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社福界立會代表】社總張志偉盼走張超雄路線 民主派3挑戰者齊轟太保守


劉家棟、陳虹秀、許麗明,一個又一個在反送中運動中走在前線的社工,改變了社會對社工的印象。社福界在社會運動中,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他們在立法會到底需要一個怎樣的代表?眾新聞早前訪問了4名民主派參選人,各人對社福界代表的想像各有不同。

有40年歷史的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派出外務副會長張志偉出戰。他稱,會參考張超雄的路線和議政風格,認為社福界需要兼顧專業議政和抗爭的代表。可是張超雄的作風,在今天的香港卻被批評為不合時宜。他認為,張超雄的抗爭意志毋庸置疑,只是其抗爭手法被質疑,但既然大家的目標一致,便應該互相包容。

挑戰張志偉的呂智恆則認為,社總作風保守是「妥協派」。他批評張志偉參選時簽署確認書,是帶頭「跪低」,難以說服公務員社工拒絕宣誓效忠基本法。他又不滿社總多年來在社福界「一筆過撥款」的問題上不作為,錯失改革的機會。

56歲的張志偉代表社總出戰社福界功能組別。鄭啟智攝

社會福利界的功能組別,向來是民主派的囊中物。今屆選舉民主派原有至少四人出戰,分別是社總的張志偉、上屆同樣參選社福界但落敗的曾健超、在民主派初選落敗的呂智恆、和屯門區議員曾錦榮。 

在民主派參選人整體年輕化的趨勢下,56歲的張志偉代表社總出戰,是個名副其實的「逆流大叔」。他架著一副黑框眼鏡,臉上長有幾條皺紋,兩鬢還有一絲絲的白髮,說起話來嗓子不大、溫文爾雅。社總自2004年開始,均有派人出選。社總今屆派他參選,張志偉笑言是因為他「仔大女大」,與其他社總的成員相比,所背負的包袱較少,所以選擇由他披甲上陣。

原定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為了選舉,張志偉辭去了原本社工的工作,不過他笑言已工作多年,原本也計劃在兩年內退休,所以就算選舉延期也不會有經濟和家庭壓力,「我會瀟灑一啲,無後顧之憂」。

選舉被押後,張志偉沒有絲毫無奈,只感到憤怒。「我已經無咩特別無奈,因為這個政府你都唔需要對佢有咩希望。」他批評政府走到押後選舉這一步,實在非常不堪,既不重視選舉的認受性,也不重視民主自由的價值,只著意操弄選舉結果。他認為即使在疫情下,仍然有很多方法可讓選舉順利舉行,政府此舉只會令更多人藐視政府,加強市民抗爭意識。

張志偉坦言,對他個人來說,「有這個議席,無這個議席,對我影響唔大」。他不關心每月10萬元的薪金,也不害怕被DQ,「立法會議員唔係一份工,對我嚟講係一份使命。」

張志偉 :香港仍需要張超雄路線

今年56歲的張志偉,畢業於理工大學社工系,是社總的外務副會長,在青協服務逾30年。多年來他一直參與青協工會和社總的工作,致力推動反對「一筆過撥款」。2006年至2007年間,便曾組織靜坐、罷工、絕食,最終逼使政府就「一筆過撥款」進行檢討。

代表社福界的議員,港英年代是現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2004年由張超雄勝出,其後再到社總張國柱和現屆的邵家臻。記者問道,他的風格和路線最像上述哪人?張志偉嘆一口長氣,笑說這道問題「唔易答」。細想片刻,他選擇張超雄。

張志偉認為,社福界需要一個像張超雄的代表,既熟悉社福和政策範疇,又不與大社會環境和民主運動脫節的議員。他盛讚,張超雄長年關注弱勢社群,對社福界的認識深入,政策論述能力強。他笑言,他與張超雄頗為相似,一直關注弱勢權益,向來與關注綜援、院舍服務的團體有合作;過去在社總亦長年接觸和研究社福政策;同時亦與社會運動有緊密聯繫。假如能進入議會,他會參考張超雄的議政風格。

