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歐洲之聲】世紀英烈之祭奠——劉曉波逝世3周年全球連線紀念活動側記(下篇)


劉曉波逝世3周年全球連線紀念活動中有來自南德和奧地利香港年輕人,他們以居德港人小組的名義給梅克爾總理和外交部長寫信,請聯邦政府暫停德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以支持處於民主與威權主義衝突最前沿的香港人。圖/田牧提供
 

【撰文:廖天琪、田牧(德國)】 

在德港人呼籲德國政府暫停德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  

在教堂會議現場的香港年輕人,來自南德和奧地利,他們以居德港人小組的名義給默克爾總理和外交部長寫信,請聯邦政府暫停德國與香港之間的引渡協議,他們宣讀了該信的主要申訴和要求:

「《國家安全法》第38條規定:『本法(《移交逃犯協定》)應適用於非永久性居民從(香港)地區以外的犯罪……』這使主張香港民主或批評香港政府的非香港居民面臨風險。香港政府可以要求引渡違反該法律的外國國民或海外香港人。憑藉其廣泛而含糊的規定,這些相關人員的言論可受到指控,在審訊期間遭受酷刑,以及面臨無期徒刑。也可藉『經濟犯罪』的名義引渡政治犯。…引渡到香港實際上是引渡到中國…我們德國的香港人特別擔心。由於我們享受德國的自由並公開表達意見,因此我們返回香港時可能面臨刑事指控。我們要求德國政府中止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中國共產黨專制政權的擴張,威脅著世界各地的民主與自由。中共謀取經濟利益最終將損害自由世界的利益和安全。我們呼籲德國政府採取明確的立場,發揮更強有力的領導作用,以支持處於民主與威權主義衝突最前沿的香港人。」

最後,年輕人感性地說:我哋真係好鍾意香港(We really really love Hong Kong)。

黃奕武。圖/田牧提供

黃奕武:國安法徹底摧毀了香港的自由人權

香港眾志組織,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前副召集人黃奕武以視頻方式,參加會議。他表示:三年前的今天,我得知了劉曉波過世的消息,參加了中聯辦門口的悼念示威。今天,中共政權明目張膽單方面宣佈的國安法,連「六四」紀念活動也開始禁止,以後在香港悼念英烈只怕會越來越難。

國安法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被禁,連白紙也被禁,這兩天民主派辦的立法會初選也被威脅會犯顛覆國家罪。就連我現在在德國的紀念活動上講話,也可能觸犯勾結外國勢力,最嚴重可判無期徒刑。警權無限大,沒有人能監察,警察已經明文上得到犯罪的許可;委派法官,判刑標準中共說了算,國安法甚至淩駕基本法。香港簽的七條國際公約視為不存在。香港的法治已經不存在。

香港要謝謝劉曉波那麼多年來的付出,而最後,與香港很多已歿的抗爭者一樣,用自己生命最後的火光,讓世界看到中國的邪惡,提醒世人,絕不要妥協。

劉曉波還戳破了人權的泡沫。2010年挪威頒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頒獎典禮上的空凳烙印在多少人的心中。但挪威也因為頒和平獎給劉曉波而被中國冷凍,直至2016年,雙方簽定了「關係正常化協議」後,雙方的生意往來才恢復,但代價是挪威從此不能批評中國。挪威人以維護人權而自豪,但最後還是向中國低頭。現在,挪威還想跟中國簽自由貿易協定。

另一方面,歐盟9月打算與中國簽定投資協議,其中的人權條款完全有名無實。中國敢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他就敢違反一切的人權條款。反正在簽之前就已經違反了這麼多年,簽了又怎麼會遵守呢?

過去二十餘載,香港人用盡所有文明的方式抗爭,直到去年「反送中」運動,示威者武力升級,其中絕大部份的武力是自衛,卻被西方政治家批評為暴力抗爭。面對邪惡的中共,西方國家自己都不得不低頭。如果那麼推崇和平溝通,那就應該創造一個和平抗溝通能夠成功的環境。

我呼籲歐洲做兩件事:

一、適逢武漢肺炎,各國要重振經濟,那就更應該發掘中國以外的貿易夥伴,來減低對中國的依賴。

二、德國在這半年輪值歐盟理事會主席國,那就更不該與中國簽定投資協議。直到中國人權問題解決為止。

張偉強。圖/田牧提供

張偉強:與民為敵,與世為敵,必將崩塌

中國民運墨爾本聯盟的秘書長張偉強說,參加《紀念劉曉波殉難三周年的國際連線活動》,有著非常的意義,曉波為自由被牢獄,為社會被囚籠,為民主被迫害,為真理而獻身,他獲得世界諾貝爾和平獎,必將永垂!

