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談《港區國安法》(下篇):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影響


《港區國安法》貫徹內地近年要全方位嚴控的思路,預計香港的大環境將與內地一般城市看齊,甚至變得更差。香港市民享有的各項權利將不斷被收緊,現時僅餘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很可能灰飛煙滅。這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可從本地一些近期事例佐證。

談《港區國安法》(上篇):立法特色

談《港區國安法》(中篇):未來可能更嚴苛

香港記者協會今年言論自由年報的封面及封底圖,由漫畫家尊子繪畫。

《港區國安法》治下失言論自由

在《港區國安法》治下,立法會議員可能喪失議政的絕對自由。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到立法會講解《港區國安法》時,並未承諾議員可繼續享有特權,反而叫議員小心言論有否危及國家安全。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議會上的發言受到特權保護,不會被追究,目的是讓議員們能暢所欲言,方便他們議政及履行職責。這種特權已有三十五年歷史,與立法局引入選舉制度同步。然而,《港區國安法》具凌駕性,立法會議員今後可能因在議會發言被檢控。
 
一般市民的言論自由以及新聞自由會受到什麼影響,可從《港區國安法》一些條文看出端倪。這部法律要求香港特區採取措施,就涉及國家安全和反恐事宜,對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加強指導、監督和管理(第9條);並要求特區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第10條)。《港區國安法》又指示特區政府連同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新成立的國安公署,加強對外國和國際組織駐港機構、在港的外國和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新聞機構的管理和服務(54條)。

北京和香港官員不斷強調,《港區國安法》旨在懲處四大類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只針對極少數人。然而,國家安全的定義廣泛,可被經常引用和延伸。再者,中共一貫的管治思維,是要全面控制社會,必須防微杜漸,徹底改造民眾思想。北京當局將透過《港區國安法》第9及10條貫徹這種想法,從而掌控整個香港社會及全體市民。

第9條是以法律的形式,公開下達命令,全方位整頓香港社會,這不限於收拾反對派,目的在於消滅任何反對聲音。至於第10條,則要求發動全面和強大的宣傳攻勢,最終只讓一種聲音充斥整個香港社會,也就是贊同政府的聲音。

第9條:要消滅一切反對聲音

根據第9條,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將無一倖免,由當局加強指導和管理,而首當其衝的是學校。在內地,學校一詞包括大學、中學和小學。過去,香港多所大學學生會對中共態度頑強,絕不賣帳,從不迴避港獨議題,而中共的懷柔政策和滲透手段都未能奏效。隨著《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不排除當局藉著一些事件,下令取締大學學生組織和刊物,或施以巨額罰款,讓這些組織倒閉或自行解散。主張自決的香港眾志以及鼓吹港獨的個別團體近日相繼宣布解散,當局可集中精力對付大學生。至於大學管理層,早已落入當局的掌控,下一步是加強控制大學課堂內容,這將嚴重打擊香港的學術自由和大學師生的言論自由。
 
近幾年,不只大學生,就連中學生,也成為反政府示威的骨幹。據官方統計,截至今年五月,在過去一年的反修例示威當中,有1800名被捕人士是在十八歳以下,大部份是中學生,更有個別是小學生。
 
香港中、小學校的運作,由特區政府教育局監督。《港區國安法》剛實施不久,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重申,學校不得讓學生在校內奏唱或播放帶有政治訊息的歌曲,並特別點名《願榮光歸香港》這首在反修例運動中誕生並廣為流傳的歌曲。
 
楊潤雄一再要求學校要提醒學生,不要罷課,或在學校叫口號、拉人鏈及張貼帶有政治訊息的標語。如學生在校內,包括在畢業典禮或開學禮上,作出不尊重或不符合學習目標的行為,學校亦應立即制止。為符合這些官方指令,預計學校會採用內地的慣常做法,包括安裝更多閉路電視,加強突擊檢查學生的物品及鼓勵舉報師生的言行。這些措施將令人人自危,窒礙課堂的日常討論。
 
