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民主派初選】首日23萬人投票 中二生未能投但嗌咪:將來香港屬於我哋,要走出嚟


一連兩日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首日投票,市民反應踴躍,多區票站大排長龍。全日共有234,547人投票,負責協調初選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表示,投票人數遠超預期。他指,如今天每小時都有相若的投票人數,「衝過50萬係好大可能」。

在天水圍天瑞邨,數百名市民排隊投票,平均要等候近1小時。位於大埔中心外的票站也打蛇餅,高峰期有過百人排隊。

中產屋苑太古城,昨有大批市民排隊投票。美聯社

各區票站秩序大致良好,未有嚴重衝突發生,亦未見大批警員在票站附近高調巡邏。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有義工下午在樂富站外被多名不同政見的人士以雨傘襲擊,義工無須送院。傍晚6時許,參選九龍東的黃之鋒及參選香港島的袁嘉蔚,在太古拉票期間,遇上親建制成員「大波Man」石房有,雙方一度口角。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首日投票人數相當高,相信最終投票總人數可達40萬。他認為,本來初選的討論氣氛不熱烈,但這個星期政府的連串打壓,包括指初選可能違反國安法、房屋署警告不准議員辦事處用作票站、警方周五晚突到香港民研辦公室查電腦,都激發大批市民出來投票。馬嶽說,這些事件激起跨階層的民主派支持者不滿,不少和理非也出來投票。記者現場觀察,發現中老年人也佔一定比例。

各區票站排長龍情況。Studio Incendo綜合圖片

13歲中二生:點解要大人為我哋奮戰?

九龍西黃埔站外是選舉兵家必爭之地,多名候選人的助選團在十字路口拉票,其中一邊的喇叭傳來一把十分幼嫩的聲線。今年13歲的王同學,還未夠年齡投票,卻拿起咪高峰呼籲市民投票。就讀中二的他個子小小,口齒伶俐,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毫不怯場。他表示,支持年輕聲音進入立法會,也希望民主派能奪得35+,「好唔想建制派控制議會。」他在朋友的介紹下,為九西本土派候選人馮達浚拉票。

王同學在黃埔街站助選。鄭啟智攝

王同學表示,去年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喚起了他對政治的關注,自6月開始出席了大大小小的遊行集會。他批評《逃犯條例》不公平,可以隨意安插罪名,然後送上內地受審。「大陸嘅法律係共產黨話咩就咩,根本唔係我哋認識嘅法律。」

他多數獨自或與朋友結伴上街,他的父母也知情並支持他,認同香港人要抗爭到底。國安法訂立後,在街站助選可能面對一定風險,但王同學指沒有懼怕,「未來可以發聲嘅機會只會越來越少,所以呢種時候驚都無得驚。」

儘管王同學年紀輕輕,但他堅信自己有責任為香港抗爭。他堅定地說:

將來香港係屬於我哋。而家嘅大人為下一代,即係為我哋這代奮戰,但我覺得點解要佢哋為我哋奮戰,而唔係我哋為自己抗爭呢?所以我哋要為自己嘅前途,如果唔想被打壓,就要走出來。

昔日中產順民:信林鄭有報應 

中午過後,到美孚票站投票的市民絡繹不絕,包括55歲的黎女士。她直言:「這就是民心所向」,足證國安法不能磨滅龐大的民意。她認為,面對國安法,自己「驚唔到咁多」,唯有盡力做好份內事。

黎女士說,昨晚(周五)警方突然上門查香港民研辦公室,令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出來投票,也廣發訊息呼籲朋友投票。

黎女士指,她以前對政治冷感,去年被反送中運動喚醒。鄭啟智攝

將屆退休之齡的黎女士,可說是典型中產。她形容自己生活舒適,有穩定的工作。她過往對政治冷感,沒有遊行,也沒有投票,「我以前係一個順民」。可是一場反送中運動和眾多「大白象」工程,卻喚醒了她。「原來以往生活嘅安穩同舒適,係唔可以一勞永逸。政治真係同生活息息相關。」

黎女士因而開始留意時政,聽網台節目,一連串的警暴、政府的濫權,令她驚覺當權者正在不斷傷害市民。「為何突然多咗咁多屍體發現案?以往都無發生,仲要往往都係年輕人。」國安法的實施,也讓她慨嘆香港已經變成一國一制,共產黨撕毀自己的諾言,親手破壞香港。

