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法文獻訂明立法會任期4年 戴啟思梁家傑:不能變5年


港府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並提請全國人大常委就立法「真空期」問題作出決定。不過,眾新聞翻查《基本法》制訂幾個不同階段的文獻,都列明立法會任期是四年,寫法從沒改變過。兩位現任和前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和梁家傑認為,只能修改《基本法》第69條,不可以釋法方式將現屆立法會任期由四年變五年。梁家傑憂慮人大常委會以「頒布決定」方式解決問題,「此路一開無回頭」。

 人大常委會本月8至11日在北京開會,預計會就立法會任期及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DQ)的議員能否延任一錘定音。

特區政府決定押後原定9月6日立法會選舉至明年9月5日後,隨即產生立法會任期問題。根據《基本法》第69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外,每屆任期四年。」

眾新聞製圖

翻查在《基本法》起草文件,過去字眼即使稍有不同,但均指向每屆任期或議員任期是四年。

在1987年12月的《基本法》匯編稿中,當時第65條全文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成員的任期為四年。一年後1988年4月,《基本法》意見徵求稿的68條改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每屆任期四年。

在1989年2月《基本法》草案,則改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外,每屆任期四年」。這也成為最終《基本法》現行版本。

今次是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後,第二次因為憲制機構的任期產生爭議,需要人大常委會出手。對上一次是2005年,因為時任特首董建華辭職後,接任特首到底應該是重新開始五年任期,還是完成董建華未做完的兩年多任期。

港府原先的立場,其實是認為出缺後新任特首任期應該重新起計算的五年,2001年當時港府提交、獲立法會通過的《行政長官選舉條例》正是反映這種看法。

其後,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諮詢前基本法草委許崇德教授及內地憲法教授廉希聖,以立法原意轉軚跟隨內地立法機關理解,如果中途出缺,則繼任人選完成餘下任期。

大律師公會則當時發聲明對梁愛詩說法表達失望,批評她錯誤用內地學者的看法、而非普通法詮釋《基本法》。至於提請人大常委,當時已有兩宗司法覆核許可處理特首任期,大律師公會當時再發聲明,批評提請釋法等同不容許本港法院裁決問題。「行政機關此舉不單否定整個《基本法》架構基礎的三權分立原則, 更不尊重法治,令致香港居民以至國際社會的有識人士感到憂慮。」

當時的大律師公會主席,正是現任主席戴啟思本人。他表示,已經不記得15年前聲明具體內容,但放在今日時空,戴啟思說中央要延任第六屆立法會,唯一的做法是修改《基本法》。

戴啟思說:「將4(年任期)解釋成5,只能是修改《基本法》。因為四年(任期)只能被理解成4。」

公會周日同時發表聲明,表示舉行選舉屬特區自治範圍事務,質疑港府提請人大常委會解釋立法會任期是衝擊法治。公會在聲明中說:「此舉實際上是繞過《基本法》及其他香港法例的條文,以避免香港特區政府的有關決定受到法律挑戰。這做法違反法治社會中要求行政機關的行為有合法性及法律有確定性的原則,亦對香港的法治帶來衝擊。」

梁家傑說,至少有三個方案處理立法會任期問題。資料圖片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梁家傑也表示,《基本法》第69條寫法清楚,「只有一個字可以解釋,就是個4字」。

他表示,在人大常委頒布決定外,本來有至少三個替代方案可以處理:

一,是根據《立法會條例》第44條,由特首宣布因應疫情押後立法會選舉14日;

二,是假設港府對緊急法法律基礎有信心,可以引用緊急法修訂《立法會》條例,例如將押後立法會的時間由14日押後至30日至三個月不等。「至少真空期都是短啊。」梁家傑如是說。

三,是由中央引用《基本法》第159條,修改《基本法》第69條。梁家傑說,這個防範不是最理想,但至少肯定選舉是香港特區內部事務,好過邀請北京干預。

不過,梁家傑說,如今用法理跟中央及港府分析,基本上是浪費時間,他批評港府是借疫情達到政治目的,並預期人大常委將頒布決定,而非直接解釋基本法條文。梁家傑說:「話唔定以後一個主席批文就可以,唔駛釋法。(基本法)69條可以,4年可以變成5,指鹿為馬,指黑為白,就用一個(人大決定),這條路一開,無跡象走回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