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國安法第一擊:以言入罪,忿恨深種


從「國安法第一擊」鍾翰林等人被指觸犯國安法第21條「煽惑他人分裂國家」被捕事件,可第一次從實例認識《港版國安法》之毒辣。

警方國安處稱,鍾翰林等人涉及網上一些言論,「按普通法原則」,只要「宣告」已構成煽動罪行,即是百分百以言入罪。

前學生動源成員鍾翰林等4人,昨晚被捕,被指觸犯國安法第21條「煽惑他人分裂國家」。

首先,揭穿了「人哋國家都有國安法」的虛偽說辭。人家確實有國安法,但不會因為提倡什麼、講幾句話,就要打要殺。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直有組織倡議獨立或「分裂加州」、加拿大有魁北克省一直很多人想獨立,西班牙有加泰羅尼亞、英國有蘇格蘭,不只可以「宣告」,更可以有行動、公投。香港黨媒紅媒不停謂「人哋國家都有國安法」,說法破產。

警方國安處宣稱普通法中,「宣告」也可告你煽動,沒錯遺留在香港的殖民地惡法中,第二百章《刑事罪行條例》有「煽惑」及「煽惑離叛」之罪,不過已幾十年無用,因為在普通法框架下,以言入罪會遭人權法挑戰,法官判案時亦會考慮言論會否引致清晰及即時的危險或暴力。現時警隊國安處砌辭狡辯,謂普通法「宣告」就可以入煽動罪,公然誤導公眾。

綜合黨報《文滙》《大公》引述警方消息所謂,鍾翰林等人的學生動源雖然解散,並稱由其他人成立美國支部繼續運作,只屬「掩人耳目」,謂鍾翰林新近成立了「創制獨立黨」,並在FB開設專頁,繼續發表有關警方在記者會提過之「無底線鬥爭」「推動香港獨立」之綱領。

此說法未知是否屬實,但翻查這個專頁,有關「創黨宣言」於警方行動當晚,只有約三十個分享,專頁只有約五百個讚好,影響力甚低,亦不見有任何實質行動。恐懼幾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寫了一篇文章會分裂國家,強國本色。

以下以鍾翰林等人被捕之首例,綜合香港法治各環節,如何被國安法蹂躪得千瘡百孔:

法律層面:模糊語言殺機處處

《港版國安法》中有關分裂國家罪,「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脅」都包括,寫得婉轉,即是說包羅萬有,以言入罪,國安警察與強力部門已自行解釋,連藏有標語、叫句口號,拿着白紙,都可以拉,什麼保障言論自由皆屬廢話。

另一陰險位,則在分裂國家及顚覆國家政權罪的判斷標準,在兩個看似無關痛癢的字:「旨在……」,即是要講動機,但你如何判斷一個人在想什麼?叫一句「光復香港」口號,可以是純粹發洩、可以是激將法、可以是懷念往昔;一個正常法官,疑點歸於被告,雞毛蒜皮的表達,難以判斷「動機」。又例如鍾翰林等人被指「分裂國家」的建黨宣言,動機是什麼?沒有行為佐證,動機可以很多,例如「旨在」發洩、「旨在」行使言論自由。正因為動機難確認,國安法官要由權貴指派,由他們去誅心,希望萬無一失。

執法層面:鎮壓機器濫用權力乏制衡

本來,警員蒙面無編號,濫捕也濫暴,就算沒證據檢控,可以先玩殘你四十八小時,恫嚇你、羞辱你。執法無制衡,警權無限擴張,監警會旁觀,說明了鎮壓機器坐擁先天優勢,可以隨便濫用拘捕權。好些案件,彷真槍當作恐怖武器、哮喘藥說成違禁藥、籌款說成洗黑錢,真的洗黑錢卻說成是社運的錢,尚未查明,先開記者會邀功;又好些案件,警方一句要時間搜證,疑犯被還柙,未審先坐;一些案件,則先拘捕再藉機會搜證,猶如釣魚。

