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法例容特首押後選舉 戴雅門:60萬民間投票得 政府一定得


本港疫情反彈,令9月6日立法會選舉能否繼續進行添上陰霾。研究民主理論的權威戴雅門(Larry Diamond)表示,極權政權往往操控選舉時機以從中取利,除非疫情全面爆發,否則選舉不應該延遲舉行。

戴雅門又引用早前民主派成功辦初選為例子說:「如果反對陣營可以舉辦有超過60萬人投票的非官方初選,政府肯定可以在6個星期內舉辦人數數以倍計的正式立法會選舉。香港另一個優勢,是人們都會戴口罩。」

戴雅門指出,選舉時間容易為極權政權操控,他認為不應該輕言押後選舉。網上圖片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4條,特首如果認為選舉可能受到危害公眾安全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受嚴重影響,可以宣布將選舉押後。

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雅門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說,極權政權往往透過操縱選舉時間從中獲利,雖然如新加坡可能失算(執政黨疫情期間進行大選,議席比例下降)。他強調,除非有急切情況及無替代方案下,不應該押後選舉。

「所以在Covid年代,當沒有全面爆發的危機,及如南韓一樣有充分時間準備安全投票及點票程序,選舉不應該押後。香港有大把時間搞清楚安排。」

他續說,如果中立的衞生和選舉官員認為選舉延遲,他們必須向公眾交代理由,同時不應缺乏公眾討論及跨黨派認同。「換而言之,決定不應該是現任政府單方面為了保障權位而作出。」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4(4)條,如果押後選舉或投票,特首必須指明一個日期舉行投票或點票代之並在憲報公告,條例同時列明,該替代日期不得遲於原先選舉的14天。

不過,這衍生兩個問題:

一、如果疫情持續,是只能押後14日,還是再進一步押後?
二、如果不能進一步延遲,怎樣處理沒有新一屆立法會的真空期?

對於能否多次押後,去年11月在區議會選舉前,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當時說:「如有需要押後選舉,根據法例,新的選舉日期必須為原本投票日後的14天之內」。

當時區議會選舉在11月24日投票,聶德權說不能遲於12月8日舉行,至於如果未能當日之前舉行,聶德權當時說,政府需要修改《區議會條例》才可以進一步押後選舉,否則區議會便出現真空。

如果套用在9月立法會選舉,則新投票日不得遲過9月20日進行。不過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認為,特首可以多於一次押後選舉,但質疑成效。

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接受眾新聞查詢時不評論應否押後選舉,但說特首根據法例有權押後立法會選舉,但必須指定日期,不能無限期押後。

「有人可能認為只是postpone一次,但第二次唔得。或者postone一次,有compelling(有迫切性)原因再押後及宣布日子。我認為後者理解比較可靠,因為(條例的)用意,是要說明選舉日是幾時。」黃宏發說。

不過他強調,再次押後選舉原因必須充分,同時列明何時再選舉。

至於立法會可能出現真空,建制派圈子早在今年初流傳如果因騷亂不能選舉,特首或可宣布沿用往屆立法會繼續開會。有關說法近日由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公開提出,他表示由特首根據《立法會條例》第11條召開緊急會議,處理立法會空窗期問題。

根據《立法會條例》第11條,當立法會任期(term of office,指四年任期)完結及在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前的期間,立法會主席須應特首要求召開立法會緊急會議。而緊接剛卸任的立法會議員被「重召開會」。

由於第六屆立法會任期至9月30日才完結,所以意味任何緊急會議,必須在10月才可以重新召開。

黃宏發說,當押後立法會沒有在任立法會,特首有權召開全會,並由立法會去屆議員重召開會,所以並無所謂真空期。

他說:「只要end of term後未選到,就可以仍然繼續開會。」

黃宏發補充,記憶中在80年代中期立法局都曾經開會,當時立法會任期完結,但因為有銀行陷入倒閉危機,所以需要一日三讀緊急救濟銀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回覆查詢時表示:「考慮到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預計在短期内不會消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會與食物及衞生局及衞生防護中心緊密聯繫,密切注視疫情的發展,從現在至選舉舉行期間不斷評估疫情對立法會換屆選舉所造成的影響,並及早因應疫情發展,制訂各種預案。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