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會延期一年】80後IT男參選資訊科技界 國安法重擊業界 訂未來一年工作續推資訊透明


 

政府周五宣布立法會選舉將延遲一年舉行,加上大規模DQ,對泛民爭取「35+」構成多大影響,仍在計算中,但功能界早已被視為必爭之地,飲食、體演文出、進出口、建測規園等界別皆有民主派強攻名單,數據科學家 (data scientist) 黃浩華宣佈參選資訊科技界,並得到兩屆議員莫乃光支持,旋即傳出烹飪界KOL、DayDayCook(日日煮)創辦人朱嘉盈有意參選,並在截止報名前3日 (28日) 確認參選。

黃浩華知名度遠不及對手朱嘉盈,但他強調其業界知名度不輸蝕。在上屆選舉,莫乃光取得6253票,對手楊全盛得3425票,黃浩華說有信心得票超過51%。(Alex Ma攝)

民間人氣 vs 業界人氣

從一般市民角度看,朱嘉盈是強勁對手 — DayDayCook 臉書專頁有近100萬追蹤者、個人專頁亦過12萬;黃浩華只得2500 。不過,功能界別只有符合資格的登記選民才可投票,而黃浩華是個典型的IT 男。

32歲的黃浩華訪問時要拿著「答案紙」,不時望著支援的同事,影相時仍會緊張。問他何以參選:「行業需要多啲年輕人帶動進步,因為推動新科技,需要學習更多貼地嘅 technical skills。」比起不少本土派參選人,黃浩華不算年輕了,但若論貼地,他的行業知識無庸置疑。

他形容自己是「香港仔」,住北區,屋邨長大,初中學寫電腦程式,純粹因為愛打機,又發現編寫程式可以賺外快,高中曾參加香港電腦奧林匹克競賽,後來考入香港科技大學,主修電腦。大學畢業那年,他參加全港大專生機械人大賽勝出,並代表香港到印度參賽:「嘩!40度,好熱!」他傻笑三聲後才解釋:「寫programme係解決問題,機械人玩3分鐘,我就乜都唔洗做。香港嘅機械人其實唔差, 嗰次除咗同其他嘅大學生交流,眼界亦闊咗。」

談到行業發展,他提供是完全個人體驗。「08年畢業後,初創、開源、開發者群組愈來愈多,行業氣氛幟熱,雖然同台灣、新加坡有段距離,但呢幾年,大家都把握機會做好自己,但政府支援配套、資金,都有改善空間。」可有具體例子?「以初創為例,係靠營運模式、新科技套用,呢啲係靠 founder (創辦人)。不過整個生態系統,創業者係主要因素,但唔代表政府可以忽視incubator (培育) 配套,好多初創老闆都係後生仔,需要有advisor (顧問) 嘅意見同支援。」

從一般市民角度來看,朱嘉盈是強勁對手 — DayDayCook 臉書專頁有近100萬追蹤者、個人專頁亦過12萬。

親身體驗內地資訊透明度低

黃浩華本身亦由低做起,當過研究助理、手機應用程式開發員,於2013年駐北京 Amazon 分部負責網購程式開發。「當時負責網購的stock optimisation (存貨優化) ;例如有1000件貨要減價,(涉及)六、七個國家,每星期計一次, 内部對數學準確要求好高,如果寫到有bug,外面用戶 (消費者) 就會受惠。」他說當時自己部門有15位軟件工程師,該區域辦事處同事過百人,「加上 business user (用家) 規模好大,同佢哋溝通都有好深體會。」

在北京逗留1年多,他坦言不習慣當地文化:「香港人都鐘意上 YouTube、Instagram、Facebook,大家都知翻牆係幾痛苦,而且驚同香港有咗距離。」 空氣污染指數亦為他帶來警號:「喺北京住,會留意空氣污染指數,發覺美國領使館公布嘅同北京差好遠,同一日美國領事館公佈係2、300,但北京官方數字低過100。」他強調,資訊的透明度對生活有影響:「有哮喘嘅,指數高過100 係唔可以出街。」所以決定辭職返港,他還記得回港後兩天,已是「622公投」,隨後便是雨傘運動。

黃浩華形容,傘運前,自己只是700萬人之一,「傘後發覺參加集會、遊行外,仲可以各自各做多啲嘢,嚮社會運動議題上發揮作用。」2015年,他加入組織前線科技人員,反對創科局成立,後又與多個主要團體包括法政匯思、鍵盤戰士等辦街站等反對網絡廿三條 (《2014 版權條例(修訂)草案》);2016年又創立g0vhk (香港零時政府),建立 g0vhk 開放政治資訊網站,整合香港立法會議員出席記錄、表決記錄及候選人資料,供選民投票時參考;同年加入資訊科技界政團IT Vision ,並成為資訊科技界選舉委員會委員。 

更貼近民情是,他與兩位朋友於今年年初四 (1月28日) 建立武漢肺炎民間資訊網頁,提供確診個案、急症室輪候,以至全球疫情等資訊。「呢啲都係出自我哋群體嘅自發項目,希望 增加資訊透明度、監察政府,其中開放數據係好重要。」

 黃浩華宣布參選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獲現任議員莫乃光(前排右四)支持。

 立會延期 已定未來一年工作

擁有實務經驗,似乎由他說「行業需要年輕、活力」較有說服力,而他亦坦言那是參選的優勢:「除咗貼地嘅 technical skills,我同公民社會嘅溝通會(比其他候選人)做得更好,因為本身識唔少(公民)團體, 曾經就採購問題寫信俾OGICO (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聯絡區議員。另外,2016年我係選委,就政策建議認識唔少業界,(參選)支持者由初創到資訊保安資深專家、 區塊鏈都有,業內知名度唔輸蝕。」

決定去馬參選,他說是一個月内的決定。「參選係遲決定,但作為業界一份子,係有心推動。」周五(31/7)晚得悉選擧延遲一年,尚未知自己能否入閘的黃浩華,已列出一串希望未來一年要做的工作:「推動數碼轉型:落地推動開放數據,加速企業數碼化進程,幫助中小企開拓商機,為初創拆牆鬆綁; 培育數碼專才:改革STEM教育,守住前線IT人福利,爭取Upskill 本地IT人計劃;守護數碼民主:反對網絡監控,加強私隱條例,爭取真普選。」他說選舉雖延期,會繼續跟業界見面。

「個人角色未必係最重要,就算唔係選委或議員,本身都有責任。」他本身無政黨背景,本月20日已交提名表格,但至今仍未收到選舉主任回覆:「入唔入到閘都未知,直情當我唔存在。」

談到政綱,他提出兩個重點:「其一係疫情對業界打擊好大,其次係國安法;資訊透明、開放對業界的 innovation (創意)好緊要。點解今次想企出嚟,係因為想喺呢個自由土地愈嚟愈少嘅時勢,互聯網係香港自由土地最後一環, 係大家想守護嘅嘢。」

黃浩華認為,政府並非沒有施政,但業界對政策是否實際落地存有問號:「最重要,政府係無視緊政治訴求,如果唔回應五大訴求,市民同政府間無咗互信,例如就算智能燈柱咩科技有齊 ,嚮未回應前,出咩都係死。」

他一直推動開放數據,年初就與兩位朋友建立「武漢肺炎民間資訊」網頁,希望惠及市民。(Alex Ma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