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7.28暴動案被告】我哋42人叫「蘿蔔」 過去1年共患難互撐,親過朋友


 

今年7月26日,他們再一次在上環相聚,笑着、哭着,就這樣度過了一個特別的晩上。他們叫「蘿蔔」,是去年7.28上環衝突中被控暴動的一群抗爭者。

去年7月28日,抗爭者與警察在上環發生大規模警民衝突,期間警察不斷向群眾發射催淚彈、海綿彈、橡膠子彈,抗爭者則以磚頭等雜物還擊。警方於晩上7時許清場,並以非法集結等罪名拘捕49人。7月30日,律政司決定以暴動罪落案起訴當中44人,分成三宗案件,其中一宗是「赴湯杜火」湯氏夫婦及17歲少女。

這群身負暴動控罪的抗爭者,命運在這天開始連結。他們在保䆁外出後開了一個通訊群組,由於不知道群組該叫甚麼名字,故以警署羈留室內最難吃的飯菜「蘿蔔」為名。他們笑說:「人人都食過咁難食嘅蘿蔔,好有代表性。」

赴湯杜火案裁決 「蘿蔔」放下心頭大石

「蘿蔔」群組有42人,其中6位90後在剛過去的周日晩上,再次穿起黑衣回到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 上環,聊起這一年來經歷過的種種風雨。他們當中有人選擇認罪還柙,大部分人的暴動案正處於過堂階段,距離正式開審還有約大半年,但是他們也為赴湯杜火案三人感到高興,有感放下心頭大石,彷彿自己也罪名不成立。

「蘿蔔」習慣以「老公」及「老婆」稱呼湯氏夫婦,他們6人在案件裁決當天也有到法庭給予支持。「當個官宣布暴動罪、交替罪名不成立嗰時,佢哋喺犯人欄相擁、喜極而泣,庭入面個個都喊得好激動,連旁聽嘅人都喺度喊。」Joe(化名)說。

「當天突然間,聽到外面有人拍手嗌好嘢,又有人嗌『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阿兒(化名)插話說。她是被控暴動罪的90後單親媽媽,育有一個年幼女兒,「赴湯杜火判罪嘅前一晚,我喺完全瞓唔到,出發之前已經喺屋企喊咗一輪,因為完全唔知道個結果會係點。我媽咪見到我喊,就問我擔心咁多做乜,佢哋又唔係你邊個。佢唔明白我哋唔係朋友咁簡單,其實對住一啲唔識、唔熟嘅手足,我哋都會當佢係朋友,更何況我哋40幾個係經歷過一年、共過患難嘅人,親過朋友。」

此時,眾人開口表示:「我哋係友情以上⋯⋯係心靈上嘅一個支撐⋯⋯我哋互相撐住大家⋯⋯係呀係呀。」

「蘿蔔」這一年來感情增進不少,在訪問期間,6人像歡喜冤家般不時打打鬧鬧。黃子穎攝

阿啟(化名)與Banana (化名)也有到庭聽赴湯杜火案裁決。當裁判官宣布三人暴動罪不成立時,阿啟瞬間哭成淚人,「嗰時真係除咗喊到唔知自己做緊乜,完全睇唔到其他嘢。」Banana則坐在17歲少女家人的旁邊,因此較為冷靜,邊哭邊顧及少女家人的感受。「因為聽咗咁多次court,其實已經認識咗佢媽咪同家姐,佢哋都喊得好犀利,連好內斂嘅爸爸都有流眼淚。」她又憶述當天法庭的一段小插曲,「當時大家都好開心咁喊緊,家姐聽到第三條罪成立嗰時突然間好激動⋯⋯係咁問咩成立,但其實第三條罪(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係唔關啊妹事嘅,佢太緊張啦。」

外界關注赴湯杜火案會否成為案例,湯偉雄是唯一男性,因此他在鏡頭前會比妻子及女生表現得更堅強,但他的內心卻不是如此強壯。湯偉雄與Banana也是電影《鐵血戰士》的愛好者,一向鍾情於玩具模型的湯偉雄卻沒有買該電影公司最近推出的玩具模型,並表示「唔買啦,最後無事⋯⋯或者等遲啲出返嚟先買。」 Banana眼見「老公」(湯偉雄)外表裝作堅強,便在案件判決前與「老公」吃飯,詢問他內心真實想法。「佢背負嘅嘢好多,有家庭、有公司、有好多小動物⋯⋯如果佢真係要坐,出番嚟已經好老(湯39歲),但佢都會好堅強咁同人講冇事⋯⋯其實只係唔想人哋擔心佢,但我feel到佢其實係撐唔住嘅。」

