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人命何價?給34位因新冠肺炎逝世的病人


安老院舍爆發群聚感染,很多長者成為這一波疫情爆發的受害者。相片並非文中的當事人。美聯社

【撰文:現役公立醫院Dirty Team醫生】 

那天傍晚,一踏入醫院門口,就收到準備下班同事給我的來電,表示其中一位病人因為病情轉差,他已經致電病人的家人和他們討論,如果情況惡化下去,是否進行心肺復甦法。病人的兒子還在和其他家人商量,稍後會回覆病房同事,希望我幫忙跟進一下。慶幸這是平安的一夜,病人雖然情況反覆,但至少安然無恙渡過了這一晚,他的兒子也在九時多回電給病房,表示如果情況惡化,將不會接受心肺復甦法。只可惜五天後,他終於離開了我們,離開的時候由於要保護病人私隱,在記者會上,這位病只有一個編號。但其實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一個冷冰冰的號碼。

這名病人患上新冠肺炎之前也有長期病患,也曾經入了幾次醫院,但總算每次都大步檻過。只可惜因為這場新冠肺炎,他最後離開了人世。有人會說他既然已經來到這個年紀,又有長期病患,沒有新冠肺炎他也可能離世吧。但他在上幾次入院也能安然度過,也許沒有這場疫症,他也能多活幾年。有人也會說沒有新冠肺炎的話,就會有流感高峰期,他不是一樣有機會因此喪生嗎?但這名病人早在去年底已經接種了流感疫苗,而且香港去年也有一隻新的流感特效藥成功註冊,也許他會因為流感入院,但幾天後可以順利出院。慶幸我們這批前線醫護人員也不是冷血的,沒有人說過比粗口更難聽的說話——人總有一死。因為如果人人早晚也要死的話,那麼我們還要醫護人員來幹嗎?

在這位病人的死亡證上,同事填下的死亡原因是新冠肺炎引發的嚴重肺炎。如果換轉我是他的主診醫生,我也會有一刻想在死亡原因上寫「謀殺」作為他的死因。因為本來他不會得到這個致命感染,本來他也許能夠在幾個月後和自己的家人四代同堂慶祝生辰,但因為政權犯下的彌天大錯,所以他才會在2020年的夏天離開。

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因為這次感染離開的人,他還有最少三十三個同伴。

早在今年初,我們已經說過必須要封關,才能夠讓香港免於淪陷。只可惜政權說我們選擇用極端手段,是不會得逞;我們的一些老前輩也質問我們的初心;一些曾經教過我們的人也公然批判我們,但其實他們都是幫兇。這一刻,我想反問他們的初心,還有為什麼今天他們的所作所為和他們當天教我們的截然不同。我們早在小時候已經聽過一句至理名言,就是預防勝於治療。預防新冠肺炎入侵香港最好的辦法就是阻止病毒進入香港,亦即是全面封關,所以我們當天發起了罷工。封關是否完全不可行呢? 五個月後的今日,不論是對岸的台灣,或者是一河之隔的深圳,也選擇收緊香港人的入境條件,亦即是對香港封關。當天我們選擇不向某些國家封關,這一個國家卻在幾個月後眼見香港疫情惡化,選擇對香港封關,真是多麼可笑。

這34條人命並不是34個消失的編號,而是34個曾經為社會付出過的香港人。沒有這場疫症,究竟他們現時會怎樣,沒有人有答案,但至少我們知道他們的死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只要香港沒有新冠肺炎,他們就自然不會有染上。如果我們當初封了關,也許他們34人現時還健在。

負責公共衛生的官員,每年都呼籲大家接種流感疫苗還有肺炎鏈球菌疫苗,目的就是希望預防感染的發生,因為大家知道預防永遠勝於治療,即使流感和肺炎鏈球菌病毒早就有得國際認可的治療方法。可惜,這班公共衛生學家卻在今次疫情中一反常態, 竟然拒絕支持全面封關,最後到今日為止,害死了34個人。我們必須清楚,到了今時今日,新冠肺炎仍然未有獲得認可註冊疫苗,亦未有任何一隻藥物通過大規模臨床測試肯定有效。大家只在不斷在失敗中找尋一些可能有效的治療方案,而在這些嘗試中,也許有很多試驗失敗的病人與世長辭。因為人類只喜歡看成功的研究結果,一些失敗的結果,有人會找藉口說因為參與病人人數不足影響結果,也有人根本不會留意。

寫完這篇文章後,我又收到了另一個噩耗。Dirty team同事WhatsApp群組今晚當值的同事,問到某名病人家人對於施行心肺復甦法的意願,因為病人剛剛情況轉差。我們只有無奈地用emoji回應,因為大家心中都不是味兒,實在難以啟齒。

這34名病人其實並不是死於一場疫症,而是因為政權與民為敵,將新冠肺炎帶入香港,導致了這場慘絕人寰的疫症發生。某程度上,他們三十四個都是被政權所殺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