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解構DQ內部運作:律政司政制局指點 選舉主任難違令 民主派未參選已被截圖


取消候選人資格(DQ)自2016年在各級選舉陸續浮現,在反修例運動後的2020年立法會選舉,連溫和派如曾經與特首林鄭月娥關係不差、在預算案投贊成票的會計界梁繼昌也收到選舉主任來信查問政見。

有多於一名曾經參與選舉工作的公務員透露,律政司實際上透過法律意見主導個別參選人能否入閘決定,選舉主任作為公務員根本難以違背,法律意見是作為「遮羞布」。多名9月立法會選舉的選舉主任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說,除了諮詢律政司,還會諮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有公務員預計是國安法實施後再加強審查角色。

記者曾向本身是法定機構的選舉管理委員會查詢政制局在提名過程中角色,卻收到政制局代選管會作答。政制局發言人說:「作為在特區政府內負責選舉事務及《基本法》的政策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有責任在法律框架內全力支援選舉主任依法履職。」

選舉主任及政府內部是怎樣運作、繼而得出某參選人應被DQ的結論呢?

眾新聞透過向多於一名曾經參與選舉工作的公務員了解、多次的公開資料守則申請,及向政府當局查詢,嘗試解構DQ的內部運作。

眾新聞製圖除

選舉主任稱有需要會諮詢政制局

多區選舉主任在周六向9名民主派參選人發信要求解釋他們對港版國安法、推動外國制裁香港等立場。周日,九龍東及港島選舉主任再向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熱血公民鄭錦滿發信。

眾新聞周日早上向當時已經發信的5名選舉主任逐一查詢,提問包括:

一、反國安法、請求外國制裁及否決財政預算案,是違反那一條《基本法》、法律基礎為何?是否代表日後不能反對全國人大及人大常委會決定?是否因《港區國安法》令議員不能全面反對政府議案?

二、有否向律政司查詢法律意見,何時查詢及查詢內容為何?是否收到律政司法律意見,律政司司長本人有否參與?

三、選舉主任給參選人信件中的字眼幾乎一樣,是否互相之間溝通?若有,是透過政務司司長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溝通?

新界西選舉主任黃展翹、港島選舉主任黃智華、新界東選舉主任楊蕙心、會計界署理選舉主任廖廣翔(透過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陸續在三小時後以電郵提供一式一樣回覆,表示視乎每宗個案實際情況,「會諮詢律政司及包括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內的有關機構的意見」。

但他們未回答過去一周曾否諮詢律政司,及選舉主任是否互相之間有溝通,至於法律基礎,選舉主任未評論國安法等細節,只說根據《立法會條例》及《選管會(立法會)規例》,參選人提名是否有效由選舉主任作出決定。

政制局在眾新聞查詢後,再發表字眼雷同的聲明。記者其後向選管會查詢,但卻收到政制局代答說,該局作為負責選舉事務及《基本法》的政策局,「有責任在法律框架內全力支援選舉主任依法履職」。

提名制度原先設計及改變

在選舉法例下,選舉管理委員會根據政府提名,委任公務員擔任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的選舉主任,在地區直選中,多數委任當區民政事務專員出任,功能組別則委任不同政策局的首席助理秘書長擔任。

雖然政府多次聲稱選舉主任是獨立決定參選資格,但制度上,多個政府部門都參與查核候選人資格。立法會參選表格第9點說明,參選人要簽署同意選舉主任、選舉事務處及選舉管理委員會向「所有有關機構」查核提供資料及參選資格。表格中列舉「有關機構」包括入境事務處、公務員事務局、立法會、懲教署、香港警務處及破產管理署。例如警務處及破產管理處,是要確保參選人本身沒有案底及破產紀錄。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向眾新聞表示,選舉主任過去工作純粹是行政工作,看看參選人否符合基本參選要求,「幾多人簽名提名、資料有無錯,看看有無犯罪記錄,這個是一個行政的、例行工作」。「政府後來引入政治要求,簽確認書、符合(擁護)《基本法》,這個正確來說,是一個政治審查。這個不是因為簽署擁護基本法,還要看(選舉主任)信不信你。」王永平如是說。

