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夢見大老鼠在唱兒歌


時局黑暗,夜晚夢魘增多,昨晚得一夢,夢中見一巨鼠橫行,披著人皮,口唱兒歌,作嬌美狀,見者無不嘔吐大作,胸口作悶,頻呼「惡頂」。鼠口惡臭,夢中的我正欲暈倒之際,見一白衣老者安坐巨石之上,胸前寫有硃紅文字,但我讀不懂,老者問道:「你知此鼠行徑為何如此怪異嗎?」我答道:「願聞其詳!」老者嗑然長嘆,以帶蘇格蘭腔的英語娓娓道來(經翻譯如下):

老者:『此鼠為大紅龍所蓄養,平素以鼠相示人,但每四年一次會披上人皮,吸天地精華,以養其身。雖只是披著人皮之鼠輩,但內裡黑暗一如人性,歸納而言,其惡有三:首先,牠自以為美,然內心醜惡:雖生鼠相,但此鼠素來缺乏自知之名,不知自己內心之惡俗醜陋已形於外,還強作嬌俏,直叫東施汗顏。據說林肯曾說過:「一個人四十歲以前的臉是父母決定的,但四十歲以後的臉卻是自己決定的」,一個人天生相貌平凡甚至醜陋也不是罪,但若內心充滿詭詐,專門顛倒事非黑白,屈枉正直,令神憎鬼厭,則容貌越來越似畜牲,就要自負一切責任。人如此,鼠也一樣,內心越黑暗,鼠相越發令人憎厭。豬乸戴耳環已夠難看,此鼠自1989年起已愛戴加大碼耳環,如今雞犬升天了,耳環變作珍珠鏈,但不改惡俗。

第二,牠自賞芬芳,然惡臭難擋:此鼠本不入流,多年前給大紅龍相中,收編旗下。江湖色變後,此鼠漸飛黃騰達,披上專業外皮,出入廟堂,為大紅龍詭辯。口吐歪理多年,眾人早知此鼠來歷習性,牠若以本相示人,大家對牠的反感或許會少一點。但此鼠除了愛不擇手段向上爬,還鐘情扮天真、純潔和可愛。你認真想一下,這三個形容詞,有那一個能跟此鼠沾上邊的?這種「我知道『你知道我是虛假的』,但我堅持扮作我是真誠的」的作風,正是牠的拿手好戲。看著牠表演,除了繼續嘔吐,我只想起自以為風華絕代的「石榴」,又或當年日本名劇「小露寶」中的「小吱喳」!』

此時我禁不住打岔:『先生一口蘇格蘭腔,但竟連這些陳年日劇港劇也有涉獵?』

老者:『當然,你生於香港,難道不知道港英時代裡眾多精英中,來自蘇格蘭的為數極多嗎?我懂得一點地道香港文化又有甚麼稀奇?你不要以為我身處此妙境中,就無法接觸外界,我知道的遠比你想像的多呢?哈,我說到哪裡去了?』

我:『是的先生,你剛才說到第二點‥』

老者:『是,第三點, 也不知是那位軍師獻計,最近此鼠愛以音樂鼠形象示人,先是帶領群鼠獻唱,而今次更配合造手,擺出一副「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的態勢,可能牠參考了《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幻想自己是朱利安德絲(Julie Andrews)。「處處聞」當然是鼠類習慣,但此鼠那種造作和突兀,令出來的效果絕無半點仙樂的感覺,那種虛假,反似是在看北韓新聞報導——每一個享受的表情,每一個關愛的姿態,都滲出寶藥黨味道。或許此鼠也想營造教會主日學那種「耶穌愛小孩」的感覺,以備不時之需。但牠身上連半點行公義、好憐憫的氣質也欠奉,而牠的主子大紅龍流了多少聖徒的血,難道大家就不知道嗎?想別人把牠和基督信仰的美善聯繫起來,牠當大家都是白癡嗎?我若是這些小孩的家長,一定會禁止他們做這趟「咖哩啡」,若真的想見可愛的老鼠,去迪士尼見米奇就可以了。』

我:『先生,此鼠作惡多年,他為惡的日子難度沒有窮盡嗎?』

老者:『放心,天下萬事都有定期,到了時候,一切隱藏的事都要顯明出來。此鼠作惡,也有定期,都了時候,一切都會改變。只是那日子,那時辰,斷不是你我能知道的,我們只要等候上主‥‥』

老者正說的時候,一縷強光掩至,我極力逃避,站不住腳,仆倒在地。再醒來時,發覺原來昨晚竟伏在書桌上睡著了,剛才只是一場夢,而昨晚看的書仍趟開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