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回流香港】強制隔離生活的點滴之一:離日返港


引言:2020年甫開始,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正在日本展開人生新一頁的筆者,看到日本政府處理疫情不足,決定於三月回港。與太太在港強制隔離十四日期間,記下生活點滴。兩人在狹小的房間,維持日常運動,並找到生活小趣味。對於第三波疫情下留守家中的朋友,當中可提供一些好建議。
 
今年2月,日本漸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我和妻子因著十七年前香港沙士的慘痛經歷,深感憂慮。除了慣常的晨跑,與及到超級巿場購買日用品外,便足不出戶,留守家中。一個月後,就算是櫻花盛放,我倆也決定提早結束中年留學生涯,盡早回港。

離開日本時是三月,少有地下着雪。照片由筆者提供

由決定回港到起行的十多天,在出發時間和航班上,都因著一次又一次的航班取消,被迫改了又改,還要趕快處理退學、退租、與及執拾細軟事宜。3月29日清晨,我倆起程到機場之際,竟然遇上50年一遇的3月風雪,導致交通延誤,無法準時上機。在港日航班大縮減的情況下,只好滯留機場酒店,押後兩日回港,同時順道賞雪。不過,這只是苦中作樂而已。
 
去年的3月31日,正好是我倆離港赴日之時!足足一年,重歸故里,理應和家人好友共聚。可是,3月中開始,身處歐美的香港留學生,為了逃避當時極度嚴峻的武肺疫情,回流返港。當中,有不少是武肺感染者,導致出現疫情第二波,特區政府便推出強制隔離14日措施。所以,我倆回港前,為隔離做好一切準備,預訂願意接受隔離人士入住的灣仔遨舍衛蘭軒酒店了。

離日返港,三月尾時,東京來回香港,每日只有一班航班。照片由筆者提供

上機一刻,我倆已體會到疫情下的緊張氣氛。我和妻子換個新口罩,並穿上在便利店買的方便雨衣,再用酒精搓手液洗手後,便發現同機乘客戴眼罩和手術用手套外,更穿著防護衣,比我倆更如臨大敵。上機後,我們用消毒濕紙巾,清潔座位。然而,鄰座的日本人竟然連口罩都沒有戴上,我便向空姐要求調往另一位置。雖然要重新清潔座位,但感覺安心,那便足夠。

飛機上的預防措施。照片由筆者提供

起飛不久,機組人員送上午餐。原先計劃不吃不喝,但由滯留在機場酒店到上機的這兩天,發覺由酒店到飛機,都做足所有安全措施,便安心吃了。不過,有件事一定不會做,就是去廁所。雖然在日本過海關之後便沒飲過水,但一上機便有去廁所的衝動,我唯有看電影去轉移視線,並以跑馬拉松心態去忍耐。回到香港機場,一落機便火速「解決」。

回到香港。照片由筆者提供

「解決」之後,先驗體溫,然後下載「居安抗疫」手機程式和再戴上追縱手帶,但卻未有立即啟動。過關後,我倆乘旅遊巴,前往亞洲博覽館做武漢肺炎測試。完成測試,便乘坐朋友為我們預先安排之的士,前往灣仔的酒店進行隔離。這位的士司機真好,因為由海外回港的感染數字持續高企下,他仍願意往機場接我倆,解決了如何由機場去灣仔這個大難題。
 
去到遨舍衛蘭軒辦理手續後,便入房間開始隔離了。收到房咭時,酒店職員表示,這張咭是有入無出,即是入住後,就算連同房咭離開房間,都不能再入房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