「『老公』好有心,佢一直喺個group入面都係擔當支持者嘅角色,會問我哋有咩需要、又會同我哋傾偈。佢關心人多過自己被人關心,付出好多但係攞得番嘅嘢好少。所以佢越話冇事,我哋就越擔心。」阿啟嘆氣道。

湯偉雄指,不會為裁決慶祝,要待其他手足同樣獲得公平裁決後才一起慶祝。邢穎琦攝

「蘿蔔」比任何人更加關心赴湯杜火案三人的情緒,因此在暴動罪及非法集結罪被裁定不成立後,他們都如䆁重負,像放下了已背負一整年的心頭大石般。阿兒更一度以為自己聽錯裁決,「嗰日我哋有去嘅人一個個接住咁喊,休庭嘅時候全部攬住一齊喊,之後見到老公、老婆、阿妹又喊。」阿雀(化名)甫聽到裁決,便立刻聯絡早前決定認罪的牛腩飯(「蘿蔔」為他起的化名)的女友,着她告訴還柙中的牛腩飯這個好消息,「佢喺入面睇電視,應該會見到呢單新聞,唔知佢會有咩感受呢?」

同路人選擇認罪 「欣賞佢嘅勇氣」

提到牛腩飯決定認罪,眾人面色一沉,但也希望藉此機會為他與其他欲認罪的手足平反。他們均認為,普遍香港人在作評價前,從來不會嘗試理解當事人的感受。「佢選擇去認罪,但夫婦呢單就打甩咗,有香港人會話佢係傻仔,點解要認罪?大家有冇諗過『認罪』呢兩個字其實好難講?佢一定係同律師傾過好多嘢先決定認罪囉。認罪唔等於有錯或者認輸,大家都無資格批評佢嘅決定。」阿雀(化名)深感不忿地說,眾人同時點頭表示認同。

「人哋屋企人係會睇㗎,上網講嘢冇人知你身份,你唔需要承擔任何責任,但睇嗰個會好難受囉。因為牛腩飯係好關注呢個社運發生咩事,即使佢認罪入咗去,唔代表佢就唔會再理呢場運動。你話人哋屋企人睇到會有乜嘢感受?同唔同番個仔講啲人咁睇佢?香港人真係要反思下呢樣嘢。」Banana說。

「我好欣賞佢嘅勇氣。」眾人異口同聲道。他們對望着,說沒有甚麼補充,其實內心對着牛腩飯,卻有千言萬語。

因被捕相識 因被控結緣

「如果冇728,今日就唔會識到呢一班人。」Banana說:「如果冇暴動呢條罪,我哋呢班有同一信念嘅人根本唔會聚埋一齊。」阿兒感性地說。在這一年來,「蘿蔔」成員彼此間的感情與默契越來越好,訪問間笑聲、哭聲與髒話此起彼落,但原來他們當初並不是如此相熟。

去年9月初,他們30多人相約在Party Room見面,那是「蘿蔔」的首個活動。保釋後,雖然他們依稀認得到彼此的外貌,但卻完全不知道對方的背景與故事,出席聚會的30多人圍在一起,逐一介紹自己。阿兒以「尷尬」兩字形容當日的情景,Joe則對這一天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時全部人都有宵禁令在身,但係大家都貪玩,所以大家都玩到最後一分鐘 ,最後11點半先勁趕急咁集體坐的士返屋企。」他笑言,有人差點趕不及在凌晨零時、宵禁令生效時回家。

自那天起,他們開始變得熟絡、在群組內無所不談,不時會一起釣魚、行山與吃飯,更會相約一起出席獲批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

去年9月底,案件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再次提訊,45名被告獲准繼續保釋、全部人獲撤銷宵禁令,「蘿蔔」當中30多人在當天晩上決定通宵唱卡啦OK,以慶祝暫時重獲自由。阿雀與阿屎(化名)異口同聲表示,那夜是這年來最難忘的一個晩上。「律師原本同我哋講話解宵禁令係冇乜可能,點知全部人都解到,我哋真係好開心。記得嗰晚成30人逼喺間房到唱通K,連第二日朝早要返工嘅都一齊癲。」阿雀說。阿屎則認為,解宵禁令猶如在「失去之中有拎得番啲嘢、冇咗自由突然又變正常人咁,可以呼吸自由嘅空氣。」他們都十分感謝裁判官當日的決定。

