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回流香港】強制隔離生活的點滴之三:生活作息


在政府措施未能適切隔離人士需要的情況下,我和妻子便運用社交網絡和香港朋友聯繫,協助我倆處理日常生活所需。
 
當我倆決定回港,便藉著WhatsApp通知香港好友,並與他們商討回港隔離的相關安排。另外,我在facebook開設了「關懷自我隔離人士」行動小組,讓朋友可以詳細了解我倆由日本回港,與及強制隔離過程中的生活情況。
 
原來,我倆以開放態度,讓別人關心我們的時候,可以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支援。由我倆在面書公布回港消息開始,不單沒有人擔心我倆回港「播毒」,還協助我們,由訂機票,到預約的士司機、尋找合適酒店、以及三餐安排等等,都有不少朋友幫忙。我們隔離後,朋友們不斷送上食物、生果及日用品,更有人提供老火靚湯及素菜伙食(我倆是蛋奶素食者),給我們享用。以上種種支援,令我們得到莫大鼓勵,得以面對強制隔離的沉悶生活。

朋友為我們預備的甜品。筆者提供
朋友為我們預備的老火湯。筆者提供

在酒店房間內,可以做的事不多,若欠缺生活紀律的話,睡覺便可以佔據隔離生活的大部分時間。其實,在日本抗疫日子,早已習慣在跑步和買餸之外,不會外出,然後專心做派口罩的聯絡工作,並用心烹調三餐,給妻子享用。可是,這14天活在酒店房間內,足不出戶,不能跑步,不能買餸,更因著寄居酒店,不能以煮飯來打發時間。
 
幸好,隔離期間,我學習使用網絡會議程式,並預備在網絡會議的分享內容,與及開始撰寫日本留學及抗疫文章等來打發時間,妻子也重拾她的小手工製作及編織興趣。我倆還輪流運用朋友借出的小型廚具,製作三餐,雖然大多是吃即食米粉、蕃薯粥、蒸饅頭、水煮菜心等簡單菜式,但總比餐餐叫外賣健康得多。

每日煮食也成為樂趣。筆者提供

不過,吃太多簡餐,是過於清淡,營養不足,導致身體虛弱。在隔離的中後段,我感覺到虛火上升、欠缺精神、食慾不振、難以熟睡,結果在最後兩天的午餐,我終於叫外賣了。在食外賣白飯一刻,非常開胃,之後便流出鼻水,精神為之一振。原來,米飯的香氣,令鼻敏感發作的我,身體恢復元氣。無論在日本和香港,米飯都是我主要食糧,這十數天少吃飯,自然難以適應。
 
除了三餐,跑步、做運動也是我每天得力的泉源。在酒店房間如此狹小空間內,莫說是跑步,要做室內運動也有點困難。為了鼓勵自己積極做運動,我和妻子運用網絡會議程式,堅持每日早上7時15分與及晚上6時正,與相熟跑友進行半小時訓練。早上,我們進行柔軟度訓練,晚上,則以高強度間歇訓練HIIT為主。每次訓練,最少有一位跑友在網上會議出現。和跑友們暫別一年,久未相見,加上過程中互相勉勵,大家都表現起勁。

筆者在室內倉鼠跑。筆者提供
室內倉鼠跑的運動數據。筆者提供

只是,我和妻子還是最愛跑步。我們參考了網上流傳外國人在室內跑步的片段,便在房間內只得6米的L字型的通道內,進行了3次室內倉鼠跑。第一次倉鼠跑,有半小時,第二次有一小時,共285圈,第三次有個半小時,共506圈。第一和第二次,跑了10分鐘,已覺暈眩,非常迷惘。累積經驗後,第三次我倆以較輕鬆速度,並且漸漸加速,有時也會變速,又會轉變跑姿,也會開聲計圈;更重要的,是專注前望,並互相鼓勵。結果,未到個半小時,已完成了500圈,並越跑越起勁。
 
在不能開窗、充滿限制的酒店房間內,也可以在飲食和運動方面,發掘一些趣味、知識和創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