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日本回流香港】強制隔離生活的點滴之四:網絡程式


這次強制隔離,讓我經歷到電腦網絡程式如何與生活連結。
 
每天的早餐後,我和妻子便使用「蕃茄鐘」Flat Tomato手機程式來進行不同工作。「蕃茄鐘」是以30分鐘為一個循環,每當工作25分鐘時,便會有5分鐘休息,我和妻子可以按著這個25+5的規律,將工作與休息安排得井井有條。對不易專心的我來說,就可以要求自己跟隨「蕃茄鐘」的要求,專注25分鐘,便能獲得5分鐘的自由;對一向專注工作的妻子來說說,「蕃茄鐘」提醒她要在工作期間休息片刻,以免過勞,亦可以在休息期間飲水或踱步來放鬆自己。

蕃茄鐘程式。筆者提供

「蕃茄鐘」亦是我倆進行室內運動的良伴。在三次室內跑步的過程中,我倆都是以「蕃茄鐘」25+5的規律,要求自己有完成25分鐘跑步的具體目標,然後有5分鐘飲水及步行的休息時間,以減少枯燥乏味感覺。
 
另外,在強制隔離中,電腦社交網絡是我倆和外界接觸的重要媒介。除了面書facebook和WhatsApp外,我倆在早上7時15分及晚上6時利用網絡會議程式,與相熟的跑友一同進行半小時的室內運動。晚上8時半,再以網絡會議程式,與朋友分享我倆在日本的所見所聞。我分享有關日本跑步文化與及日本疫情的課題,妻子則是分享她在日本花道以至製作布口罩的心得。這些活動,令我倆和友人拉近了地域阻隔,進行友誼接觸,為苦悶的隔離生活,增添不少樂趣。

隔離中的筆者透過網絡會議程式,和朋友一起做運動。筆者提供

起初,我和大部分人一樣,都是用Zoom網絡會議程式。後來,面書上有不少提及Zoom的中資背景和網絡漏洞的訊息,我便去尋找其他可以代替Zoom的網絡會議程式。過程中,我使用過Hangouts Meet和Skype ,亦回歸過Zoom懷抱,最後都是用Hangouts Meet。
 
Hangouts Meet現已更名為Google Meet。顧名思義,這是Google作業系統內的網上會議程式。起初使用時,由於我用了普通的Google戶口,結果只能使用Google另一個網上交流平台Hangouts。若要使用Google Meet,就要在Google的G Suite開一個新戶口,並配合Google 日曆使用。以上種種使用安排,的確不及Zoom方便。
 
為了有效使用Google Meet,我在G Suite內登記,登記手續簡單,重點是要用信用卡付款。且慢,Google Meet是要付款使用嗎?其實Zoom都是在疫情下,免費放開給大眾使用,Hangouts Meet也是免費開放至9月,就算是收費,也是每月6美元,和蘋果的iCloud 價錢差不多,非常適合我這種自由工作者使用。
 
用過數次Google Meet後,發覺並不困難,畫面亦是高清。更重要的,不單是為了網絡安全,也是我為了打破Zoom壟斷網絡會議的行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