改變源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選管會在提名期開始前兩日突然公布確認書安排。

據悉,在確認書推出前,政制局及選舉事務處為選舉主任安排的簡介會上,曾有人不點名提醒選舉主任要「密切關注」部分參選人,席間有選舉主任重申會依法行事。當時官場解讀是有選舉主任「唔聽話」。兩個消息人士說,當時仍是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在主持另一個內部會議,重申取消資格的程序,及預告律政司會有程序及指引給選舉主任參考。

最終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等多人遭撤銷資格,是首次選舉主任將選舉法例行政要求改為審查參選人能否符合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兩年多後在陳浩天的選舉呈請案中裁定,確認書並非提名程序一部分,由參選人自願簽署。

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不同地區選舉主任入閘門檻不一,民主黨及公民黨無簽確認書繼續入閘,分別提倡自決及民族自決的前眾志羅冠聰及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等也繼續參選,悉數當選。

律政司意見關鍵 政制局早參與其中

政府高官過去多次不同候選人被DQ後說,是選舉主任決定參選人資格,及「有需要時」諮詢律政司法律意見。選管會更多次撇清說能否入閘是選舉主任「獨立決定」。到底政制局及律政司是什麼角色?

眾新聞2018年已報道,律政司疑向選舉主任就每個個案提供法律意見。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當年被撤銷資格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當時承認,律政司有向選舉主任提供法律意見,她在立法會議員三度追問下承認,「律政司司長有參與呢個律政司的意見」。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過去曾經承認,在2018年周庭被取消資格時,有份提供意見。資料圖片

三個消息人士指出,當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已經有參與,但候選人能否確認提名資格,是以律政司給選舉主任的法律意見為主。

「好坦白說,一批(參選)人要(發信提)問、一批人不用怎問,當時就是靠律政司的意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當時都有角色,但根本就是內定,當時透過律政司給法律意見(DQ),叫做有塊遮羞布。」第一位曾參與選舉工作的消息人士說。為免被清算,記者將這位消息人士的工作職級及參與那一次選舉隱去。他指出,當時部分選舉主任給候選人的通訊,基本上是在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中「搬字過紙」,很多時根本不是選舉主任自己寫的,至於具體誰可能被DQ不准入閘,他估計可能超越律政司層面,由政府最高層決定。

至於選舉主任能否向律政司法律意見說不,該消息人士說基於公務員訓練,要偏離律政司法律意見,需要有極強理據,否則可能被視作非法行事。「(選舉主任)不能直接say no,否則就好似馬太(時任南區民政事務專員馬周佩芬),一定會突然之間有病。這是官場倫理問題,有advice就要用,否則可能被人搞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都說不定。」

去年10月,擬參選南區議會選舉的黃之鋒兩度回答時任選舉主任馬周佩芬的問題,但一直未獲確認資格,直至抽籤程序舉行前夕,選管會發公告,指馬周佩芬因病休假,由油尖旺民政事務專員蔡亮,兼任她的職務。

對於過去一周曾否向選舉主任提供法律意見及次數,律政司發言人說:「律政司提供法律意見的服務,當中包括不時向選舉主任提供涉及不同選舉範疇的所需法律意見。就相關提問,由於內容屬法律專業保密權所涵蓋的範圍,因此我們不宜作出回應。」

為了釐清律政司具體參與程度,眾新聞記者自2018年起多次引用《公開資料守則》,向選舉主任、選管會及律政司查詢他們向律政司索取法律意見的日期、次數、選舉主任提出的要求全文,及收到的律政司法律意見全文,但均不得要領。

2018年在九龍西立法會補選中,取消劉小麗選舉資格的時任九龍城民政事務專員郭偉勳在當年11月回覆說,選舉主任有需要時可索取法律意見,但基於法律保密原則,不能對外公開。選管會則重申並無參與選舉主任決定。律政司當時並無回覆。

在2019年,DQ黃之鋒的時任署理南區民政事務專員蔡亮,同樣拒絕披露向律政司索取法律意見的次數、日期和內容等資料,但引用了不同理由,認為提供該等資料會「妨礙政府內部坦率討論」。

記者按《公開資料守則》提出覆檢申請,要求澄清為何選舉主任行使其職責屬政府內部的事。民政事務總署今年2月覆檢申請則再改變立場說,選舉主任本身不受《公開資料守則》規限。

