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病人、家屬心聲】武漢肺炎確診者在家4天後送院 同住太太至今未送隔離、屋企未能消毒


武漢肺炎第三波,至今已累計確診3589人。截至8月3日,衛生防護中心資料顯示,有217名患者正等候入院。眾新聞聯絡到一位確診者家人Jenny,她的丈夫李先生是的士司機,現年51歲,上月28日獲悉確診,4天後,即8月1日才送到亞博分流,即日再轉送瑪嘉烈醫院。

同住的Jenny卻至今仍然在家,未有送往隔離,她昨日更收到食環署致電,表示要預約上門消毒,「佢聽到我個人仲喺間屋,就即刻cancel咗個booking。我諗佢哋幾個department真係好亂,我個人仲喺間屋佢都唔知,仲話想上嚟消毒。」 她這幾天兩度留言給衛生署,今午獲回覆,著她耐心等候,不舒服就打衛生署熱線,並指「有咩問題就打999」。

Jenny 丈夫上月28日接獲確診消息,同日開始間中咳嗽,一直無發燒,可以走動,但較早前出現過耳鳴、肚瀉、腰酸骨痛的情況。29日,Jenny亦都出現病徵,通知衛生署並即時上救護車送往急症室做核酸檢測。當時她獲告知,如果檢測結果呈陰性,就即時送入隔離設施,如果呈陽性,就即時送院,所以Jenny已經收拾好行李、一袋二袋的到了仁濟醫院。她記得大約是下午5時到醫院,在急症室自費180元,做完檢測就等結果,急症室有圍板隔開檢測人士與其他求診病人。

Jenny說:「當時我見到有一個海員入到嚟,最遲嚟嘅,最快攞到報告,入咗院,因為佢講英文,我識聽。我好肯定因為免檢疫嘅問題,而搞成今時今日咁嘅現狀。我聽到佢應該係喺酒店隔離緊嘅,因為有病徵,唔知佢自己嚟定十字車嚟,總之就入咗嚟同一間房,大家就做核酸測試、照肺,之後就坐喺度等。」同房還有一個中年男子,共3人。

等到晚上11時左右,Jenny得到檢測結果,幸而是陰性,理應獲安排即時送往隔離設施。當她辦完所有手續已經接近深夜12點,「然之後唔知點解衛生署通知了仁濟醫院:你叫佢(Jenny)自己返屋企先啦。我當時就帶著啲篋又返番屋企喇。我唔知佢哋太夜安排唔到車定點。」之後Jenny就一直在家等候,至今未獲安排。

Jenny與丈夫同住荃灣公屋,衛生署給予他們的指示:「就係戴手套、戴口罩、分開食、分房瞓,就係咁多。」但廁所、廚房共用,老公用過廁所,Jenny都一定用1:99漂白水消毒。一日三餐,就靠親友買餸或叫外賣擺門口。

Jenny指,兒子在上周日(26日)上過來吃飯,29日晚已經連同女朋友被送到竹篙灣檢疫中心;與其夫揸同一輛的士的早更司機,則在30日被送到駿洋邨。就只有Jenny未送去隔離,但令Jenny最感不忿的,始終是老公未有送院,「要隔離嘅人就全部走Q哂,但係確診那個就安在家中,係咪想佢等死?唔係接受治療?我明白負壓病房係要時間prepare,亦都有大把人用緊。但係點解無綫新聞講80%,80%即係有位,點解而家仲要等。」

醫管局連日表示,負壓病房、病床的使用量都接近8成。眾新聞向醫管局查詢李先生待送院多日的原因,獲回覆:「近日確診新型冠狀病毒病人人數不斷增加, 公立醫院隔離病床接近飽和,各醫院會盡力調度病床, 盡快接收病人。現時有部分病人需要等候安排入院, 醫管局重大事故控制中心會與衞生防護中心溝通, 考慮病人的初步病徵、年齡、確診日期、居住區域等因素, 盡快安排病人入院。醫管局希望病人體諒有關安排需時, 並耐心等候安排,避免自行前往醫院。」

但檢疫設施方面,截至8月3日上午9時,共474個單位可供即時使用(當中部分正待維修或消毒),駿洋邨最多,有444個。衞生署回應眾新聞就隔離安排的查詢,指「衞生防護中心在接獲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個案的通報後,會即時展開流行病學調查,包括追蹤接觸者。中心會為沒有病徵的密切接觸者安排檢疫,其他接觸者則會進行醫學監察。」

衛生防護中心資訊。網頁截圖

Jenny老公(李先生)上周五(31日)終於收到電話表示翌日送院,但幾時去、去哪間醫院都不知道。翌日下午,青衣消防局緊急救護隊來送他去亞博社區治療設施,到達時被問及有否帶個人藥物,李先生說有,但亞博沒有(糖尿病人用的)胰島素容器,所以被安排送院。他還記得,大約是傍晚6時出發去瑪嘉烈醫院。

病房住2人,李先生的病友今天已出院。李先生介紹病房說,房內有個有線電話,可以聯絡醫生、護士,護士每日早、晚會來「拮手指」。病房門口有個「傳遞箱」,用來傳送食物及藥物,房內有廁所。李先生指,每人每日有兩枝430ml的水,不知為何這裡較缺水。Jenny說李先生飲水量大,所以家人已代她送了好多水來。醫生給李先生開了咳藥水,他服藥2天後感到有好轉。李先生還說:「佢啲膳食OK喎,佢有素食,我而家食素食,OK喎。」

李先生認為膳食不錯。受訪者提供
李先生介紹病房門口的「傳遞箱」,用以傳送食物及藥物。受訪者提供

在等候入院的過程,李先生形容:「由星期二確診到星期六先送去醫院,呢幾日都真係驚驚地傳染咗俾屋企人,最慘佢哋係唔嗲唔吊,隔離咗個啲又唔走去驗吓佢哋(指兒子,至今未有檢測結果),驗咗嗰啲又返番嚟(屋企)隔離,唉真係搲哂頭,呢個咁嘅政府真係⋯⋯」

仍在家中等候安排的Jenny則覺得,二、三月份爆發佛堂群組,已經有待入院的問題出現,「3月到7月,點解都唔去檢討,而係到現在,咁多人牽涉、咁多病人、咁多家庭,你哋先去做嘢,喺我嘅角度,係錯哂。究竟政府呢幾個月搞緊啲乜嘢?究竟有無檢討過自己嘅流程?」

「3月嗰陣時,當我聽到呢個新聞,話龕堂嗰啲候診病人,好似唔關自己事。但係今次,我真真正正去經歷,原來佢哋嘅心情各樣,好重感受。求餐外賣、求物資,全部都係香港人自己自救,政府剩係做自己嘅嘢都搞唔掂。無錯,呢個疫情係大家未見過,但好多細節係可以檢討,而做得更加好,無咁混亂。」Jenny說,她亦相信,好多家庭都面對著類似的情況。

現在,他們一家三口,一個在瑪嘉烈、一個在竹篙灣、一個在家裡,Jenny只能透過手機知道外界消息、知道家人的情況,「好深感受,人可以行出街嘅自由,好珍惜,原來困咗喺間屋,失去咁多嘢嘅時間,覺得好失落⋯⋯因為可能我老公咁多日陪住我,呢兩日佢去咗醫院,變咗被遺棄咁樣。如果我係走甩嘅data,其實我等於播毒者,但我有公民責任、受過教育嘅,我唔會做呢樣嘢,繼續等待忍耐。」

Jenny的家人帶來一「車仔」的水到瑪嘉烈醫院,送給李先生。受訪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