在香港,一些民間團體專門關注內地和香港的人權狀況,而一些行業組織亦不時批評政府決策,例如反對制定《港區國安法》。特首林鄭月娥曾不點名抨擊,指這些批評別有用心,抺黑《港區國安法》立法工作。憑藉《港區國安法》第9條,當局可對這些團體加強指導和管理。一些非政府組織,尤其是有海外聯繫的,更隨時被指勾結海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被施以大額罰款,甚至被取締。這將嚴重影響香港的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大大削弱民間監察政府的力量。敢於公開表達反對意見的宗教團體,亦將被當局加強指導和管理。

第10條:讓贊同的聲音充斥香港社會

香港要達至北京當局期望的二次回歸,還得依靠《港區國安法》第10條,大力宣傳官方的立場。這種趨勢已逐漸形成,包括在海底隧道入口和全港很多顯眼地方張掛大型標語支持當局的主張,在主要的電台及電視台不停宣傳《港區國安法》。不少大企業及知名人士要輪番表態,支持《港區國安法》立法,這包括多家大學的校長、國泰航空,以及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等。
 
特首和有些高官發言時,也刻意多使用內地的話語,包括林鄭月娥在國安公署開幕致詞時提到「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的內地口號。在未來的日子,這些做法只會變得更普遍。當局亦會不惜工本開展愛國教育。特首已指示教育局,在中小學加強學生對《憲法》、《基本法》、《國旗法》、《港區國安法》以及國情的認識。預計當局亦會確保教科書提及敏感議題時只採用中共認可的內容。

推行《港區國安法》後,香港社會可望短期內與內地看齊。思想教育變成常態,學校、媒體和大街小巷都充斥著支持政府的言論。市民不敢再公開批評當局,甚至違心地表態支持政府。一旦收拾了學校和媒體,香港年輕的一代也有望變成「小粉紅」。香港甚至更近似西藏和新疆,將受到嚴管、嚴控,市民就像活在蔣介石治下戒嚴時期的台灣。

新聞行業的處境

根據《港區國安法》第9條,香港的新聞和網絡行業極可能面對很大的轉變,取而代之將是內地的模式。1)  由官方簽發記者證,不承認新聞機構和組織的記者證,且每年需覆檢和續牌。2) 官方每天發出指令,告知新聞機構和記者編輯們,不能刊發哪些內容。3) 報章雜誌也要取得官方許可,領有牌照,才可營運和出版。4) 網絡服務提供者和平台等需安裝過濾軟件,並及時刪除不合適的貼文。《港區國安法》第43條以及相關實施細則亦給予警方下令刪除網上內容的權力。
 
為順利執行第9和10條,多家主要新聞媒體最近出現人事變動,換入北京當局信任的編務主管。同時,從《港區國安法》第10條的行文可看見,媒體和網絡被看作是宣傳工具,而絕非監察政府施政的獨立個體。這些都是內地的常態,部份涉及法規的執行,另一些則純屬官方因應形勢而採取的控制手段,未必有具體法規支持。至於會否像新疆一度大範圍截斷網絡通訊,亦未可預料。
 
上文提到《港區國安法》第54條,將加強管理在香港的外國和台灣機構和人員,當中包括新聞行業。首先,駐港外國記者的工作簽證,可能隨時被吊銷或被拒續簽。之前已有《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的例子,他擔任外國記者會副主席時,該會曾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並由馬凱主持講座,其後馬凱的工作簽證不獲續期,並要於很短時間內離開香港。
 
其二,日後專程來港採訪的外國或台灣記者,亦可能要事先提出申請,得到批准,才可入境。這些外來記者留港期間,可能全程有專人陪同,以防他們進行不合適的採訪拍攝。在內地,這些管理手段和「服務」絕非新鮮事,寬緊程度只取決於當時政治環境和國際局勢,而隨著《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外國和台灣記者在香港也可能遭到同樣的待遇。

新聞工作與煽動罪

2003年,香港新聞界極力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的立法建議,尤其是煽動罪、洩露國家秘密罪,以及擴大警方偵查案件的權力。早在殖民地年代,煽動罪便存在,見《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10條,內容寬泛含糊,曾用於政治檢控,對付左派報章。九七主權移交前的一段長時期,港英政府未再以煽動罪檢控。新聞團體和人權組織曾多番要求廢除這條備而不用的罪名,但並未成功。九七回歸後,《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10條繼續適用。2003年,當局建議保留煽動罪,並引入更嚴苛的內容。