提到日常間的相處,Banana認為,他們每日在群組內的交流也有增進彼此間的感情,不論開心與否,大家也習慣了在群組內與人分享與傾訴。「記得有一日我好唔開心話想釣魚,大家都對釣魚冇乜興趣,但嗰晚一約就有10個人喺海旁同我一齊釣魚,我好榮幸見到呢一幕⋯⋯只要我哋40幾個入面有一個人唔開心,大家都會問佢咩事,飛出嚟陪住佢。」

說到這裏,大家的目光隨即轉移至阿啟身上,眾人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往事。阿啟在去年某一天再次被捕,「蘿蔔」聽到消息後大感驚嚇,眾人擔心他因再次被捕而被終止保䆁、直接還柙待審。事發當天更是Banana的生日,當她得知阿啟突然被捕、失去聯絡後,哭不成聲。

「我真係冇諗過自己可以出得番去,喺警署門口見到一大班朋友,我到底何得何能有咁多朋友?」阿啟感觸地說。

「你被人拉嗰日仲要係我生日,我哋由港九新界搭的士嚟㗎。」Banana回應道。

「我可唔可以claim番的士錢?」原來溫馨的場面,被阿雀的一句說話一點即破,全場笑聲連連。

去年11月,「蘿蔔」為慶祝阿兒生日,打算給她一個驚喜,便想了一個惡作戲作弄她。Joe在聚會中裝作發生口角、互相推撞。其他人見狀後卻視若無睹,阿兒見情況不妙便上前分隔他們,他們頓時停止爭執,並拍手高唱生日歌,阿兒才知道自己被戲弄,「呢一日真係好難忘,原本我覺得同大家相處上有一層隔膜,好似有啲距離,但嗰日之後大家嘅感情好似升咗溫咁。我冇諗過大家會記得我生日,俾個咁大嘅驚喜我。」

就這樣,他們由陌路人變成共患難的手足,成為彼此間的精神支柱及動力。他們經常把「可以少一個就少一個」掛在口邊,並笑言不想在獄中碰到對方,希望越少人被判罪成入獄越好。雖然赴湯杜火案或會成為日後同類型案件的案例,但他們都坦言不敢對自己的案件抱持過份樂觀的態度。

阿啟認為,7.28三宗暴動案的性質並不相同、不能夠輕易相比,阿雀更直言「其實冇乜希望。」縱使如此,他們也從來沒有為去年7月28日走上街頭而感到後悔,只認為自己「政治覺醒得太遲」。「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Joe 言簡意賅地說出他當下的心情。

由於案件是律政司首宗大規模以暴動罪落案起訴反送中被捕者,社會各界極關注728案件的進展及裁決。去年7月30日,數以百計的市民得知檢控消息後,立刻趕到葵涌警署聲援及抗議,防暴警察一度驅散聚集在警署外的市民,更有警員向市民舉槍。翌日,45名被告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過千名市民冒着風雨在法院門外聲援近5小時,期間一直高叫口號、又舉起雨傘形成傘陣,護送所有被告安全離開。

他們表示,當晚在警署羈留室內,清楚聽到外面聲援手足高呼「沒有暴徒 只有暴政」的口號,感到非常溫暖及感動。受到眾多港人的支持及保護,「蘿蔔」一直也希望能夠親身向大家道謝,希望藉訪問感謝港人那兩天默默的付出與守護。

「我將來會話:你阿嫲我當日都喺條街度,同200萬人一齊光復緊香港㗎。」Banana突然插話,表示未來要跟孫兒說這段歷史。眾人聽到後便一起傻笑。

「蘿蔔」又寄語香港人不要輕易放棄,要繼續堅持下去、不要忘記初衷。阿兒說:「光復香港唔係一句口號,要有收穫,同樣要有付出。」

「蘿蔔」寄語港人不要輕易放棄,要繼續堅持下去,「香港人加油」。黃子穎攝

後記

記者去年8月初,曾訪問「蘿蔔」部份人,那時候仍是「從不知天高地厚」的他們,並未經歷法律程序,在訪問期間經常支支吾吾、不太清楚接下來該怎麼辦。

一年過去,他們再次接受訪問。從他們懂得談笑風生,又能夠清晰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與理念,就知道他們眾人在這段日子已成長不少。正如Joe所說,暴動罪給他們的除了是一個重擔,亦是人生寶貴的一份歷練。命運使他們相識,命運逼使他們成長。

在訪問尾聲看看時間,原來已經接近凌晨1時,我跟部分人乘坐的士離去。的士駛經上環干諾道中與文華里,其中一人說:「喂!嗰日就係呢度。」原本一片寂靜的車廂,突然滿載歡笑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