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民主派初選】吳敏兒落敗 29年首無工會代表戰立會 「職工盟未來唔會只側重勞工議題」


 

民主派初選結束,工黨吳敏兒在新界西落敗,代表今屆立法會選舉是自1991年有直選以來,職工盟/工黨首度沒有代表出選。這是否意味來屆議會,再無勞工和基層的聲音?職工盟/工黨日後的政治路,將如何走下去?

吳敏兒接受眾新聞訪問,她承認初選結果「難以避免有人會覺得係挫敗」,但她強調雖然職工盟/工黨沒有議席,但民主工會的聲音不會在議會消失。對於工運的未來,她承認在現時社會氛圍下,勞工問題不得不與政治議題扣連,「未來日子嘅職工盟,唔會再係以往只關顧、側重勞工議題嘅職工盟。」

吳敏兒早前出席初選論壇。吳敏兒Facebook圖片

吳敏兒認為,任何人參選都應該做好心理準備,有機會勝出或落敗,所以她欣然接受結果,尊重選民的決定。她的落敗,是否代表選民並不認同她過去一直推進的「工會戰線」?「未必係唔認同,如果唔認同得票就應該會仲低。」她有感在反送中運動下,市民希望有更多年青和代表本土的力量進入議會,因而會傾向支持年輕新人。

她承認,在現時的政治形勢下,政治議題例如DQ浪潮、國安法等的關注度,難免蓋過勞工和民生議題,初選論壇也集中討論政治。但她相信一些資深議員仍然會關心勞工和民生政策,又笑言新科議員在當選後,總要面對各項民生事務,「立法會有19個事務委員會,佢哋都要做嘢,無可能開親委員會,就只係講『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劉千石(中)和李卓人(右)的第一代民主派工運路線,在當前社會氛圍下,有待轉型。資料圖片

1991年首屆立法局直選,職工盟創會主席劉千石成功當選,4年後李卓人亦順利當選,此後一直在議會內代表職工盟。工黨2011年成立,不少職工盟的核心成員加入,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奪得4席(李卓人、何秀蘭、張超雄、張國柱),成為民主派中一股不容忽視的勢力。不過,傘運後工黨在2016年選舉慘敗,只剩下新界東張超雄一人在議會孤軍作戰。今屆張超雄不再爭取連任,參選新界西的吳敏兒又在初選落敗,令工黨在8年間從高峰跌落谷底,於立法會內再無議席。

吳敏兒2003年有份成立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與公司對簿公堂,成功追討被扣減的雙糧。在「行李門」事件中,她負責統籌空勤人員總工會提出司法覆核,最終獲判勝訴,法庭裁定機管局當時違反「同行同檢」安排。反送中運動將吳敏兒由工運帶到政治舞台,她帶領職工盟號召多次罷工,其中去年8月5日的大罷工,多達35萬人響應。
 
但吳敏兒在新西初選只取得10,446票,在8張名單中排第7,未能入閘(該區票王朱凱廸取得48,479票)。這代表自1991年以來,職工盟/工黨首度在立法會缺席,吳敏兒承認:「難以避免有人會覺得係挫敗。」她說,不少人寄望工黨和職工盟的代表,可以在議會與工聯會直接抗衡,慨嘆此畫面在來屆議會不再現。她指,工黨失去議席後,當然會較以往缺乏資源,但仍會繼續推動工運。她又強調,雖然在議會沒有代表,無法直接推動勞工政策,但這些工作無論有無議席,都應該繼續做。「無議席之後,身位有唔同,話語權都有唔同,但唔等於要停落嚟,都應該要繼續做。」

對於工運的未來,吳敏兒並未感悲觀。她指,民主工會的聲音不會在議會缺席,例如在衛生服務界初選中得票最高的余慧明,也是工會出身(醫管局員工陣線)。職工盟早前亦已通過支持3名屬會代表出戰勞工界功能組別,她指:「勞工界都未選,雖然選情未必樂觀,但可能會有意外呢!」
 
張超雄長年為弱勢群體爭取權益,其一直所跟進的議題又如何承繼?吳敏兒坦言工黨缺席議會後,曝光率會減少,亦無法質詢政府官員、提出議案,這些工作唯有交託給進入議會的盟友。她提到,工黨與社民連一直是盟友關係,兩黨過去的路線接近,有信心在初選出線的岑子杰,會繼續跟進他們關注的議題。

政治問題成為大氣候,民主派提出在來屆立法會全面抗爭。吳敏兒坦言,勞工議題難免會被犧牲,不過她仍然會在公民社會的層次「盡做」,包括處理工人求助、協助新工會成立等。「唔係話我哋等唔到政治爭拗解決,本身工會嘅事務就唔做,勞資糾紛又唔處理。」至於在議會層面,她則寄望一些民生和勞工議題,能夠突襲討論。

余慧明在衛生服務界大勝,她在醫護罷工一役結合政治訴求,開拓新工會新戰線。EYEPRESS圖片

昔日職工盟撐工運,目的是為打工仔飯碗、職場待遇抱不公平。但去年反送中運動激起的新工會浪潮,訴求不單是為員工個人利益,而是為社會發聲,希望壯大不同行業團體力量對抗政權不公義。余慧明在衛生服務界大勝,她最為人記得的,是以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身分,發動醫護罷工逼政府封關抗疫,為的不僅是醫護福祉,還有港人利益。近日多個新工會亦關注國安法議題,可見「飯碗」不再是重點。

身兼職工盟主席的吳敏兒說,面對工運政治化以及新工會湧現,他們必須思考如何應對勞工運動新面向,「我哋這一代勞工,到底想勞工議題同政治議題如何推進?」吳指出,職工盟已開始調整路線,多觸碰政治議題,將兩者扣連,包括籌辦政治罷工,累積政治能量來推動制度改革。他們協助成立新工會,在各行各業團聚「同路人」,不單單是爭取勞工權益,也希望建立「陣地」來對抗政治壓力。職工盟作為國際工會聯合會的成員,亦積極參與「民間外交」,包括接待國際工會成員來港、參與國際工會會議等,向他們反映香港的情況。她說:「未來日子嘅職工盟,唔會再係以往只關顧、側重勞工議題嘅職工盟。」
 
談到政治和勞工問題之間的關係,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早前在職工盟的一個研討會上,提及法國社會學家Alan Touraine 發現波蘭民主運動所發展出的「上樓梯理論」和「落樓梯理論」。前者是指要先爭取民生,人民才會意識到民主的重要性,從而解放波蘭的主權;後者則是指要先取回波蘭的主權,才能解決民生的問題,如資源分配。
 
吳敏兒指出,在反送中運動發生前,香港的工人運動一直是傾向於「上樓梯理論」,因為爭取民生較容易處理。但目前港人面對當權者的大力打壓,她認為如果不解決政治困局,改變傾斜的政治制度,根本不可能有效處理民生和勞工議題。「港共同中共政權存心終結一國兩制,如果我哋唔反抗,想慢慢想推進民生議題都唔可能。因為喺保皇同建制派主導下,其實而家一啲傾向工人嘅政策,已經做唔到。」

吳敏兒和職工盟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上,嘗試回應時代的呼喚。職工盟的調整還在起步階段,初選的落敗,如吳敏兒所說,並不代表市民不認同「工會戰線」,只是職工盟如何與新崛起的工會之間,予公眾更鮮明的定位和形象,問題有待解答。

吳敏兒2018年在「行李門」官司中勝訴,喜極而泣,她在事件中承受不少壓力。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