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最下賤的職業?


【撰文:香港塵】

有人說,這一年來,香港多了很多記者。有人質疑,這麼多記者,是不是要管一管?有人提出,未成年人、滿口粗言穢語的人也可以成為記者,這職業已淪為最下賤的一種。事實上,「記者」是一種職業,卻不單單只是一種職業。香港每一個人,都有權採訪、報道,這是基本法一直保障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我們被剝奪了這些自由,或許真的會變成最下賤的人。

政府推出沒配套的超離地全日禁堂食政策,是記者拍下小市民午飯時狼狽不堪的畫面,才成功逼使政府撤回。周滿鏗攝

以最近的禁堂食政策為例,我們看到的是高官們不識民間疾苦, 抗疫路上幾乎走一步錯一步,連累草根勞工們「搵食」艱難。 如果不是資訊自由、言論自由,傳媒、記者只能讚好官方政策, 如何能夠將基層市民苦無用膳之地的情境,如實呈現在公眾眼前? 如何令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員們「朝令夕改」?( 即使他們最終沒有道歉,亦無人負責)

話說回頭,一般人的認知,記者是受僱於某媒體的從業員,和其他打工仔一樣,出賣自己的時間去換取工資。但沒有受薪的學生記者、公民記者,他們也有權去採訪、報道,正如你我只要拿起手機,好好記下一些事情,然後公諸於世,人人也可以是記者。

黃子穎攝

面對新聞資訊氾濫的環境,我們最需要的不是限制記者的數目,規管他們的質素,而是學懂分辨新聞的真假,對不良資訊、無恥的媒體說不。

如果只限官方認可的「合資格」記者存在,官員貪腐、豆腐渣工程、疫症蔓延等消息,恐怕只會永遠深埋在暗角之下。沒有真相的社會,平民百姓只會被欺壓得更苦、更痛。想一想,最痛恨記者的人是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