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抗爭派尋泛民合作「同行是唯一選擇」 張可森:初選剎那興奮如梁游被DQ前 謹記教訓並肩作戰


民主派初選改寫議會民意版圖,本土及抗爭陣營得票過半,本土派不再一沉百踩。16位初選出線的抗爭派聯合發表聲明,指初選塵埃落定,抗爭派已成主流,民主陣營當務之急乃是團結,將會約見泛民初選人磋商簽署確認書取態,期望整個民主陣營能團結一致,齊上齊落。同時有意與泛民推動五區聯合宣傳,尋求合作可能,因為「同行是我們的唯一選擇」。

出戰新界西的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坦言,想起2016年9月本土派梁頌恆和游蕙禎勝選時,跟現在本土派剎那間的興奮很相似,因為歡呼聲過後,政權無情打壓,梁游被「DQ」,令香港社運陷入低潮,當日大家互相指責,並未意識到罪魁禍首是政權本身。他問:「現在,是不是暴風雨前夕?如果大家不想應得的勝利成為幻象,希望謹記過去教訓。」

在民主派初選出線的抗爭派昨天見記者,前排左起:梁晃維、張崑陽、黃之鋒、岑敖暉、黃子悦、鄒家成;後排左起:余慧明、袁嘉蔚、馮達浚、李嘉達、王百羽、張可森、林進、劉頴匡、何桂藍、朱凱廸。周滿鏗攝

16位初選名單出線的抗爭派代表,分別是出戰香港島的27歲袁嘉蔚、23歲梁晃維;出戰九龍東的23歲黃之鋒、29歲李嘉達;出戰九龍西的24歲張崑陽、25歲馮達浚(初選排第5出線,還會根據民調,再協調是否出選);出戰新界東的29歲何桂藍、26歲劉頴匡、23歲鄒家成;出戰新界西的42歲朱凱廸、26歲張可森、22歲黃子悦、28歲林進(名單另有伍健偉,待協調派誰人出選);出戰超級區議會的27歲岑敖暉、29歲王百羽;以及衞生服務界的33歲余慧明。平均年齡只有27歲,黃子悦年紀最小,朱凱廸已成老將。

與泛民磋商簽署確認書取態

聯合聲明指出,民主陣營當務之急是團結迎擊北京傀儡政黨,北京早已設下陷阱破壞團結與互信,參選人是否簽署確認書引起爭議,但會否被取消參選資格並非取決有否簽署文件,民主陣營參選人的真正抉擇,不應拘泥於簽署與否,而是在於同行抑或分道。聲明指,無論確認書最終會否加入與國安法有關內容,抗爭派均義無反顧地反對國安法,將會約見泛民初選人磋商簽署取態,期望整個民主陣營能團結一致,齊上齊落。即使初選期間存在分歧,抗爭派亦表明有意與泛民展開討論,推動在五區進行聯合宣傳,以地區直選贏得23席為目標,尋求合作可能。

作為去年區議會選舉唯一被取消參選資格的九龍東初選參選人黃之鋒認為,今次立會選舉不是「DQ」一個人或「DQ」十多個人的問題,而是國安法通過後,北京會否看見民主派有大量支持者出來投票,而想「DQ」整個選舉,這才是大家嚴陣以待要應對的問題。他表明國安法只會令國際圍堵中國,呼籲北京政府懸崖勒馬,「DQ一個都嫌多,尤其在中美角力白熱化下,DQ只是引火自焚」。他指,抗爭派有意與傳統泛民商討聯合宣傳的可能,因為只有凝聚力量、齊上齊落,才可對抗強權。

梁晃維:投反對票是代議士合法權力

對於兩辦連日批評民主派初選涉嫌違法,出戰香港島的中西區議員梁晃維表明要「以正示聽」,不論港澳辦、中聯辦、港府在初選後,紛紛指初選違法,稱參選人和投票人等都有機會干犯國安法,動機很明顯就是想轉移視線,迴避有61萬香港人無懼白色恐怖和國安法走上街頭投票。他說,無論在席16位候選人最終有多少人避過「DQ」進入正式選舉,又或被國安法秋後算帳不能參與選舉,61萬香港人的意志是絕對不能被抹殺,仍會站在香港自由世界的橋頭堡上,阻止極權擴張。

他指出,他日有幸走入立法會,無論是政府的提案或財政預算案,投下反對票是代議士合法的權力,表明不會迴避攬炒,直至政府向市民低頭。他重申,初選跟立法會選舉有關連,但不代表是非法的,正如選管會指初選並不是立法會選舉的一部分,香港每一日都有很多不受法例監管的選舉,沒有法例監管不代表這場選舉非法。 

張可森坦言,如果大家不想應得的勝利成為幻象,希望謹記過去教訓。張凱傑攝

張可森:暴風雨前夕 謹記過去教訓

「2016年9月本土派梁頌恆和游蕙禎勝選,跟現在本土派剎那間的興奮很相似,因為歡呼聲過後,政權無情打壓,梁游被『DQ』,令香港社運陷入低潮,當日大家互相指責,並未意識到罪魁禍首是政權本身。現在,是不是暴風雨前夕?如果大家不想應得的勝利成為幻象,希望謹記過去教訓。」

出戰新界西的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坦言,明白各黨派差異很廣闊、有矛盾、有磨擦,但大家的共同信念,都是相信香港,以香港為信仰,本土或抗爭也好,將來也必定要並肩作戰,分進夾擊。民主陣營有近170萬選民,但今次初選只有60萬人投票,還有110萬人未表態,代表他們仍需努力。他指,初選只是起步,最終目標是希望所有代議士都能擁抱本土理念,那一天,不用再分本土派與否。

朱凱廸說:「我40多歲,今日有機會在記者會中很榮幸,我很希望成為橋樑的角色。」周滿鏗攝

朱凱廸是本土及抗爭陣營中,年紀最大一人。整場記者會中,他都沒有發言,只站在人群最旁邊一旁,直至有記者問他:「今天,會不會感到終於有人跟你衝?」他才開口說:

我40多歲,今日有機會在記者會中很榮幸,初選是民主派更新的過程,更新的過程可能會很崎嶇,相信香港人已作出了抉擇,我身邊的年輕人,就是香港人認為在抗爭時代能代表香港人的政治人物,如何跟民主派的現任議員,以至其他出線的朋友,令民主派陣線更進取、協調度更高、議會戰線打得更好,我很希望成為橋樑的角色。

立會選戰以來,抗爭派一直以嚴肅、堅定的神情和形象迎戰。不難記起,那些皺眉、憤怒和兇惡的參選照片。記者會尾聲,一眾抗爭派攬頭搭膊合照,綻出久違的笑容,留下難得一幕。自「DQ」創下先例後,掌握民意授權的他們,最終多少張笑臉能夠入閘正式參選,是他們無法回答的問題。

記者會尾聲,一眾抗爭派攬頭搭膊合照,綻出久違的笑容,留下難得一幕。美聯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