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毋忘7.21】中年婦站出來:唔可以俾國際社會,以為香港人遺忘


 

「721唔見人⋯⋯」群眾昨晚在元朗YOHO MALL(形點商場),對着防暴警察怒吼。

721元朗恐襲事件發生一年,數以百計市民在元朗,抗議警察當日沒有到場執法、質疑警黑勾結及便衣警目睹襲擊未有行動。一年前,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的畫面,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永不磨滅的烙印;一年後,在警方的防線前,有兩位中年婦女低頭竊竊私語,似是討論着警方的部署行動。

飛貓與阿拎的標語。黃子穎攝

居住在元朗十八鄉的飛貓帶同朋友阿拎,參與由網民發起的721恐襲一周年「白色攬炒」集會。飛貓在去年7月21日參與港島區遊行後乘坐西鐵回家,時間尚早故避過了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的襲擊。雖然她幸運逃過一劫,但當日白衣人追打市民的畫面仍較她痛心,「我嗰日晏晝同教會嘅朋友一齊去咗遊行,如果走遲一步,俾人打、流到成面都係血嗰個,就係我。」她激動地說。

飛貓表示,警方721當天沒有及時阻止暴力事件發生,有警員更加離開。相反昨一周年,群眾和平表達訴求,卻遭數百防暴警察針對及截查。她有感一年前警察瀆職,再沒有資格擔任警察。「最大嘅問題係警察犯法,但無受到法律制裁。殖民地時期,我們有公義嘅制度保障我哋合理嘅權益同安全,但一年後嘅今日,仲未就721呢件事還我哋一個公道,啲藍絲仲要調轉話係林卓廷嘅錯⋯⋯完全顛倒是非。呢個已經唔再係以前嘅香港,所以我哋先要光復香港。」

她續說,721當晚元朗「好似大陸」般發生了不可理喻的事,林卓廷、柳俊江並無犯錯,但都被白衣人打至頭破血流,最後原告更變為被告。「我哋要顛覆黑白倒轉、殺人、反人類。」她帶着怒氣說。

國安法實施後,街頭抗爭已沒有以前那麼熾熱,近日香港更迎來第三波疫情,不少港人已不敢上街抗爭。即使感到畏懼,飛貓也堅持參與集會,更表示會無條件支持年輕人在前線的行動。「因為我好後悔,我覺得自己對年輕人唔住。」

YOHO MALL昨晚有大批警員,不斷警告人群離開。EYEPRESS圖片

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飛貓是一個支持中國收回香港、在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的年輕人。她當年以為一國兩制可以保留香港在殖民地時期所擁有的制度,並帶領香港向前發展,同時可以改變中共的腐敗,但她坦言自己「信錯咗」中國對港人的承諾。「當年我信錯咗一國兩制,今日就被佢哋屠殺,你睇吓我哋幾多年輕人被自殺?我支持錯咗一國兩制,我要同年輕人道歉。」

站在她身旁的阿拎此時搭話,阿拎與大部分港人一樣,721當晩是透過網上直播目睹白衣人在元朗襲擊市民的過程。雖然她並沒有身處現場,卻感到份外難過,「我唔喺現場乜都做唔到,睇住個直播乜都幫唔到,嗰陣時維持咗一段長時間係唔開心到瞓唔着。」

即使惡法與疫症當前,阿拎也堅持抗爭,選擇與年輕人同行。「今日仲要喺721一周年,我哋一定要出嚟,唔可以俾國際社會覺得我哋(香港人)已經遺忘咗呢件事。」她認為,此刻港人仍然走上街頭,或多或少是為了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從而令到外國聯合協助被打壓的港人。

阿拎家人與她的政見相同,均認為一國兩制是中共的騙局。「我哋父母當年嚟到香港,辛辛苦苦令到一條小漁村變成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但原來一國兩制只係一個騙局,上年我終於醒覺,睇穿中共嘅真面目。」阿拎認為,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是運動的其中一個轉捩點,「香港人喺嗰日起揭開中共嘅面具,睇清楚中共個衰樣⋯⋯我哋要俾港共知道我哋係唔會怕㗎,我哋要持續咁樣fight for freedom,同其他國家合作抗衡佢。」

在國安法下,「光復香港」這句口號已成為禁語。雖然飛貓與阿拎口說不怕國安法,但她們始終不知道那條紅線設在哪裏,只好在警察面前收起寫有敏感字眼的標語。為免警察秋後算帳、以言入罪。

訪問末段,飛貓主動拿出一幅寫有「報應警黑」的標語,又着記者拍照時要小心、不要被警察發現。「在場人士立即離開,你哋已經干犯咗限聚令。」手持咪高峯的警員向人群說,飛貓與阿拎聽罷隨即離開。整個商場,頓時靜得只剩下廣播聲,提醒着公眾要保持適當的社交距離,以防疾病傳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