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全日禁堂食】90後搞黃店外賣平台 落單外送一腳踢:意義比收入更重要


 

政府今天起禁全日堂食,餐廳外賣服務需求料急增。早在疫情爆發之初,21歲的AntChan與兩個朋友,4月中起成立觀塘區黃店外賣平台「我係外賣仔」,以Telegram和Google form落單,再由人手配對外賣員。營運三個多月以來,即使近日第三波疫情爆發致訂單有所增加,團隊真正收入並不多。

AntChan解釋,落單平台未能夠完全自動化,配對和送餐時間略長,加上團隊現時只有兩名車手,有時更需要補貼步行外賣員送到偏遠位置的車費。但團隊沒有忘記,他們的初衷是希望更多人能夠選擇黃店外賣,同時提供工作機會予同路人,他估計外賣員高峰時一日可賺約千元,期望日後發展自動化程式,有助平台進一步上軌道。

同時擔任行政工作和外賣員的Billy,6月起加入外賣仔團隊,雖然這兩個月足跡走遍觀塘區,但他收入不多。他認為,選擇做黃店外賣平台,不是為了錢,而是希望以另一種形式令運動延續下去。他送過外賣到聯合醫院,得到醫護們的鼓勵;亦認識了很多黃店的老闆與支持黃店的長期顧客,他認為,這些得著比收入更有意義。

22歲Billy,6月起加入外賣仔團隊,在觀塘工業區左穿右插,認識了不少黃店老闆和同路人,令他得著不少。周滿鏗攝

 「我係外賣仔」這一句出自周星馳《喜劇之王》的電影對白,由AntChan與兩個朋友選用作店名。AntChan是大學三年級生,在4月初第二波疫情爆發期間,他和團隊留意到天水圍、元朗等地區都有不同黃店專門外賣服務,因應當時他們在觀塘區有一間工作室,三人有感其他知名的外賣平台,當中沒有篩選黃店的功能,為了讓同路人能夠集中選擇黃店,於是忽發奇想在觀塘搞送外賣,希望提供工作機會予手足之餘,亦連結到黃色經濟圈。

三個負責人沒有資本,只靠免費程式「Telegram Bot」(機器人),以最低成本、捱更抵夜設計出自動落單程式,之後再連結到Google form供顧客填寫資料和付款,最後交由後台工作人員分配訂單予外賣員。另外,三人還要兼顧宣傳設計等工作,基本上每天都要安排人手在午市和晚市分配訂單。

外賣仔平台暫時靠免費程式「Telegram Bot」(機器人)自動落單,之後再連結到Google form供顧客填寫資料和付款。

現約有12間觀塘黃店加入了外賣仔平台,大部分位於觀塘工業區,配送範圍由近至觀塘、麗港城,遠至牛頭角、藍田和秀茂坪一帶。團隊現時約十多名外賣員,當中2人是車手,其餘是俗稱「步兵」的步行外賣員。AntChan說,一般外賣平台會抽佣30%至35%,但團隊為了降低價格,只向店舖抽佣兩成;當中佣金的三成用來支付團隊營運成本,七成給予外賣員。他們希望顧客光顧黃店有較便宜的選擇,外賣員同時得到相應合理的回報,得以維生。

換句話說,營運團隊所賺的是相對地少。AntChan說,人手不足加上為了節省送餐時間,有時甚至會讓「步兵」坐的士送外賣到偏遠地區如觀塘安達邨一帶,相關車費開支就由營運團隊承擔,變相沒人工可言,「有好多車費上的開支,計計下自己都無收到咩錢,無出到糧俾自己。」他認為,做黃店外賣首要非為賺錢,而是盡能力幫到黃店、客人和外賣員三方。

Billy送外賣給顧客前,都會以消毒酒精噴在膠袋外。周滿鏗攝

AntChan說,大部分外賣員都是兼職形式,主要工作時段分為午市和晚市,每個時段可賺100至500元不等,近日因應第三波疫情,他估計落單量大增約三成,外賣員每個時段都可賺到高峰約數百元,一日共可賺約千元。他希望未來一段時間,可增加人手能夠應付急增的外賣需求,平台亦正與另外3至4間黃店洽談加盟。

因應政府禁堂食,AntChan預計未來這兩個星期,會投放更多時間在行政工作,並要留意外賣員的情況,以免他們太忙和太辛苦。雖然平台現階段回報不多,但團隊希望能夠長遠發展,他們正設計自動化的落單程式,亦計劃將外賣服務擴展至旺角區,冀更多同路人願意支持,找到外賣平台機遇。

其中一位外賣員Billy是大專生,他與團隊成員早於年初的年宵活動相識,近月加入做外賣員,希望以另一種形式讓運動得以延續下去,現時除了外賣,他也會幫手部分接單分單工作。

疫情期間,他試過有客人落單叫外賣,但有黃店工作太忙應接不暇,客人再叫第二間餐廳,那間店的食材又不足,同時無法應付,但客人卻跟Billy說:「唔緊要,你鍾意落咩單就咩單。」客人最後更給大額貼士予Billy,他很記得客人最後說:「唔緊要,最緊要幫到手足,你哋都要小心啲疫情。」

「我係外賣仔」平台負責人AntChan(右)和外賣員Billy(左),他們兩人相識於年初,現時合作搞黃店外賣平台。周滿鏗攝

「我係外賣仔」團隊亦會特別優先送外賣到聯合醫院,並提供減運費優惠。Billy說,送外賣不時會得到醫護人員給予鼓勵說:「我哋做唔到啲咩,只希望幫到手足。」他聽罷很感動,而同路人窩心的問候和鼓勵,是他繼續做下去的原因。「最主要幫到呢個圈子,係初衷,一開頭係諗到點幫到手足和黃店,我哋都係中間人的角色。」

AntChan補充說:「有時客人等超過一小時好肚餓,我都明。」、「但其實佢哋都好好,好有耐性,都會話『唔緊要,下次都會支持』。」他明白平台仍有不少改善空間,人手和落單程式亦須加強,「仲有時間、仲有條命,咁咪做下囉。」

「哥哥,你叫咩名啊?」、「你都要小心啲。」客人迎接Billy的外賣時,有這樣的一些對話。相對傳統外賣,黃店外賣平台更顯人情味。周滿鏗攝
政府今天起全日禁堂食,有網民整合了各區黃店外賣平台。網上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