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無冕王帝


【撰文:知誅盒
筆者是一般中年男人,嘗試用文字去表達自己心所想,我手寫我心...

為什麼記者會擁有「無冕王帝」這別號呢?因為記者的報導工作,透過其評斷事情的好壞,往往可以引起社會大眾的迴響,並具有極大的獨立性,極強的話語權,可以批評政府、批評強勢集團而不受到局限;雖然不是真正的「王」,卻具有「王」的自由與權威。但隨著歲月的改變,傳媒生態亦變了不少,記者的形象及影響力都減退了,但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後,記者的名聲又再次大振起來。

由去年六月開始,大部份香港人都關注新聞,在許多哄動的事件中,雖然眾人未能置身其中,但透過傳媒的消息,無論是直播、照片或文字,都能帶我們到現場一般,目擊一切事件發生,這都是要歸功在當中默默付出的記者們!

還記得去年7月21日,透過記者直播元朗站內的一切,白衣人的暴力;市民的無力,其中有人在車廂內跪求,卻換來一拳重擊,就連記者及女士都不能倖免,一一都受攻擊;還有較後時間,那「無髮」的警員囂張地回應記者提問;最後更有警員跟白衣人拍膊頭的照片流出,這一切一切實在叫人咬牙切齒,怒不可遏!同樣地這些片段都送進各香港人眼中,及後警方高層怎樣解釋,都不能讓大眾接受,由這一晚開始,警民關係徹底破壞。

近日港台《鏗鏘集:7.21誰主真相》中,透過採訪當事人,及各條閉路電視片段中抽絲剝繭,嘗試從中尋找真相...當中最可笑的是,被襲受訪者蘇先生的一句話:「想不到這是我第一次的認人程序,竟然不是在警署內...(而是從記者的各條閉路電視片段中)」這究竟是記者太努力,還是警察太不盡力呢?或是無暇處理呢?



另外鏗鏘集的編導鄭思思在明報副刊出文,寫出準備這一集鏗鏘集中的過程,當中包括了困難、阻攔及危險,若她不寫出來,相信我們都不明白箇中的辛酸,更叫我們要對各位記者致敬!文中提及其報道出街兩日後,警方在社交媒體發聲明,承認當日曾派出便裝警員到人群集結地方視察,「因應現場情况及風險評估,作出部署及行動」。原來721不是唔見人,只是無做事矣!評估後更要換來警署落閘,警員調頭不理!這樣又怎能解釋呢?相信721已進入香港人的的史冊中,真相終有水落石出的一日。

從整件事情看,記者的記錄及求證,才是讓我們得知真相的重要元素,但在當權者的打壓下,記者的話語權亦會不斷的收窄,所以除了支持這群「無冕王帝」外,我們亦有責任記住每一件事情,不要讓時間沖淡,使人漸漸遺忘。所以歷史是要來記住的,成為我們日後的警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