署。捨政黨,袁嘉蔚說,區選是時機,地區工作雖然瑣碎,但正好體現她的能力。「成日話蛇齋餅糭,其實係獨居長者需要關懷,唔係單純俾個橙,係咪因為照顧者支援唔夠,定係政府支援唔夠?」透過地區工作,她希望多了解市民所需,才能為政府政策提出倡議,也是全民參與的由來:「全民邊到嚟?就係散落唔同地區嘅人,亦係令香港人走唔走出嚟嘅原因,當提出 (政策)倡議時,會令更多人行出嚟,亦正係地區工作重要嘅位。」

年僅27歳的她,與辦事處的同事,都似大學生多過區議員,所面對的挑戰亦不難想像。「會有建制派支持者入嚟話,以前邊個邊個,一定留嘢俾佢,點解我唔留;點解會有咁理所當然嘅態度?」她剛柔並重,一步步打破固有框框:「之前肺炎期間,俾小朋友入嚟 (辦事處) 玩,啲婆婆會話搞到好似托兒所,以前嗰個要預約至可以入嚟。我就話,做得辦事處就一齊用,雪櫃、廁所可以隨便用(田灣無公厠),議員唔一定著smart causal。」

袁嘉蔚說,有中學生跟家人鬧翻,透過社交媒體向她訴說想離家出走:「呢個係要好大決心,佢想我聽佢講,我就用自己經驗梳理佢情緒,有機會幫到佢哋 ,都好深刻。」她認為,區議員只是一個職銜:「本身係人,有個人習慣、喜好,唔好覺得議員有固定模,我喺田灣住,放工落街買飯,就會著T恤短褲,試過有人話議員唔好咁著,但我落街買飯啫,你想我點著?」有理有據,我行我素。

正如她在社交平台公開談性經驗、購買性玩具,亦把堅持平權列入立會初選政綱:「我一向關注性別議題,覺得香港性教育不足,好多人未必有正確觀念,拍片用意係輕鬆交流性事,覺得(性) 係可以被討論,無諗過議員應唔應該咁做。」

袁嘉蔚在社交媒體公開談性,覺得性是可以被討論,以往一直支持平權。(受訪者提供)

談到參選立法會,袁嘉蔚說,5月底立法會通過海洋公園54億元撥款是觸發點之一。「區議會光復17區,民主派過半,但政府可以 cut 區議會撥款、官員可以唔參與會議,甚至離場。海洋公園撥款,區議會反對,認為唔應該幫私人公司還債,但去到立法會,建制派多人,依然會通過。」她強調,民生與政治是無法分割,「(市民)希望透過區議會表達區嘅意願,但政府聽完可以唔理,覺得自己要做得更多。」

立會初選抗爭意志不一致,也讓她察覺是時候踏前一步:「唔知身邊戰友幾時俾人拉、被消失,呢件事離自己唔遠,喺呢個moment究竟自己仲可以做咩?究竟我幾有guts 行呢條路?」言猶在耳,港區國安法生效第二日 (7月2日),已報名參加港島區初選的羅冠聰證實離港。

二人去年底宣告分手,但這次一別,難言再會何時:「羅冠聰嘅離開,對好多人,包括我自己、身邊嘅戰友,都肯定係情感失落,而呢個決定對佢一啲都唔容易,希望留低嘅人可以做得更多。」袁嘉蔚語調冷靜中,多了一份沉著。

論及其政綱時,袁嘉蔚指,向民主動力提出3個目標,包括:爭取普及而平等的民主政制;維護自由、法治和人權;發展公民社會。在當前形勢,如何實踐理想?「而家香港,唔係做咗就一定得,而係唔知得唔得都要做,唔好放過任何一條綫。就算見到有條罅幾微細,鑿開條嚹可能係出路。呢刻雖然講唔出嚟緊嘅路有幾光明,但無論由議員、街頭以至國際線,每個陣地搵到條罅,都要盡力鑿開,鑿得愈闊愈好;就算幾絕望都好,有條嚹就懾入去。」

袁嘉蔚說,沒有估計初選的勝算,但自2013年參與社運以來,她認為韌力很重要:「而家係考驗大家嘅意志,願意喺自己崗位作出點樣嘅付出。」

多年來,袁家蔚在不同運動擔任的支援角色,讓她了解不同崗位的需要。(Lew 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