不過張超雄的作風,在今天的香港似乎已經太過溫和、保守?張志偉也有留意張超雄所面對的非議,「啱啱有個訪問,話議會唔需要超雄啦,我心諗咪瀨嘢?」但他反駁,在社工界眼中的張超雄一點也不保守,「佢講嘢辛辣、到位,立場好鮮明。」

張超雄的抗爭手法被批評為太過溫和,不合時宜。資料圖片

從政多年的張超雄,近年被冠以「左膠」之名。在今年5月內會主席選舉的爭議中,當所有民主派都離場抗議,就只有張超雄單人匹馬站在主席台前,高舉紙牌,不停重覆高呼:「李慧琼你越權、李慧琼你越權⋯⋯」近一個小時,建制派嘲笑他,連網民也訕笑他。

我唔會覺得佢係左膠,同埋我唔會笑囉,對我嚟講這種係堅持,這個就係好『社工』囉。

張志偉如是說,似乎對外界的批評和嘲諷不以為然。「社工就係咁,我哋就係覺得應做就堅持。你話這些行為前唔前進呢?其他人可能覺得咁樣做無用,但係或者佢(張超雄)覺得這樣表達信息好重要呢?」 

張志偉相信,大家的目標一致,都是為了阻擋惡法,只是抗爭的方式不同。他認為肢體衝突只是其中一個抗爭手法,並不代表其他方法完全無用。他不希望跌入進步與保守,或者激進與不激進的二元對立,因為即使手法不同,只要目標一樣,都應該互相包容而非排斥。

他又深信,光譜上每個位置都有其角色和作用,而今天的香港,仍然需要像他和張超雄的人,平衡議政和抗爭。「既要專業議政,又要有社會性,包容度要大,會尊重抗爭。」

典型「紅褲子」社工 參與工會32年

張志偉出生於漁民家庭,上世紀水上人的子女,大多沒有機會接受教育,不過他出生較晚,有幸到學校讀書。1986年,張志偉中七畢業,因為未能升讀大學,便加入曾擔任義工的青協紅磡青年中心成為福利工作員。行內俗稱「WW」的福利工作員,是社福界別裡較基層的工作,也是年輕人在攻讀社工學位前,先了解社福工作的「踏腳石」,職責主要包括照顧服務對象,和舉辦小組、興趣活動等。

那時的張志偉,只是抱著「做下先」的心態。幾年下來,他覺得自己真的對當社工有興趣,便先後攻讀社工文憑和學位課位,最終在1997年學位畢業。從最初入行到正式成為社工,歷經11年,張志偉笑說他是典型「紅褲子」出身的社工,從低做起,一做至今便是34個寒暑。

入行34年的張志偉,卻早於1988年已加入工會成為理事。他回憶當時上司是青協職員會的理事,邀請他加入工會。張志偉憶述,當年青協工會沒有吃喝玩樂的活動,而是經常為同工舉辦學術交流活動、學習團、交流團等,有感工會工作頗有意義,便一口答應。

20年前首與林鄭交手 「佢無遠見,無人文關懷」

1999年成為青協職員會的主席,張志偉甫上任便面對政府硬推社福界「一筆過撥款」(LSG)。社福界「一筆過撥款」被詬病20年,政策一改多年來由社福機構將開支實報實銷的做法,改由政府每月向機構批出一筆過的撥款,機構可將一定數目的撥款撥作儲備,保留資金運用的彈性。社福界批評,機構為了節省資源,壓榨前線社工和社福從業員的薪酬,以至縮減前線人手。 

張志偉直言,當年他們大力反對「一筆過撥款」,今天LSG所面對的問題,他們20年前都有提出過,不過政府沒有聆聽前線社工的聲音,而當年強推「一筆過撥款」的社會福利署署長,正是特首林鄭月娥。張志偉回憶當年與林鄭首次交手,對她的印象欠佳,批評她是典型官僚,當上司給了她一項政策,就一定要推到。