據悉,政制局過去參與提供政策意見,但同時有參與審核個別候選人參選資格。目前未確定是政制局局長抑或常任秘書長負責有關工作。

政制局周日在聲明中高調表示,「有責任在法律框架內全力支援選舉主任依法履職」,令人關注政制局在DQ立法會選舉參選人上有更重角色。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開始前,政制局局長曾國衞6月17日見記者時「出口術」 說,立法(國安法)維護國家安全天經地義,質疑「若從根本上、原則上反對這一點,是否符合候選人的要求,即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是惹人質疑的。」

多名民主派參選人其後收到選舉主任信件中,被質疑過去曾參與反對國安法聯署,選舉主任質疑他們原則上反對人大常委會訂立的《港區國安法》及為國家安全立法的憲制責任。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質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參與目的,「如果(選舉主任)是獨立運作,根本就不用支援」。「公民黨幾個候選人收到問題一模一樣,答案已經昭然若揭喇!」

王永平建議,應該修改法例,列明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決定參選資格,以免公務員當災。資料圖片

王永平:政治決定應交問責官員決定

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時事評論員王永平早前曾經撰文,建議政府修改選舉法例,釐清什麼情況下候選人要被取消參選資格。他向眾新聞表示,認為目前選舉法例令公務員作政治判斷,不如修改法例,直接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全權決定能否參選。

「法律的條文沒有排除這個(政治)審查,法律上不能說是做錯,但這個不是原來的立法原意,因為立法沒有這個政治審查。」

王永平說:「與其透過法律條文表面上由選舉主任決定什麼人DQ、什麼人不DQ,令選舉主任要做政治判斷,不如就均真一點,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講清楚,什麼人DQ、什麼人不DQ。政治決定,由政治官員決定,不要由公務員決定。這也製造了很多不必要矛盾,有時我都同情選舉主任,他們都是公務員。」

「政府說選舉主任自己的決定,但這不是事實的全部。選舉主任的決定,無可能不受政府的政治立場影響,既然如此,應該由政府有關政治官員取代選舉主任決定,這可能要修改法例。」

未參選已經截圖

另一個政府部門迴避回答的問題,是用作佐證參選人言行的剪報或社交網站截圖,是由誰負責。眾新聞在過程中發現,有民主派參選人在未參選前便已「被截圖」,顯示當局一直監察這些人士的社交網站動態。

例如,新界西及新界東選舉主任分別引述公民黨郭家麒及譚文豪社交網站Facebook專頁多張截圖,包括公民黨2019年9月致函去信美國參眾兩院呼籲盡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2019》、今年3月要求盡快展開首輪制裁的貼文,要求兩人交代是否推動外國制裁。

截圖中,郭家麒及譚文豪Facebook專頁「撐醫護」及立法會發言頭像分別在5月30日及6月20日後已更新,換成抗議強推國安法及「越打壓越」的相片。公民黨同時證實,為保護可能受有關貼文讚好或評論的用戶,在國安法生效(7月1日)後已經在Facebook刪除有關貼文。

眾新聞製圖

此外,新界東選舉主任楊蕙心向本土派劉頴匡發信中,附上多張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於7月15日下午,在Facebook貼出〈抗爭派立法會參選人立場聲明〉的截圖,顯示有人在當日下午3時41分,即聲明貼出後大約3小時便截圖。

兩批截圖均於7月18日立法會提名期開始前,已被擷取。

對於這些人士還未報名參選,已開始被蒐集資料,當局的權力基礎是什麼?新界東及新界西選舉主任黃展翹和楊蕙心回覆查詢時說,候選人已簽署提名表格,「明示同意選舉主任向所有有關機構查核他獲提名為候選人及當選為議員的資格」。

政制局回覆查詢時補充,提名表格說明提供的個人及其他資料,只會用於與選舉有關的用途。

過去選舉主任多引用剪報,及後才改為直接引用社交網站發言。記者在2018年時曾經引用《公開資料守則》向選管會/選舉事務處索取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有否向五個地方選區選舉主任提供剪報服務、最早提供剪報日期、當時向新界東選舉主任提供梁天琦的剪報等資料。但選管會引用法律專業豁免及可能妨礙政府內部坦率討論,而拒絕向記者提供任何資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