從鍾翰林等人一案看見,他們一旦被檢控,根據嚴苛國安法的條件,法官幾近沒有任何選擇,必定還柙候審不得保釋,即是未審先坐最少一年半載,就只因為一篇沒有多少人理會的宣言,就只因為警察認為你有罪。國安法包羅萬象的罪行中,警方又可以隨時以查案為由大搜查,正如鍾翰林等人被捕後,全屋被搜,言論思想可以逐一翻查,罪名要幾多有幾多。

檢控層面:檢控權力傀儡一條龍

一個又紅又專、被欽點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說,其檢控與否的決定「不受任何干涉」,是專制管治的黑色幽默。檢控部門輕案告重罪,對異見者死咬不放堅持覆核上訴,對白衣暴力則輕輕放下,對權貴自己友則視若無睹,已經是律政日常。

不過,這個找梁愛詩做證婚人的律政司司長,中央也信不過你。國安法之下,雖然第四十一條說明所有國安案件檢控,要由律政司長書面同意,但律政司要新增設國安檢控部門,檢控官由國安委任命(第十八條),而國安委則有太上皇與紅小兵。檢控人事與檢控大權,正是法律武器制高點;再建立傀儡一條龍,安插根正苗紅信得過之把手,供欽差大臣有力指揮。你以為就算警察亂拉人,檢控一方會有制衡?天真、說笑。

司法層面:上下其手牢牢操控

公義不只要彰顯人前,還要及時地做。司法系統的案件編排程序,本來已非常可疑。例如禁制令武器,警察申請禁制令禁洩警員私隱禁市民查選民登記冊,法庭迅速開庭批准生效。有人違令,本應由法庭執達吏執行,現在便宜行事,警察直接拉人,都是在既有司法程序中上下其手。另一邊廂,司法覆核卻拖延時間:選舉呈請的覆核案,不被視為緊急,拖到議員任期快完才判決不穩妥當選。法庭快速保障警員私隱,數十萬選民的抉擇卻嘆慢板。

當然這樣行政運作中操弄程序,不夠萬無一失,於是特訂新例,由欽差大臣透過行政長官傀儡委任法官。你以為鍾翰林等人會受到公平審訊?他們將會受到經過政治審查、權貴信得過的釘官招呼。當然,估計釘官都是有底氣的,多多少少還有一點尊嚴,這正是黨國不能盡信香港法官的原因。

於是,再訂毒辣招數:「特殊情況」送中審,加插法外之法,不排除有特別監獄、不排除送中審案、不排除內地服刑,內地刑法有死刑,也不排除。是否送中審,當然主子話事。

終極殺手鐧:

嗜權黨國,以上一切能未能滿足安心,於是再訂終極殺手鐧:所有條文由我解釋,此法凌駕一切法,甚至要凌駕基本法。終審法院之上,繼續有人大常委終極終審。公義之上有核彈,保險系數爆燈。

到過法庭的人都知道,法庭絕對不如 TVB 律政劇般莊嚴,愈低級的裁判法院感覺愈市井,有時喧鬧如街市,檢控官會蝦碌,律師不一定好型,也通常沒機會滔滔雄辯,法官有時似維園阿伯。

法律體制有幾莊嚴,從來由人與程序來定義。

香港法治遭國安法圍剿,從立法、執法、檢控、司法、釋法,法律武器十面埋伏。未有國安法前,本來已經千瘡百孔;有了國安法,等同三峽決堤。

現在,立法的是習近平、檢控的是鄭若驊、委派法官的叫林鄭月娥、有新玩具興奮舉紫旗的是香港警察,有了你們,任何法律都是笑話。

《經濟學人》形容,共產黨不再要你愛慕,只想你恐懼。在香港的屍骸上,全世界看到極權真面目;在香港,權力的打手不介意深種忿恨,如果非要在這份恨意加上一個期限,你說,應該幾多年?

【惡法日誌・之四十一】

(此文部分文字原刊於《蘋果日報》及《明報》專欄)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2 + 2 = 5 所以 4 年任期可變 5 年
【惡法日誌】暗湧潛行 巨浪滔天
【惡法日誌】法律只是一種儀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