佢純粹係一個政策執行者,無遠見,無人文關懷。

20年過去,張志偉以「有跡可尋,變本加厲」,來評價今天官至特首的林鄭月娥。他記得林鄭推銷「一筆過撥款」時,為了逼使在LSG下受惠較少的小型福機構加入計劃,不惜出言恐嚇他們。他稱,當時林鄭恐嚇這些小機構,指如果他們不加入LSG,也許當社署有新服務時,就不會開放給他們承辦,最終這些小機構為了生存,便迫於無奈參與LSG。張志偉指,當年林鄭只顧向社福機構的管理層和董事會推銷,因為他們才是下決定的一群人,卻從來沒有理會過前線社工的意見,出席諮詢會都只是「做下樣」,對反對意見聽不入耳,一意孤行。 

張志偉(左一)聯同社福界現任議員邵家臻(右一),召開記者會反對社福界「一筆過撥款」。受訪者提供相片

 反送中角色低調:我嘅工夫鏡頭睇唔到

一直與社總有緊密合作的他,在2016年加入社總理事會成為副會長。不過他作風低調,網上關於他的資訊不多,連一個屬於他的「維基百科」欄目也沒有,提及他的新聞報道,大多也是與今次選舉有關。

在反送中運動當中,社總有「陣地社工」團隊,又有「OnCall48社工」團隊支援被捕者,在鏡頭前卻彷彿不見張志偉的身影。他強調,自己也有到示威前線協助,例如6.12衝突和7.1佔領立法會,他都身處中信大廈外協助疏散群眾,一枚枚催淚彈在他身邊爆開;又曾經在警方快速推進時,被他們的盾牌推撞,他說運動中走上前線不下20次。他稱,社總團隊內各人有分工,他自覺不懂「嗌咪」,所以不會走到最前,主要在較後的位置協助市民疏散,「這些工夫唔係鏡頭睇得到」。

張志偉形容自己的性格冷靜,擅長從宏觀角度思考;加上過去三十多年來,他的工作範疇都是以研究政策、籌備服務計劃等為主,因此總結整場反送中運動,他較多在鏡頭後工作,主力負責他所擅長的協調、組織與支援,例如協調社總派出多少人出外,支援策略,是否開放會址作休息站等。他續說,長遠計劃組織更多長期工作,例如支援數以百計在反送中運動被起訴的未成年人士,替他們收集求情信、組織公務探訪、以至照顧他們出獄後的生計等。

張志偉與社總今年5月到社署抗議,要求當局正視未成年人士遭受警暴的問題。受訪者提供相片

議會抗爭底線:不傷人   如何抗爭視乎實際情況

今屆立法會,許智峯、朱凱廸會扔臭盆栽,陳志全、胡志偉等會衝擊主席台,溫和如黃碧雲也會「火車捐山窿」,那麼張志偉的角色又是甚麼?他會傾向文攻還是武鬥?他在訪問中多番強調,議會抗爭是一個政治角力的過程,不會今天便一口咬定要如何抗爭。 

他認為,所謂文攻與武鬥難以下定義,「例如掟文件、撒文件,我ok喎,因為唔會傷害到人,咁這些叫文定武?」張志偉形容文攻與武鬥是一個光譜,並不是二元對立,而他界定自己在「中間偏向武鬥一邊一點」。他稱其抗爭底線是不會傷人。

掟嘢我可能會,但掟人我一定唔會。  

張志偉認為,社福界需要另一個「張超雄」作為代表。但另外三名民主派挑戰者,似乎並不認同。

呂智恆批張志偉簽確認書帶頭「跪低」

今年38歲的呂智恆是註冊社工,近年主要投身社運和宗教工作。2017年他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頭七」當日,到羅湖橋宣讀《零八憲章》被公安帶走;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他趁G20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在當地跳海示威,希望爭取國際關注香港;今年他亦提出司法覆核,挑戰監警會的調查權。去年他曾參選北區區議會的議席,但以500票之差被工聯會候選人擊敗。他亦有參與民主派初選,但在新界東以約300票之差僅敗。