「我沒有敵人」,只有公敵,是警世名言。

當今世界民主與專制的對決,已到了非常歷史時期。西方的綏靖讓中共專制有了深層惡化的土壤,金錢利益至上使民主國家淡化了對專制的戒心,使得中共利用世界工廠和廉價勞力,肆無忌憚地犧牲全民利益,掠取了賴以鞏固和維繫其專制統治的經濟基礎,獲得更多與民主發達國家叫板的籌碼。

目前中共以兩手抓來維穩其統治。一是在國際社會推銷「一帶一路」,大肆金錢開路,賄賂他國,或者以貨易為武器,恐嚇對中國市場依存度較高的區域,借此達到更多的國際話語權。二是充實其強力國家機器,與民為敵,與世為敵。中共建政後,各種暴政運動把各階層逼上懸崖,「六四」槍響,走到了與愛國學生為敵的境地。如今強推港安法,無視國際法律,背離國際準則,把港人乃至世界各國視為敵手。現在中共的囗舌「外交部」 ,都把世界上任何反對中共的人和組織甚至國家地區,視為敵人,囂張之極,狂妄之極!

可以想像,當一個政權與全社會為敵時,它已進入了誠惶誠恐,千瘡百孔,腐敗墮落,風雨飄搖,山崩潰塌的時候了。

劉曉波是一面民主旗幟,《零八憲章》是一部民主綱領,它所描繪的民主自由中國的願景,是全體中國人及世界人民追求的目標。紀念曉波,繼承他的遺志,堅守信念,實現民主中國,是我們所有從事中國民主運動的有識之士應盡的義務,也是全體中國人應該努力的方向。

全世界都充分認清了專制政權的本質,也是其潰敗之時了!

全能神教會王艷霞。圖/田牧提供

王艷霞:中共暴政是世界人民的公敵

王女士說:作為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能參加今天劉曉波先生逝世三周年的紀念活動,我感到非常有意義。劉曉波先生是著名的民主改革倡導者,他曾在天安門廣場支持學生民主運動,呼籲為六四平反、為維權人士而奔走、並呼籲中國政府實行民主憲政改革。但中共將他的一系列正義之舉視為眼中釘,為鏟除異己,維護其獨裁統治,將劉曉波先生抓捕,並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就是這樣一位畢生追求民主自由的和平人士卻被中共迫害致死,我們為此感到悲痛和惋惜,這是中共極權政府扼殺正義、殘殺無辜的罪惡實證。

中共一直以暴力獨裁治國,抓捕鎮壓異議人士,宗教信徒、迫害維吾爾族、藏族等少數民族,很多人僅僅因追求民主自由或堅持信仰,而慘死在中共的屠刀之下。作為因受迫害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我對此深有感受,全能神教會建立至今,被抓捕基督徒已有百萬人次,169人因信仰被迫害致死,僅過去一年,至少1355人被判刑。中共不僅在國內實施獨裁暴政,還將黑手伸向香港。7月1日,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將對其任何形式的批評都定為犯罪行為,香港人民的生命安全遭到嚴重威脅,香港的民主自由被徹底摧毀。這些事實足以讓我們看清,中共就是抵擋神、殘害人類的撒但政權,中共政權存在一天,暴力、血腥就會持續一天,世界和平就無法實現。

在此,我們呼籲所有向往正義的人都行動起來,反抗中共極權暴政,為受迫害的人發聲,呼籲國際社會對中共實施制裁,早日結束中共暴政。

王瑞琴:借鑑馬格尼茲基法案,為曉波之死問責

前青海政協委員,《光傳媒》董事長,現居美國的王瑞琴女士說:

