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2020DSEr放榜即完全完成DSE過程前對「被時代選中」嘅又愛又恨


【撰文:余見】

記得睇過一篇文章,講梁天琦翻譯某八字口號時嘅考慮。佢本身想將「時代」譯做「our generation」,但係最後就揀咗「our times」,原因冇記錯嘅話,係因為覺得抗爭係我哋時代中所有人,而唔止係一代人嘅責任。

當我話「被時代選中嘅一屆DSE生」有時真係好刺耳,背後嘅意思大概同梁天琦唔用「our generation」嘅原因一樣。雖然我哋呢一屆係要同一時間經歷抗爭公開試肺炎,但唔代表我哋係唯一一班辛苦緊嘅香港人。我哋所面對嘅問題,係our times嘅問題。簡單講,唔係我哋呢一代被選中,而係呢個時代。如果係咁,咁點解成日只係將眼光擺係我哋呢一屆,唔去留意下其他人,甚至係自己呢?

或者有人覺得呢個標籤唔係一個可憐嘅標籤,唔知你係點睇佢,但係總之唔該你唔好覺得佢係光榮嗰標籤。就好似《新世紀福音戰士》中嘅四個 children 嘅故事唔會被美化,因為戰爭中嘅生活永遠唔係想像中咁熱血刺激,美化甚至神話化呢代年輕人嘅辛酸,真係好唔公平、好唔真實。呢個唔好美化痛苦嘅請求,同樣適用於我哋啲抗爭前線嘅人嘅眼光。

 其實我哋都係想好似普通嘅年輕人咁生活啫。

 7月22號就放榜啦,呢排又會不斷出現考試時開始有嘅呢個標籤。又不停提醒我,我身處嘅世界並唔正常。之前見到有IG post話,被時代選中嘅放榜日,喺721一周年後一日舉行,好似同緊我講,呢種將青春用喺鬧政府、上街、反抗嘅日子,仲有排捱。其實我哋都係想正正常常咁渡過中學生涯最後一年,想有last day,有grad trip,有放榜。

相信我哋呢一屆以外好多其他人都係咁諗。

日本樂團Yorushika有首歌Hitchcock有呢一句:

何もしないで生きていたい。
想要無所事事地活下去。
青空だけが見たいのは我儘ですか。
只想要望著青空是個很任性的行為嗎。

講出咗我同埋身邊無數咁多人嘅心聲。

嬲完之後,點都要講返啲正面啲嘅嘢。

上述嘅標籤,雖然句子本身我唔鍾意,但係佢背後代表嘅心意,幫咗我渡過呢半年。就算我覺得呢個標籤有幾難聽,佢始終都代表咗一個城市對一班考生嘅支持。佢令我唔能夠忘記自己身處嘅大時代大風浪,但係亦無時無刻提醒我,我幾辛苦都好,都會有班關心緊我哋呢一屆考生嘅手足支持住我。

諗起考完LS,走出考場門口嗰一刻,突然有個姐姐俾咗包薯片我,仲有呢張卡:

我而家仲有留住呢張卡。

冇辦法無所事事活着嘅一年中六中,慶幸背後有同我一齊經歷所有事情嘅香港人。記得今年一月開始,已經有好多推特手足轉咗個名做「DSEr見字溫書!!」之類嘅名。見到心情都即刻好返曬(雖然提醒咗我要溫書),因為意識到有人喺度關心住自己。

刺耳嘅一句說話,雖然已經聽到厭,但係無可否定嘅係佢代表嘅好意同camaraderie。 

「被時代選中」就講夠啦。但亦希望背後嘅支持可以持續到2021年(即係下一屆!!)嘅DSEr,令佢哋係越來越難放鬆嘅政治、教育、生活環境中能夠頂硬上,過著最艱難嘅時代中最好嘅生活。

加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