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會選舉】民主派憂全面DQ 馬嶽:會令公信力全失


 

至少9名民主派參選人,昨日(25日)收到選舉主任來信,要求解釋其政治立場,其中包括公民黨4子、本土派劉頴匡、梁晃維,亦包括立場較溫和的專業議政梁繼昌。多名民主派參選人均表示,今次各個光譜的民主派,都接獲選舉主任來信,查詢內容亦針對民主派的共同綱領,是大規模DQ的先兆,有感當局有機會全面DQ民主派。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則認為,政府大規模DQ民主派的機會一直都高,指不排除所有民主派都會被DQ,不過此舉會令立法會選舉失去僅餘的公信力。

會計界梁繼昌收選舉主任來信,令外界憂慮溫和民主派也有DQ風險。資料圖片

參選超級區議會的岑敖暉,暫未收到選舉主任的來信。他指,今次選舉主任的提問主要針對候選人對國安法、財政預算案、國際制裁的立場。他批評,如果以此作為DQ紅線,基本上沒有民主派能入閘,紅線亦比以往只針對港獨,「誇張一百萬倍」。

岑敖暉表示,政府今次差不多去信民主派內所有光譜的參選人,基本上曾提及否決財政預算案和國際制裁的民主派,都收到選舉主任來信。他認為,這意味當局有機會DQ大部分民主派參選人,甚至可能DQ全部民主派。不過,他也不排除最終結果會走向另一個極端,就是當局最終容許民主派入閘,不過以此警告紅線的位置,若然以後他們再談及或推動國際制裁、否決財政預算案等,便會被拘捕。

岑敖暉報名參選超級區議會。岑敖暉Facebook相片

岑敖暉認為,假如當局最終真的DQ所有民主派,其意義並非單單是阻止民主派「35+」,而是意味著任何一個反對專制政權的人,都不能進入立法機關。他又相信當局明白在緊張的國際形勢下,仍然DQ所有民主派,會負上相當巨大的政治代價,尤其是在國際政治的層面上。他指,假如政府仍然一意孤行,代表中共政權決定不惜一切消滅香港。

報名參選香港島的民主黨許智峯,暫時未收到選舉主任的信件。他直言,今次政府不只針對本土派,連溫和民主派也收到信件,代表政權的打壓比以往範圍更廣、對象更多、程度更深,「正常人都會感覺到係大規模DQ嘅開始」。他亦相信政府有機會DQ全部民主派,「唔會再分本土、自決、港獨派,而係整個民主派。」

對於立場較溫和,參選會計界的專業議政梁繼昌也收到選舉主任信件,許智峯說:「有意外,亦有不意外」。他指,意外的地方在於過往覺得溫和民主派不可能被選舉主任查問政治立場;不意外的地方則是在國安法下,當局的政治打壓會比以往更多。

許智峯又批評,當局收緊了DQ紅線,由以往只問參選人的政治意識形態、主權問題,如港獨和自決,到現在會問及他們的政策主張、議會策略,如會否否決財政預算案。他相信,這代表中國在國際被孤立後,不用再隱藏其專制政權的本質,也不必扮演文明政府,可以瘋狂打壓民主派,將異見聲音連根拔起。

許智峯(右二)認為,今次選舉主任去信至少9名民主派參選人,是大規模DQ民主派的先兆。許智峯Facebook相片。

收到選舉主任來信、參選香港島的梁晃維表示,由於他還在草擬回信,因此現階段不便透露和評論太多。不過他認為今次選舉主任問及國際制裁和會否否決財政預算案,明顯是衝著民主派的共同綱領而來。因此他相信政權的打壓,不再限於民主派內最激進光譜,即使是溫和民主派都會被選舉主任挑戰,有機會被DQ。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政府DQ的紅線飄忽不定,不能評估哪條是紅線。他說,當局決定DQ與否是「睇人」,有些人無論如何回答選舉主任的提問,都會被指不真誠。他舉例,2016年梁天琦表示不支持港獨,不過仍然被DQ。他又認為,政府大規模DQ民主派的機會一直都高,但今次當局有機會是先出信予大部分民主派,再評估DQ的政治代價,例如被制裁的風險,才決定DQ幾多人。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資料圖片

馬嶽不排除政府DQ所有民主派的可能性,不過他強調,此舉會令立法會選舉的公信力蕩然無存,「唔代表DQ部分人會有好多(公信力),但如果佢仍然想展示俾香港人或者其他人睇,指立法會選舉仍然有意思,呢樣嘢就做唔到。」

他又相信,政府和建制派現階段對選情無把握,認為有機會失去立法會過半議席,所以不斷放風提出押後選舉,現在再大規模出信,想盡各種方法打壓民主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