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鍾劍華:真的是偶然和巧合嗎?


【編按: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在警方上門搜查民研辦公室後寫下此文,眾新聞授權轉載,原題為〈誰令社會不安全?誰令社會對立更難舒緩?〉。】

《尋釁滋事總有權》
波瀾豈偶然,浪起自有端。
有客仿曾黑,來警似尋源。
折騰總有術,滋擾因有權。
誰是尋釁者?孰令對立延?

交代一下今晚發生在香港民意研究所的事。大概晚上六點多鐘,一隊警務人員持着法庭搜令進入研究所黃竹坑的辦公室,說要作出搜查,然後逐步電腦檢查,甚至說要把電腦取走。

所指的「不誠實使用電腦」,不知道是指香港民意研究所不誠實使用電腦,還是黑客不誠實使用電腦,說法比較模糊。

原本說要把所有電腦取走,那些電腦都是我們的訪問員日常工作時用的。取走那些電腦,就意味着研究所的恆常調查工作會癱瘓。而且在進行中的調查,自然就會有較多個人資料。政府有多大的權力,警察有多大的權力去取走這些個人資料,這一點其實也是極需關注的問題。

警方在民主派初選前夕搜查香港民研辦公室,但該辦公室電腦只作平日民調所用。資料圖片

法律顧問在場,我們也一同據理力爭。現在的說法是不會把電腦全部取走。至於會否取走其中一些,暫時未知。有一些資料可能會被警方抄去。我們也致力防止他把一些涉及個人身份的資料抄走。我們仍在努力。我們的同事由6:30一直到現在接近午夜12:30,我們的法律顧問也在其中,都把保護大家的私隱作為其中一個主要目標,大家可以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力而為。

我們在一個星期內已經兩度澄清,沒有證據有人成功黑入我們的電腦系統。而所說的私人資料,也不存在於我們的電腦系統中。如果真的有人洩漏資料,首先要調查的對象是那位宣稱黑入了我們電腦的那個人。難以令人理解的,現在是首先被影響的,竟然是作為受害者的一方香港民意研究所。

一般情況下,所有涉及個人的資料都會在六個月之內刪除,我們保留的只是那些問卷得出的數據,完全不涉及個人資料。如果那位聲稱進入過我們系統的黑客真的有那些資料,而又是真的資料,顯然也不是從我們的電腦系統中取得。或者他是在2013年或2017年進行那個調查過程時,當個人私隱資料仍未刪除的時候取走。

那確是一個由警務處委托的調查。調查的對象是警員,總共不止兩次,最近的兩次是2013及2017年。事後除了向委托人提交了研究數據的分析報告之外,委托一方也曾要求取回數據檔案。

為了保護私隱,當時港大香港民意研究計劃的同事把數據檔案交給委托方的時候,連一些可能會比較容易聯想到是誰的資料也刪走才交出。舉個例說,如果某個環頭可能只得兩位高級督察,但數據資料可能會有被訪警員的環頭及職級資料,如果原始數據這樣交出,要知道那兩位高級督察是誰及講過什麼便很容易。

所以我們的同事當時就會連這類資料都刪掉,才會把數據檔案交回給委托方。就是一個例子,也是一個原則。這是今天仍在職的同事提供的資料。由此可見,香港民意究所及以前的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對保護私隱的重視。

如果真的有人黑入香港民意研究所的電腦系統,無論是否取得研究所的資料,行為本身已經是犯罪行為。政府是否應該調查那位自稱黑客的身份及作出追究?

最後,現在是顯然有些人因為見近年政府處事的不公,所以動輒就以投訴來導引政府使用公權力及行政行為。或者也可以說,政府刻意製造這種機會及這種氛圍,作為達到某些目的的藉口。所以教育局長變相鼓勵家長動輒投訴教師,甚至隱姓埋名的投訴也可以成為政府做嘢的藉口。同樣性質的行為在香港電台頭條新聞這些事上也不一而足。現在有了那條國家安全法,就更是鼓勵群眾打群眾的藉口。這是十分不健康的,政府責無旁貸!

究竟是誰令社會對立更難舒緩?究竟是誰令香港人對政府完全失去了信任?究竟是誰在加深社會撕裂?究竟是誰把一個明明是民心向背的問題變成了國家安全?又究竟是誰動輒隨口噏,胡亂指控你是犯了什麼法?隨時又可以說他又犯了什麼法?究竟是誰只能把役民之法當萬能Key?又究竟是誰,無能到凡事都訴諸一條矛盾混亂概念糊塗的所謂法律?

作為今晚被調查一方的代表,我不想揣測這件事背後是否有其他暗黑的議程。我們也沒有證據指控什麼。只能說,這一個星期以來發生的事太多偶然與巧合!真的是偶然和巧合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