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朗普對華政策推手:美國防大學教授余茂春 生於中國親歷文革


余茂春2012年接受訪問。畫面截圖
《華盛頓時報》的專訪余茂春報道。華盛頓時報網頁

美國傳媒報道,在中國出生、親身經歷文化大革命的美國國防大學教授余茂春(Maochun Miles Yu),是特朗普對中國政策的重要推手,深受國務卿蓬佩奧倚重。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則在微博貼文批評,「美國制定的惡毒對華政策,據說很多是出自這名華裔」。

美國《華盛頓時報》上月的一篇報道指,現年57歲的余茂春,是蓬佩奧的首席對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他的辦公室距彭佩奧辦公室只有幾步。

余茂春1962年生於安徽、在重慶成長,1983年畢業於天津南開大學歷史系,1985年赴美。據悉,當年他因為秘密收聽《美國之音》播放美國總統列根的演說而受到啟發,留學美國。余茂春在賓夕法尼亞州史瓦摩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獲碩士學位。《華盛頓時報》指,在學生時代,在天安門示威及鎮壓後,余茂春成為自由及民主的活躍支持者。1994年,他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獲得博士學位後,成為美國海軍學院教授,教授這些未來的海軍軍官中國和軍事歷史。

2017年特朗普上台,華府對北京戰略轉向,最近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區別看待。蓬佩奧讚揚余茂春「是我團隊的核心。在面對中共挑戰時,這個團隊對我提出建議,以及如何保障我們的自由」。《華盛頓時報》說,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及余茂春組成一個小組,重新調整對中國的政策。報道稱,「其他成員包括科技顧問、香港出生的工程教授Mung Chiang,以及美國駐聯國副代表居理大使(Kelley E. Currie)」。過去3年,余茂春一直是特朗普政府重塑美國對中國政策的幕後強大力量,其中,將中國重新定義為「美國最重要的戰略對手」;對於華府的對中國新政策,余茂春稱為「原則性現實主義」。

除了蓬佩奧,史達偉對余茂春推崇備至,讚揚「余茂春是國家瑰寶」(national treasure),「他了解民主與專制統治之間的區別,並且能比我認識的任何人更好地解釋它」,還說余茂春對中共政策擁有「百科全書式的知識」。白宮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則說,余茂春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團隊的寶貴資源,「在極權主義下成長的經驗,使他成為極權最有力的敵人之一」(his experience growing up under totalitarianism made him one of its most potent foes)。

余茂春接受《華盛頓時報》訪問表示,「在共產中國成長,如今生活在我的美國夢之中,我認為,世界應該對美國作出難似估量的感激。正如列根所說,美國代表『人們在地球上的最後及最好的希望』。我是真正相信」(having grown up in communist China and now living my American dream, I think the world should be incalculably grateful to America because, as Reagan said, America represents ‘the last best hope of man on Earth.' And I truly believe that)。他又說,教導美國自由和民主的捍衛者既是榮幸又是特權,「它完全滿足了我在1980年代初受列根啟發的思想追求」。

余茂春說,雖然美國在對中國關係取得進步,但在一些有關中國的關鍵政策理念出錯,直至特朗普上台。他說,特朗普政府是數十年來,第一個承認中國打「美國牌」遠勝於美國打「中國牌」的美國政府。《華盛頓時報》引述余茂春說,中國的制度,其實是由不願意受外界影響、並且決心創造自己一套世界秩序的共產黨所推行(he also argues that the Chinese system is in fact run by a communist party unwilling to be influenced by the outside world and is determined to create a world order of its own)。冷戰時期的美國決策者讚揚打「中國牌」的策略,認為該策略使華府親近北京藉以對付蘇聯,但余茂春認為,現實中,是打「美國牌」的中國為自身謀取好處,損害美國利益。

《華盛頓時報》的報道說,美國高層官員在聲明中經常提到「中國人」,而未區分清楚中國人民和共產黨專政的政權。余茂春表示,美國對華另外一個重大缺陷,是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正確衡量北京的弱點和脆弱,以及採取相應政策。他說,「實際上,中國政權的核心是脆弱而軟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執地臆想來自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對抗」(in reality, the Chinese regime at its core is fragile and weak, fearful of its own people and utterly paranoid about confrontation from the West,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貼文談到余茂春,「一個人22歲就離開中國了,而1985年之後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最終形成的關鍵時期,它經歷了政治動蕩和市場經濟加速發展的反覆洗禮,余茂春顯然對中國國家道路形成之不易、對共產黨越來越深地融入高速發展的中國社會、與人民休戚與共缺少現實的感受。他離開中國太早了,那個時候中國還太弱了,年輕人和知識分子滿腦子對西方全是崇拜,缺少後來逐漸形成的辨別力」。

胡錫進又說,「老胡很懷疑,余茂春受到了網上一些極端聲音的誤導,他以為那些極端聲音就是中國民間受到壓抑的真正呼喊。如果連中共與西方執政黨有着性質上的根本區別、中共早已深度嵌入、融入中國社會、從外部打擊中共就是打擊中國都搞不清楚,這樣的人就是偽學者、政治投機分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