於是這個昔日的「順民」選擇走上街頭,「有一種憤怒,想尋求公義。」無論是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還是被反對的,都有她的身影。但令她不滿的是,政府從來無聽過市民的聲音,「就好似點解6月9號咁多人上街,但林鄭可以繼續二讀?」

美孚票站有不少市民排隊投票。鄭啟智攝

黎女士對未來感到灰心,因為小市民無權無勢,共產黨卻手握大權,特區政府只是一個傀儡政府,「所以我贊成打國際線」。她也因此勸說身邊有下一代的朋友要離開香港,保護下一代免受共產黨洗腦。

身為基督徒的她,曾想過為何上帝會讓那麼多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不過她堅信,上帝會作出審判,有感曾講過「天堂已經預咗個位俾我」的林鄭月娥,以及一眾當權者:

佢哋做咁多惡事,我相信一定會有報應。

基隆茶餐廳老闆娘:憂被掃場多晚失眠 

在斜陽下,太子基隆茶餐廳外一直有約20人排隊投票。共有兩間分店的基隆茶餐廳,兩日分別借出太子和深水埗的店舖作初選投票站。老闆娘表示,借出餐廳是希望盡公民責任,也盡自己所能支持民主派初選。「幫唔到其他,就想做番少少嘢。」

基隆茶餐廳老闆娘。鄭啟智攝

雖然業主並無因為餐廳做票站而施壓,不過老闆娘仍然擔心會被警方掃場。「都緊張咗幾晚,瞓唔到覺,擔心唔知會發生咩事,不過決定咗嘅嘢,我唔會後悔。」投票開始後並無出現混亂,她也稍稍放下心頭大石。對於投票人數比預期多,她感謝香港人願意走出來,撐自己的權利。

因為餐廳不能營業,每天損失約兩萬元生意額,但老闆娘不介意。她又笑言,員工可以趁此機會放假,大家都十分開心。

自國安法實施後,黃店面對不少壓力,基隆茶餐廳也不例外。老闆娘稱,立法後警方和食環署經常到餐廳巡查,「以前幾個月一次,而家一個星期一次。」除了巡查次數更頻密,執法部門也「揸得更緊」。她舉例指,餐廳放在店門外的座地餐牌,也被指「阻街」,不得不收起。

面對打壓,老闆娘有感不能過分擔心,也不希望員工受影響。過於敏感的字句,她不會放在店內,個人也會保持低調一點。放眼將來,她坦言白色恐怖只會繼續環繞生活,但港人應該保持堅強,繼續正常生活,「唔使驚得咁緊要,驚到好似喺地下生活。」

基隆茶餐廳外排隊等投票的人龍。鄭啟智攝

 「皇茶」店主:港人要保存最佳實力

另一家位於旺角的黃店「皇茶」亦有做票站。店主Jessica表示,截至下午6時,小小的舖面已有近300人來投票。她希望透過借出店舖,鼓勵更多市民投票,把握自己的權利。「(大家)要主動行出來投票,如果連票都唔投,我覺得你就算要求政府做幾多嘢,都唔會成功,因為都無人喺入面(議會)為你發聲。」

Jessica 有留意政府的言論,但她認為戴耀廷已經清楚解釋投票是合法的,所以相信自己在做正確的事。「政府要好好檢討自己,你講嘢嘅公信力,竟然不及一個專家講嘅嘢。」

首日投票未見政府和警方採取任何行動,Jessica 卻認為不能掉以輕心,當局可能等到最後一刻才掃場。對於香港的前路,她坦言必須繼續應戰,「由我媽媽到我這代,都創造了很多奇蹟,我唔信無下一個奇蹟。」不過,她認為小市民無謂挑戰強權的底線,「要保留最佳實力,例如支持初選,支持9月立法會大選,呢啲先係最佳實力。」 

戴耀廷昨晚在Facebook說:「我嘅眼鏡真係跌爛晒!原先以為兩日都未必夠17萬,依家一日已經爆晒,有228,983!如果聽日每個小時都有差唔多嘅數,衝過50萬係好大可能。」他身後的退役巴士是票站 (位於西九龍站巴士總站旅遊巴停車場)。美聯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