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赴湯杜火」案】官:警剔自己判案「寧縱毋枉」 法庭須避免「黑暴」標籤對被告作不利推論


 

去年7.28上環衝突中,人稱「赴湯杜火」的湯氏夫婦(湯偉雄、杜依蘭)和現年17歲的少女李宛叡,被控在德輔道西近西邊街一帶參與暴動;夫婦另分別被控在西源里無牌管有一套無線電對講機。事隔近一年,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昨天裁定三人暴動罪名不成立;湯偉雄和杜依蘭的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罪成,各被罰款 1 萬元。此案是反修例運動中,第二宗經審訊後有裁決的暴動案。

法官郭啟安在判詞提到,控方已在陳詞時確認,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湯氏夫婦當日曾經身處德輔道西的暴動現場。而單憑控方依賴的環境證供,包括閉路電視顯示三人從德輔道西的逃跑路線、三人的裝飾和裝備,以及三人逃離現場的時空及三人逃匿警方,法庭無法毫無疑點地推斷三人曾參與暴動或非法集結。故裁定三名被告暴動罪及交替控罪的非法集結不成立。

而在判詞不具法律效力的後語中,郭官強調,法庭一直奉行無罪推定原則,控方舉證必須符合毫無合理疑點,單依靠環境證供削弱了控方的有罪推論。郭官又引用終審法院法官包致金2010年在Nancy Ann Kissel一案中的判詞,強調普通法「寧縱毋枉」的原則。

郭官說:「特別每當在考慮案中證據,面對被告人『有罪』與『無罪』的推論同時有可能存在時,本席謹記以上的智理明言,警剔自己能『說到做到』,在判案時真正做到『寧縱毋枉』而非只是『口惠而實不至』。」

7.28案發當日的暴動由晚上7時02分開始

判詞提到,法庭同意案發當日的片段及現場警員的供詞均顯示,德輔道西近西邊街一帶的確發生暴動,而控辯雙方爭議的,是當日「真正暴動」的確實時間。控方主張是下午5時37分開始,即示威者無視警方警告在馬路聚集,築起傘陣及高叫口號時;辯方則主張是晚上7時02分開始,即警方防線開始向前推進和施放催淚彈,曾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磚頭、水樽等雜物。

郭官指,暴動罪的主要元素是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可以是但不一定是)破壞社會安寧。過往法庭處理的相關案例,一般只針對示威者「蓄意使用暴力」的行為,例如向警員投擲磚塊或縱火。而控方依賴的證據,就以「威脅使用暴力」,即加固路障、搖路牌、發出敲打硬物聲音等行為為主。

郭官參考過呈堂片段,指下午5時37分至晚上7時02分之間,大量圍觀市民不理警方的警告和勸喻,仍然停留在德輔道西及西邊街兩旁的行人路,認為群眾沒有明顯擔心甚至害怕,該處集結的人群會破壞社會安寧、危害他們的人身安全。

考慮到在場市民的反應、警方沒有即時採取行動驅散人群,郭官最終裁定本案暴動的開始時間為晚上7時02分,即警方防線向前推進,示威者向警方投擲雜物的那一刻。他又同意辯方所指,若法庭接納控方的說法(暴動早在下午 5 時 37 分開始),或會模糊暴動舆非法集結兩者的分別,將暴動罪的門檻大為降低。

定罪須證明被告的確身在暴動現場

控方曾提出將暴動現場,延伸至被告被捕前曾出現的奇靈里等近西邊街一帶後巷。郭官最終拒絕接納,認為暴動現場集中在德輔道西路段,並批評控方陳詞形容德輔道西是「主戰場」,企圖令法庭接納附近街道是「暴動副戰場或第二戰場」,將範圍由德輔道西延伸至附近的橫街窄巷。

郭官又引述上訴庭梁天琦案,指「有共同目的干犯暴動罪」就必須證明被告的確身在現場,而非普通法一般理解不在場亦可有共同目的犯罪。因此,若控方未能證明夫婦曾在德輔道西出現,以及曾與其他人集結在一起有着共同目的,他們便根本不可能被裁定曾參與「暴動」或「非法集結」。

郭官認為,本案的環境證供,並不足以支持身處後巷夫婦曾參與暴動。至於17歲少女,雖曾在德輔道西出現,但卻未有足夠證供肯定她與示威者「集結在一起」,而法庭亦接納少女當天只是陪朋友到現場圍觀的說法。

湯偉雄、杜依蘭離開法庭,他們由資深大律師潘熙的團隊代表。(邢穎琦攝)

單靠裝飾和裝備 不足以推論被告曾參與暴動

判詞指,控方認為被告的裝飾和裝備與示威者的裝束和裝備吻合,可排除他們當時只是一般圍觀者的說法。控方指,三人案發時被指身穿深色衣物、配戴頭盔,並被搜獲口罩、生理鹽水等物品。但郭官認為,該些裝備並非指定的暴動裝備,屬於保護和醫療性質,不具攻擊性,亦不能忽視夫婦當日或許是為在場受影響或受傷的任何人施以援手。

郭官又提到,法庭須小心避免因為社會上某部份人士,對示威活動或喜愛的示威者形容為「黑暴」或「黑衣暴徒」等標籤,而特別對案發時穿著黑衣的被告作不利推論。

至於17歲少女,當日雖與友人穿著黑衣,但郭官認為只是普通少女夏天的逛街裝扮,看來完全不似一心前來參與示威集結。判詞又指,即使假設控方能證明少女曾和其他示威集結在一起,本案仍缺乏證據去證明她曾意圖,或實際鼓勵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少女當時只作為一個「被動圍觀者」,身穿著屬保護性質的裝備,包括頭盔和保鮮紙。法庭無法就此推斷,少女曾實際鼓勵在場的其他示威者。反而客觀事實顯示,在警方推進後不久,少女已立即離開暴動現場。郭官表示,上述種種現象都無法支持少女曾參與暴動。


無牌管有對講機罪 湯氏夫婦各被判罰 1萬元

湯氏夫婦另各被控一項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罪名成立。辯方求情時表示,涉案對講機一直在夫婦的背囊內,均處於關機狀態,其中一部更以密實袋包裝,指二人沒有使用涉案對講機作任何非法行為。辯方又引述其他類似案例,指同類案件一般判處罰款數千元,希望法庭能以同樣方式處理。

郭官表示,不考慮就二人的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判處監禁式刑罰。考慮二人的背景和收入狀況後,最終判二人各罰款1萬元,須於14日內繳交。

【案件編號:DCCC 872/2019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