他認為,社會福利界需要一個堅定不移的代表,直言對張志偉與社總過去的表現感到失望,其中他最不滿的,是張志偉參選時選擇簽署確認書。呂智恆提到,政府早前要求新入職的公務員宣誓或簽署文件效忠基本法與香港特區,當中相信包括公務員社工,例如社署豁下的社工,和部分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社工。他批評,社總作為業界工會卻率先「跪低」。

連你自己都跪低,仲點叫其他同工唔好跪呢?即係你自己簽完啦,再同其他同工講唔使驚,你哋唔好跪呀,咁樣係完全無說服力。
呂智恆批評,張志偉參選時選擇簽署確認書是帶頭跪低。資料圖片

 

呂智恆又狠批,社總多年來沒有積極推翻「一筆過撥款」,其中2007年發動的社福界大罷工,是至今唯一一次推翻LSG機會,卻因社總接受政府提出檢討,而令改革「胎死腹中」,其後亦再無發動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

這13年裡面,既然你覺得整筆過撥款咁重要,你為業界發起過咩不合作運動呢?無! 

一直以來,呂智恆在社福界的工作似乎較少。他承認以往關注較多全港性的社會議題,至於社福界關心的問題,因為他不在體制內,能夠做的事情有限,無能力發動社工公投、不合作運動等。「其實我個位置做唔到,因為我唔喺工會代表,但佢(社總)有咁嘅位置而佢唔做。」

 

呂智恆去年趁G20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在當地跳海示威。呂智恆Facebook相片

 

他認為社總依然停留於「又傾又砌」的作風,「談判唔喺唔好,但你需要有行動。你只有談判而無行動,這些叫妥協。」「如果社總唔保守的話,佢上一屆就唔會輸俾社工復興運動,就係因為業界想求變、想復興。」不過他亦承認,最近一年社總的確有進步,例如陳虹秀等人作為陣地社工,也能彰顯抗爭意志,不過整體而言仍然過時、保守。

談到選舉押後一年,有官司在身的他坦言,未知下年能否繼續參選。去年11月,呂智恆因為在粉嶺嘗試阻止食環署職員清理連儂牆,而被控阻差辦公,假如被判監超過三個月,未來五年他將不能再參選。社工劉家棟早前同樣因為阻差辦公,而判監一年,令他擔憂也會被重判,加上審理案件的法官「出名嚴苛」,他慨嘆:「我都無任何理由樂觀啦。」

曾健超:社福界代表應面向全港

今年45歲的曾健超,修讀理工大學社會工作文憑,去年當選九龍城區議員。他身兼社工註冊局的民選成員,也是社福界選委。曾健超參與社運多年,曾為公民黨成員,現已退黨。他也是雨傘運動期間「七警案」中被襲擊的事主。

上屆立法會選舉也曾參選社福界落敗的曾健超,今屆捲土重來。他將社福界議席的意義看得更闊,認為社福界的代表不能只面向業界,而要面向全港選民,從社工的本位出發,為香港人抗爭。

他質疑,受制度所限,社福界在立法會的代表不論是透過私人草案,還是向政府爭取,根本難以改善業界的問題。「咁多屆社福界嘅立法會議員,都無辦法改變社福界嘅問題,或者爭取資源。大如推翻一筆過撥款,小如一個區隊嘅資源爭取。」

曾健超認為社福界的代表不能只面向業界,而要面向全港選民。資料圖片

過去參選社福界的候選人,都會詳列他們對各項社福政策和服務的建議。但曾健超認為,一份全面的社福政綱意義不大,因為最終都不可能落實,只會變成「空頭支票」。因此他認為,要先從大政治環境入手作出大改變,才有機會替業界改變。

一切準備就緒,選舉卻延期一年,令曾健超大失預算,原來已計劃好的宣傳品、形象設計等,現在都無用武之地。不過他稱,一年後還會考慮參選。現時DQ的紅線推前,曾健超直言紅線無處不在,仍要細想未來的工作,但強調他不會因而委曲求全。

因為選舉而放棄自己堅持嘅道德、原則、底線,咁你選嚟做咩呢?如果選咗入去,要做一個無稜無角,和稀泥嘅人,咁你選嚟做咩呢?

