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辭職 內部電郵指與鄭若驊意見分歧 沒被要求參與國安法案件


在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工作25年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本周初突然辭職。他在內部電郵向律政司同事表示,與司長鄭若驊對刑事檢控科的運作有不一致的看法。另外,梁卓然在內部電郵透露,對於國安法的案件,他沒有被要求提供協助及參與。

律政司晚上回覆查詢時指,律政司司長一直以客觀和專業的態度處理律政司的工作,亦尊重同事的意見,但司長認為不適宜、亦不應該公開評論或披露律政司的內部溝通。

梁卓然本周初請辭。資料圖片

鄭若驊在政府宣佈押後立法會選舉的記者會上,證實梁卓然請辭的消息,但沒有進一步解釋請辭原因,指稍後待梁卓然回應。

律政司晚上回覆查詢時指,律政司司長早前收到刑事檢控專員的辭職通知,律政司會按既定程序處理,又指律政司司長一直以客觀和專業的態度處理律政司的工作,亦尊重同事的意見,但司長認為不適宜、亦不應該公開評論或披露律政司的內部溝通。至於刑事檢控專員的繼任人選,律政司會根據既定程序作出適當安排。

梁卓然在內部電郵(眾新聞獲得的內部電郵全文)表示,他本周初已請辭,將在年底離職。他指,非常不幸地,與律政司長鄭若驊對於刑事檢控科的運作有不一致的看法(It is most unfortunate that I do not see eye to eye with the SJ on the running of PD),情況一直沒有得到改善。在刑事檢控科工作25年的他說,這不利於刑事檢控科的流暢運作,亦不是他作為部門首長所樂見,認為最好的做法是部門換上新的刑事檢控專員,以帶來新想法和願景。

梁卓然的電郵又指,知道最近部分人對於突然被調去其他部門,或被調去處理有關國安法案件,對當中的不確定性感到擔憂,指對於前者,已制定內部部門調配計劃,至於後者則這樣說:「對於國安法的案件,我沒有資訊可以給你們,因為我沒有被要求在有關事項中提供協助及參與。」(As to National Security Cases, I do not have information for you as my assistance and participation in those matters have not been required.)

鄭若驊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對於梁表示沒有處理國安法有關案件的說法,律政司是否架空梁卓然,鄭若驊未有回應。

鄭若驊被問到梁卓然請辭時,指稍後待梁自己回應。港台直播截圖

據了解,刑事檢控科中負責處理國安法案件的「特別職務」分科,未正式委任分科負責人,暫時由副刑事檢控專員(特別職務)楊美琪負責。

梁卓然2017年12月29日署任刑事檢控專員,惟要等半年後才獲准「坐正」。梁卓然任內處理過七警案、佔中九子案、其上司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案、UGL案等。

現年54歲的梁卓然,1995年加入律政司刑事檢控科任職檢察官,1997年晉升為高級政府律師,2009年成為副首席政府律師,2013年12月再擢升為首席政府律師。梁卓然自加入律政司以來,一直在刑事檢控科工作,2012年起擔任副刑事檢控專員。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說,不清楚梁卓然所指與鄭若驊對刑事檢控科的運作意見分歧,是指行政性質上,還是與檢控決定有關。他指,沒有刑事法背景的鄭若驊作為新任司長,需要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梁卓然,有可能在這方面出現矛盾。

至於梁卓然表示他沒有被要求參與國安法案件,江樂士說,表面上看起來很奇怪,但這可能代表律政司內部存在摩擦,又指律政司與刑事檢控專員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理解的基礎上,如果沒有此基礎,就會出現問題。律政司作為部門負責人,需要為刑事檢控專員負責,因此刑事檢控專員有責任向律政司解釋事情、分析可預見的困難,雙方需要能夠和諧地合作,亦需要互相信任。

被問及是否應該下放權力,江樂士指,大多數案件都沒有律政司參與,是由刑事檢控專員處理,但如果遇到有機會引起公眾關注、或引起部門批評的敏感案件,或出於特殊公眾利益,一貫的做法是由刑事檢控專員向律政司匯報,讓他們討論方向,儘管雙方大多都達成共識,律政司是有最終決定權。

去年7.28上環暴動案,起初示威者是以非法集結罪被捕,後來被改控暴動罪。據《南華早報》去年報道,去年7.28後,鄭若驊、梁卓然與警方開會,雙方會上決定將被捕人士控以暴動罪。自7.28之後,打仲裁官司出身的鄭若驊,要求所有在反修例事件中有關公眾集會的檢控,都要經她處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