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禁堂食】深水埗街坊高溫下路邊開餐 中式麵家負責人:只能捱多兩、三個月


 

食肆全日禁堂食措施今日生效,暫維持七天。午飯時間,港九新界都有基層工友被迫要在公園或街頭開餐,期間還有斷斷續續的驟雨襲來,令人感慨。

措施令飲食業步入寒冬,不少食肆選擇今日起關閉以減省成本。深水埗有中式麵家負責人認為,政府禁堂食措施「非常無謂」,指早前禁晚市堂食,生意額已下跌了五成,預計未來六日生意額會暴跌九成,指麵家只能捱多兩、三個月。

記者今日中午時份在深水埗一帶觀察,發現街上的人流並不多,只有鴨寮街較多人。附近的西九龍中心更是人迹罕至,有保安員向記者表示,以往晏晝飯時間,有很多人前往頂層的美食廣場,因為價錢平、種類多,一向很受深水埗街坊歡迎,但今日商場如此冷清,他相信因為禁堂食措施生效,令商場的人流比之前減少七成。

深水埗今日不少人汗流浹背,坐在街頭吃飯。   曾港深攝

在人來人往的鴨寮街,有一名中年大漢坐在石凳,汗流浹背地吃着鳳爪排骨飯、喝着兩罐大啤酒,中間還夾雜着不少噯氣,看似十分享受。記者上前了解,他說是從事建築工程,準備在附近上班,因為擔心開工後沒有時間吃飯,故決定在上班前「食個快飯」,他又笑說:「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都要食㗎啦。」

這位先生說,平日極少在戶外吃飯,因為他很怕熱,向來堂食居多,「而家就冇計啦,唉,仆街政府淨係識做埋啲無謂嘢,錢又唔見佢派多啲喎!」說罷他便稱趕時間吃飯,不願多談。

陳伯不是無家者,多年買飯盒在公園吃,志在與友人聊天相聚。曾港深攝

70多歲的陳伯,選擇在南昌街休憩處吃飯。他並非露宿者,但指多年來都是買飯盒在公園吃,當然沒有堂食般舒服,但志在與友人聊天相聚。但可能因現時疫情嚴峻,一向與他「打牙骹」的友人已經兩星期沒出現,這個公園仔近日也只餘下陳伯「打躉」。陳伯說:「肺炎呀嘛,個個都唔出街㗎啦,正常嘅。」他又笑說:「最緊要佢唔好無啦啦死咗就得㗎喇!」記者在他身上,感到淡淡憂傷與孤單。

陳伯對於政府的禁堂食政策不置可否,反問記者:「點會有人覺得個政府係做得好?如果個政府係做得好,之前就唔會有咁多人出嚟搞事啦!啲人出得嚟搞事,就係唔滿意個政府囉!」

天氣非常炎熱,間中更夾雜着雨點,一名男子手持一個燒味飯盒,站在連接西九龍中心及基隆街的行人天橋上進食。

朱先生指,這是他人生首次「企喺街邊」食飯。曾港深攝

今年65歲的朱先生向記者表示,他在深水埗基隆街一間燒臘店購買飯盒後,四處尋找可吃飯的地方,本來打算在附近的南昌休憩處坐低,但剛才突然滂沱大雨,公園的枱櫈全濕,故打消了念頭。由於天氣炎熱,朱生希望找到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進食,「30幾度暴曬,點食啊?」最終他決定在連接西九龍中心及基隆街的行人天橋上,站立進食,「企喺度食,都起碼好過俾雨淋濕,或者曬到中暑。」

對於政府全面禁堂食,朱先生感到非常不解:「排隊買飯嗰陣,咪又係好多人聚集!咁以後係唔係連排隊買飯都要禁先?」他亦覺得禁堂食對防疫「一啲用都冇」,因為市民買完飯盒返回辦公室或居所吃飯時,都是一同吃飯的。朱先生一邊大啖大啖地吃着叉燒燒肉飯,一邊跟記者說:「我真係人生第一次喺街邊企喺度食飯!」他又抱怨:「拎住個飯盒,拎到隻手都酸酸地,估唔到食個飯都要咁辛苦。」

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回應食肆全日禁堂食的措施時,呼籲市民如果在戶外進食亦要注意個人衛生,盡量單獨用膳,不要聚集和聊天,盡快進食完畢便佩戴口罩。她又提醒市民不要將食物周圍放,用膳後要包好飯盒,清潔地方。對於有清潔工人在洗手間內用膳,張竹君指要盡量避免,因為就算沒有感染新冠病毒,也可能會食物中毒。張又認為,最理想是僱主容許員工在家工作,「如果僱主可以安排(員工)唔使返工就更加好啦。」

食環署派出人員到深水埗一帶巡視食肆。曾港深攝

第三波疫情令飲食業步入寒冬,不少食肆今日起關閉以減省成本。有食環署職員到深水埗一帶巡視,檢查食肆有沒有遵守禁止堂食的規例。位於深水埗汝州街的禧記麵家負責人梁先生認為,政府禁堂食措施「非常無謂」,指除了對飲食業帶來極大的衝擊外,對控制疫情並沒有任何幫助,「根本就唔關堂食事,係有好多人入境豁免搞到而家咁咋嘛!你而家無啦啦禁堂食,搞到幾多人幾鬼陰公,要踎喺街邊食飯,難聽啲講句,香港人喺林鄭面前仲衰過乞兒!」

梁先生提及早前政府禁晚市堂食,其麵家的生意額已下跌五成,預計本周生意額會暴跌九成。他表示,禧記麵家一向以堂食客為主,外賣生意根本不能彌補禁堂食的損失:「做1000碗外賣,都不及做500碗堂食」。他又指出,現時只做外賣的成本,其實比堂食更加高,「外賣碗、外賣盒、即棄餐具同埋膠袋,呢啲都係錢嚟。」梁先生又提到,麵家由今晨7時開門營業到下午2時許,只做了約十宗生意。記者訪問期間,未見有顧客。

梁先生擔心若果疫情持續,政府繼續收緊防疫政策,或令出街買外賣的人也減少,麵家未必捱得下去,在現時收支極不平衡之下,連帶僱員有機會被迫放無薪假、停工甚至裁員,這次禁堂食措施可謂「加速」他們倒閉的可能性,他預計麵家只能捱多兩、三個月。他希望政府盡快計劃對中小企發放新一輪的紓困措施,加大「防疫抗疫基金」的資助範圍和金額,並勸喻業主減租,助小商戶走過寒冬。 

禧記麵家負責人梁先生認為,只要食肆清潔及防疫措施做足,根本不需要禁堂食。曾港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