香港新聞界以至很多市民都害怕煽動罪,擔心香港仿效內地,用煽動罪遏止對政府的批評,嚴打反對聲音。劉曉波和一些內地人士只不過撰寫文章或呼籲憲政改革,便觸犯內地《刑法》第105(2)條,被判罪成重罰,劉曉波的刑期更長達十一年。再者,煽動罪純屬以言入罪,控方毋須證明被告的行為含暴力成份或言論極可能引致暴力。因此,不只登載新聞評論可能觸碰地雷,就連報道異見人士或支持港獨、台獨等言論,也可能被指煽動。

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中,警方曾引用《刑事罪行條例》的煽動罪,檢控在網上號召示威行動的個別人士。至於《港區國安法》,除了勾結罪,其他三類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都附有煽動罪,最高刑罰是判處十年監禁。為規避煽動罪,香港新聞界今後在日常運作中,可能更經常地自我審查,不刊登或略去某些敏感內容。

此外,人大常委會可解釋《港區國安法》,詳細列出「其他方法手段旨在顛覆國政權」(第22條),並參照內地的做法,將傳播謠言和虛假信息定性為違法行為。

新聞工作與守護國家秘密

新聞界亦憂慮,被指在採訪時非法取得國家秘密,又或在報道時洩露國家秘密。九七回歸前,英國的《官方保密法》直接適用香港;特區成立後,新的《官方機密條例》只複制原有內容,並未保護涉及中央與特區關係的秘密資料。2003年的立法建議提出,引入新條文,堵塞這個漏洞。

今次《港區國安法》立法,未專門引入條文守護國家秘密,但勾結罪包括為外國或境外機構等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涉及國家安全的國家秘密或情報(第29條)。由於國家安全和國家秘密的定義很廣,任何未公開或不公開的黨政文件或政府數據,都可被歸類為國家秘密。香港記者席揚和程翔曾因報道內容,被內地當局指控洩露國家秘密而被捕判刑。

香港記者過往在內地採訪,回到香港後會感到安全;但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就算身處香港,記者也可能因採訪報道,被指未守護國家秘密,並危害國家安全,因而惹上麻煩。事實上,採編人員為獲取新聞消息,經常與很多人打交道,根本很難知道誰是間諜,容易墮入第29條的陷阱。

香港記者協會曾建議,傳媒的報道如涉及重大公眾利益,不應被視為觸犯《港區國安法》,並可用作抗辯理由,但這個意見未獲採納。

新聞工作與保護消息來源

《港區國安法》增大警方的偵查權力,不利新聞工作。警方可自行判斷情況,認為有需要,便可入屋搜查或閱覽市民的手機和電腦,毋須事先取得法庭手令(第43(1)條及實施細則附表一第3條)。不論《港區國安法》或實施細則都未為新聞材料提供額外的保障。

換言之,警方隨時可用偵查國家安全案件為由,向新聞機構或編採人員索取用於新聞報道的資料,而毋需根據自1995年開始便適用的《釋義及通則條例》第十二部份,向法庭申請交出令或手令。由於國家安全的定義以及四大類罪行的範圍都很寬泛,警方可輕易取得保密的新聞材料,吹哨者的身份因而被曝光。《港區國安法》亦容許警方在沒有法庭批准的情況下竊聽和截取通訊,令記者採訪沒法保密。這些警方新增的偵查案件權力,都會令知情人士不敢揭露內幕,公眾沒法透過新聞報道知悉當局或官員的失誤,削弱新聞媒體的監察功能。

《港區國安法》還規定,當涉及由中央偵查和審訊的案件,任何人如果知道案件情況,都有如實作證的義務(第59條)。如果記者曾經採訪被告人,可能會被當局要求到內地作供。這種前所未有的規定,會令很多新聞工作者十分擔憂並加劇自我審查。

結語

《港區國安法》雷厲風行,香港不再享有兩制的差別,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必將消失。除非中共有極重大的人事變動或政策調整,否則香港的情況只會繼續走下坡。然而,這不等於短期內便可實現香港的二次回歸,這個城市裡裡外外仍有很多因素,令北京和特區當局頭痛不已。 
 
註:作者曾向香港記者協會就《港區國安法》發表的兩份聲明提供意見,本文有小部份內容摘自有關聲明。 

談《港區國安法》(上篇):立法特色

談《港區國安法》(中篇):未來可能更嚴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