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稱違限聚令】警方自行定義「記者」票控網媒學生報 記協:無法律基礎


 

7.21元朗襲擊事件一周年,有人發起到元朗抗議,大批防暴警察到場驅散。警方前晚多次截查身穿反光衣的記者,並向部分網媒、學生媒體的記者發出違反限聚令告票,理由是他們不受薪非工作、沒持有香港記者協會證件。

記協極度關注警方濫發告票的行為,指反對警方自行篩選記者的安排。記協接獲報告,防暴警察在元朗的商場驅散人群期間,一度將大批記者包圍及進行搜查。有記者表示,當時被警方問及是否政府新聞處登記的傳媒,否認後即被發出違反限聚令告票。多名在場採訪的學生記者,因並非受僱於傳媒機構,接獲警方發出的告票,記協截至昨日下午3時半,已接獲17宗相關呈報個案。

眾新聞向警方查詢,前日共票控了多少名記者、警方為何及如何定義記者、是否必須出示記協證件才被警方視為記者等問題,未獲回覆。

警方7.21晚上,在元朗多次截查穿反光衣的記者。曾港深攝

記協表示,警方事後指,部分穿着反光衣的人士未能說出自己受僱的傳媒機構或出示有效記者證,並非正在進行採訪工作的記者。但警方未有解釋有關人士若非在場採訪,當時究竟進行什麼活動或有何違法行為。

記協說,根據俗稱限聚令的《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在工作地點為工作而進行的羣組聚集」可獲豁免,意味新聞工作者在公眾地方進行採訪,並無違反有關規例。有關條文並無界定何謂「工作」,而現行法例亦無規定新聞工作者必須符合個別條件才可被承認為「記者」,例如受薪、持記協證件或獲得政府新聞處認可等。記協指:「由此可見,警方無權自行對『記者』的身份作出定義及進行篩選,警務人員向進行採訪工作的人士發出違反限聚令告票,亦毫無法律基礎。本會促請警方停止濫用公權力,並停止阻礙採訪。」

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前日大規模票控學生記者及網媒,此舉限制在現場的採訪空間,影響新聞自由。記協已就事件尋求法律意見,律師表示《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G章)中,並無就何謂傳媒作出任何界定。楊健興認為,今次似乎是個別前線警員自行定義「誰是記者」,質疑在法律上是否能站得住腳。

楊健興指,當局自去年一直想推行記者發牌制,警方突然大量票控學生記者及網媒,反映疫情下政府仍想朝此方向「做嘢」。他指,警方需要說明,是基於什麼行為準則來界定記者身份。記協已開始思考有關校媒採訪的安排,讓學生能安全進行採訪。

楊健興說:「要判斷一個人係咪記者,首要考慮係佢喺現場係咪進行採訪,而唔係單憑佢哋身上嘅證件、衣着或裝備。」他又指,過去一年,即使記者身穿反光背心、佩戴記者證進行採訪,很多前線警員仍違反《警察通例》,對記者作出無理截查、驅趕及襲擊,「日後即使要求記者額外佩戴官方認證物件,警方仍可以各式理由,質疑該物件的真偽,阻礙採訪。」

楊表示,在過去一年的反修例示威衝突採訪,學生媒體及小型網媒都曾拍攝重要的新聞片段,例如10月1日荃灣大河道警員開槍(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拍攝)、11月11日西灣河警員開槍事件(丘品新聞拍攝)等,甚至連政府官方亦屢次借用,可見學生媒體及小型網媒有他們的價值。

 


一名大學學生記者(化名)K表示,今年7.21於元朗YOHO MALL採訪期間,被警方發出限聚令告票。他表示,當時警方以封鎖線將在場傳媒包圍,傳統媒體獲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高振邦放行,但網媒及學生記者則被警方帶到一旁搜身。他憶述,有傳媒向警方詢問為何有此差別對待,有警員回應指,因為發現人群中有部分穿著反光衣的人行為十分可疑,在現場逗留徘徊,卻並非進行記者採訪工作,又強調截停查問後,發現相關人士並非記者,有人更未能出示有效身分證明文件,亦有人未成年。

K其後被警員搜查,警員向他詢問是否受薪、其機構是否政府認可、有否記協證等,他稱其身分獲校方認可,亦有出示證明文件,惟警員稱他不是受薪就並非記者,指他違反限聚令,也沒有給予他解釋的機會,只說有什麼不滿意就打電話投訴。K對警方做法感到非常無奈,他指,其學生媒體證已證明他並非可疑人物,又指其現場採訪已即時於網上發布,認為警方沒有證據將他們入罪。他認為,警員票控的理由十分荒謬,稱不會繳交罰款、會上訴,稍後會聯同其他被票控的學生媒體,與記協開會商討。

被問到會否擔心將來沒有限聚令後,若警方繼續限制學生記者及網媒,或會以非法集結等罪名拘捕他。K表示,會感到憂慮,但未來仍然會堅持到現場採訪,因為他認為面對不公義的打壓,更加需要頑強面對,不應該選擇逃避。 

今年7.21有很多學生記者,在元朗Yoho Mall一帶採訪時,被警方發出告票(相中人非本文受訪者)。曾港深攝

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警方向記者發出違反限聚令的告票,明顯打壓新聞自由,以抗疫為名、打壓為實,又指警方以該名記者是否受薪或持記協證件,去判斷其專業或身份,是違背新聞自由的原則,認為警方的做法非常無理。

呂秉權說:「一個文明嘅社會,就能夠容納唔同方位嘅聲音,咁點解傳統媒體同一啲學生報或者知名度冇咁高嘅網媒,待遇會差咁遠?感覺香港嘅新聞自由同採訪權,愈嚟愈似大陸。」他指,若果香港像大陸般,該媒體沒有政府註冊就是非法採訪的話,香港的新聞視野及自由度會變得更加狹窄。

作為新聞系導師的他說,對未來教育感到憂慮,「傳媒理應擁有採訪自由,但而家見到新聞自由一步步減退,遲吓派學生出去實習又好、做功課採訪都好,嗰個不確定性會大好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