很多大陸的人民都熟知劉曉波的名字和他的事蹟,體制內外有良知的人,也都嚮往民主和自由。3年前,曉波在瀋陽醫院垂危,我們通過丁家喜打聽,能否前去探望他,但獲知整個大樓都被封鎖,不得其門而入。他的逝世是民族的悲哀,他的犧牲,如同光亮,透過黑暗,讓人民反思,為何這個國家產生如此殘酷,沒有底線的政權。因而使更多人匯聚一起,走到民主的道路上。今日參加此會,讓我想到,若要為曉波做點什麼,那麼就得行動起來。最近美國動用馬格尼茲基法案(Magnitsky Act)來問責違反人權的官員,4名新疆現任或前任官員如黨書記陳全國等受到制裁,他們被指責「嚴重侵犯新疆少數民族的權益」,此舉對大陸官員造成很大的震撼。我聯想到,我們是否也應當問責迫害劉曉波的那些有關官員,不讓他們隱身在體制內,以免他們繼續做惡。

亞夏爾・亞力坤。圖/田牧提供

亞夏爾・亞力坤:依里哈木・土赫提是維族的劉曉波,勿忘集中營的維族人

亞夏爾・亞力坤代表世維會主席多里坤・伊沙發言,他提出維吾爾人受到同樣的傷害,沒有自由。在烏魯木齊,中國囚禁迫害著一位如同劉曉波一樣的人,他就是溫和理性的維吾爾學者依里哈木・土赫提,他為理想而身陷終生的囹圄。中共自己制定憲法和所謂的民族政策,依里哈木僅僅為了爭取維吾爾人的權益,而遭此命運。今天在東突厥斯坦有三百萬的維族人被囚禁在集中營裡,只因他們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習俗,但中國人民對此保持沉默,我們感到今天的東突厥斯坦會成為明天的香港。劉曉波逝世三年了,這期間我們見證了習政權的肆無忌憚,關押維族人,在港推行國安法,讓世界看清它的真面目。然而世界上最為寶貴的就是「自由」,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一切被壓迫的人能重獲自由。

盧振民。圖/田牧提供

盧振民:世界不能無視中共進行中的反人類罪行

保護人權與宗教自由協會代表盧振民說:劉曉波先生生前一直倡導民主和捍衛人權,對中共獨裁專政直言不諱,因此遭到中共的抓捕迫害,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殉道者,他的生命雖止於監獄,但我們不會忘記他所遭受的苦難,也會將這種誓死捍衛民主自由的精神繼續傳遞下去。

中共殘害仁人志士的惡行遭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和控訴,但中共對人權和宗教的鎮壓卻變本加厲,越來越多的異議人士、維權律師、宗教信徒與劉曉波先生一樣為堅持正義而遭受打壓迫害。去年底,家庭教會的王怡牧師就被中共同樣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9年,一周前,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也因批評中共被逮捕;這樣因言獲罪的案例不勝枚舉。宗教信徒的信仰空間也被擠壓殆盡,即使是疫情期間,中共仍持續強拆教堂、取締聚會點,抓捕講道人和信徒,還以防疫為名大肆搜捕基督徒。近日備受關注的香港問題,中共強制推行國安法,生效首日就已經有數百香港人被捕,人人都活在自我審查、白色恐怖中,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香港的民主自由也已經淪陷。可以預見的是,如果西方社會還只停留在口頭上的譴責,香港人在中共的獨裁暴政下將淪為和中國大陸一樣,徹底喪失人權和自由。

所以我們不能無視香港人民的未來,在此我們協會呼籲西方國家能夠為香港的民主運動人士提供安全的避風港,我們也不能無視正在中國大陸遭受打壓迫害的異議人士、維權律師、宗教信徒的處境,為他們發聲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

結束語

本次紀念活動,由於視頻現場錄製時間有限,許多劉曉波的友人沒能排上時間發言,如魏千峰律師、李進進律師、作家巫一毛、莫之許、民主人士高健、梁友燦、陳維健等,深為遺憾,特此致歉。這次全球連線會議,庫納牧師和本文兩個作者是為發起人,我們得到李恆青、胡平、唐元寯、王進忠、梁友燦、肖恆等同仁的友情協助,深表感謝。更有紐約「明鏡電視」的支持和技術指導,才能完成,一併致謝。

肯彭市,是一座古城,有800多年的歷史。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逝世,7月15日也是在這座城市的托馬斯教堂,為他舉行了悲壯而肅穆的追悼會。圖為肯彭古城的城門。圖/田牧

相關影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