曾錦榮:資深前輩入議會不是專業議政  社福界要敢於改變

去年區選中當選成為屯門區議員的曾錦榮,今年26歲,是一名註冊社工。在反送中運動中,他一直專注於人道工作,包括在示威前線擔任義務急救員。其中他在去年11月的理大衝突中,亦因為在佐敦擔任急救員,而被警方拘捕。

曾錦榮在提名期結束前夕才報名,他稱社福界需要一個敢於改變的代表,將多元、求變的聲音帶入議會,而社總並不能代表他。

曾錦榮憶述社工劉家棟被判監一年後,社總號召到荔枝角收押所聲援,但他質疑:「淨喺搞個集會,然後有幾個人回應話我好憤怒,喺咪就喺咁呢?」他認為問題不是在於社總做得不夠,而是大家能否多走一步,做得更多。例如在劉家棟被捕一事上,曾錦榮發起社工聯署爭取訂立法例,保障他們工作時的權益。他認為,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的工作有法例保障,醫生、護士在工作時都可獲豁免部分法律責任,社工亦應該在特定情況獲豁免刑事責任。

 

身兼屯門區議員的曾錦榮認為,社福界代表要敢於求變。曾錦榮Facebook相片

 

他又認為,年輕人同樣具備專業議政的能力,讓年輕的聲音進入議會亦十分重要。他指出議政的範圍廣泛,帶出多元的聲音亦可算是專業議政。

係咪就係搵一個做咗幾十年嘅一個前輩坐落嚟,去講一啲行內好專門嘅嘢,咁呢啲就係叫專業議政呢? 

選舉延期一年,他表示還會考慮參選,但直言「一年之後仲有無立法會選舉,都係一個問題。」他稱社會局勢瞬息萬變,主導權亦在不講道理的政府手上,所以實在難以談論未來的計劃。

 

張志偉反駁:社總已在進步

對於其他挑戰者的批評,張志偉反駁,社總近年已經大有進步,其中在反送中運動中,社總組織「陣地社工」和「OnCall48社工」團隊,又多次號召罷工,包括響應8.5三罷,12月亦發起一連三日的罷工,他反問:「咁又算唔算保守?」他承認,社總過去或者比較保守,但近年已開始調節,期望能打破以往的刻板印象。

張志偉又認為,所謂進步還是保守的爭議,源於今天的政治光譜比以往拉得更闊,而激進的一群人走得很前,「連社民連都可以被話係保守」,而社總的確並非走在最前。但他指出,不能因此斷言,只有最激進的行動有用,而他們的工作無用。他強調,社總主力進行人道支援,而他們的界線是不會主動犯法。

至於簽署確認書的爭議。張志偉回應時直言,應該放眼於「35+」,才是民主派共同爭取的目標,而不值得拘泥於是否簽署確認書。他反問,立法會議員當選後同樣需要宣誓效忠《基本法》和香港特區,「係咪你唔去宣誓呢?如果你唔去宣誓,個議席就會無咗,咁咪違背我哋35+嘅初衷?」

 

張志偉認為,議會失效只限政治層面,議員身分對改善政策仍然有用。鄭啟智攝

 

民主派被大規模DQ,選舉押後一年,有聲音認為民主派應該杯葛議會,不應再當「花瓶」。張志偉承認,立法會在政治層面已經失效,但在政策執行層面,議員身分仍然有其作用。他認為會見政府官員、檢視政策等從不見光的工作,可以大大幫助社福業界和弱勢社群,包括改善安老院舍、復康服務、青少年支援等政策。

而家好鍾意嘅講法,係話個議會無用,無用嘅意思係咩呢?係咪連政策層面、執行層面上嘅改善,都叫做無用呢?

社福界需要一個怎樣的代表,尚有一年時間討論,再由一眾選民定奪。不過一年後民主派還能否參選,仍然是未知之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