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要香港滅亡 繼續令市民瘋狂


過去一周簡直瘋狂,政府瘋狂推出禁堂食令,結果市民要露天吃午飯,大叫瘋狂,最後政府撤回。戴耀廷被解僱,鍾翰林被捕,12位立法會候選人被DQ,同樣瘋狂。更瘋狂的是,連續十多日過百人確診新冠肺炎,確診和死亡個案瘋狂上升,立法會選舉因疫情延期一年,全城瘋狂。
 
筆者半年前寫過 〈林鄭要香港滅亡必先令市民瘋狂〉,改自經典名言「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令你瘋狂」,指出特首林鄭月娥當自己是上帝,不過是瘋狂的上帝,各方面都要香港滅亡,但滅亡前先要市民瘋狂。
 
前文刊登後半年,瘋狂的事不斷發生。回顧過去半年,總之有多瘋狂就多瘋狂。

當自己是上帝的林鄭月娥。EYEPRESS照片

政府瘋狂的抗疫措施

2月,市民瘋狂排隊買口罩,醫護瘋狂罷工求封關。政府終於瘋狂封關,封剩機場、港珠澳大橋、深圳灣口岸。
 
3月,來自武漢的病毒,在香港基本上受控。張建宗很瘋狂說「疫情已受控」。但是來自武漢的病毒,已傳遍全世界,嚇得全世界的港人瘋狂回港,輸入個案瘋狂上升。
 
更甚的是,有人到酒吧瘋狂唱歌,結果百多人感染病毒。政府一度推禁酒令,嚇得酒吧從業員瘋狂。於是政府出手關閉娛樂場所,限制餐飲設施,各行各業大呼瘋狂。
 
面對瘋狂上升的個案,政府推出限聚令,限制公眾人群聚集。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取消,連送神儀式都因為違反限聚令而取消,令長洲居民瘋狂。當天一哥到長洲視察,簡直「贈興」!
 
限聚令本來是衛生措施,但成為政府禁止集會遊行的工具。連一年一度的六四集會、七一遊行無法舉辦,民主派大表瘋狂。

人心不死,燭光不滅,在限聚令壓制下,今年六四維園仍有點點燭光。

令人瘋狂的《國安法》

說到集會遊行,一年前,林鄭瘋狂推出《逃犯條例》,引起市民瘋狂示威。眼見疫情稍緩,示威者再出動,到商場瘋狂唱歌,到街外瘋狂堵路破壞,結果警方瘋狂清場,大規模拘捕。
 
中央眼見香港瘋狂局勢不息,於是趕緊在七一回歸前推出《港區國安法》。陳方安生、陳雲瘋狂退出政壇,香港眾志瘋狂解散,羅冠聰瘋狂逃亡。
 
到七一遊行當日,就算警方禁止遊行,香港人都瘋狂走出來。就在《港區國安法》實施第一天瘋狂地呼叫。一名掛着光復標語旗幟的男子,駕着電單車司機瘋狂地衝向警方,最後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拘捕。
 
以為日後不再發表港獨言論就沒事,錯了!學生動源香港分部解散,仍在海外宣揚港獨思想。結果警方以違反《港區國安法》為由,拘捕4名成員,包括前召集人鍾翰林。其餘在香港的獨派人士、親美人士嚇得瘋狂。

七一開始,警察又多了一面旗來壓制示威者。這面「紫旗」是警告你違反國安法。

瘋狂的第三波疫情

說回新冠肺炎,6月本港疫情受控,主題公園重開,市民瘋狂地玩。泳池泳灘重開,市民瘋狂去游泳。球場重開,市民瘋狂禁盡興。食肆取消座位限制,有一群市民去旺角雅蘭中心瘋狂慶回歸。另一邊廂,豁免檢疫的船員和機組人員,無意將病毒帶到社區。
 
新一波疫情主要在東九龍爆發。餐廳爆發疫情,食客瘋狂。的士司機爆發疫情,乘客瘋狂。商場街市爆發疫情,租客瘋狂。護老院爆發疫情,院友瘋狂。辦公室爆發疫情,員工瘋狂。娛樂圈爆發疫情,藝人瘋狂。
 
暑假到了,市民本來難得可以去游泳,但疫情下場地再次關閉,結果市民瘋狂得衝入已關閉的泳灘游泳。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書展被逼取消。參展商好不容易設置場地,如今要拆卸,損失慘重,大叫瘋狂。一眾想見作者的書迷因書展取消而瘋狂。
 
演藝界也悽慘,表演、演唱會一個個取消。毛俊輝本來在7月中重演話劇《父親》,卻因疫情取消,不禁瘋狂。太極樂隊成員雷有暉原定8月舉行演唱會,因疫情只好延期,大叫瘋狂。
 
體育界更淒慘。渣打馬拉松取消,跑手瘋狂;維港泳連續兩年取消,泳手瘋狂;七人欖球取消,市民瘋狂。最無奈是港超聯,除了3月一度復賽3周,長期停擺。港超停賽時,英超未停賽。英超復賽時,甚至完成賽季,港超未復賽。結果香港多支足球隊瘋狂地退出聯賽,球員因為沒收入而瘋狂。
 
馬季在閉門作賽下如期舉行已不容易,馬會本來想7月21日重開六合彩攪珠,但疫情反彈而押後,想一抱發財夢的市民變得瘋狂(筆者絕不鼓勵賭博)。

全日禁堂食首天,公園清潔工要撐傘食飯。周滿鏗攝

政府先要求食肆晚上禁堂食,餐飲業大表瘋狂。疫情沒有回落,政府再要求食肆全日禁堂食,餐廳東主瘋狂,沒有地方吃飯的上班族更瘋狂。張建宗叫人去郊野公園吃飯。禁堂食令生效,市民冒着雨吃午飯,感到瘋狂。政府結果先開放社區會堂給市民吃午飯,再撤回禁白天堂食的決定。
 
連續三波的疫情,賠上香港經濟,百業皆衰,失業率飆升,失業者找工作找到瘋狂了。3月至5月時,娛樂設施關閉了五星期,已損失慘重,今次疫情更要無限期關閉,人人瘋狂。

瘋狂的2020年香港教育

疫情持續,老師要花心機研究和準備網上教學,變得瘋狂。小學生不用上學,高興得瘋狂。中六DSE考生因為取消學生模擬試,無法預備公開試而瘋狂。他們更因為DSE延遲一個月開考,需要重新部署而瘋狂。
 
DSE歷史科考生遇到一條令人瘋狂的試題(下圖):「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教育局認為試題設計得太瘋狂,令人想起抗日本侵華瘋狂的場面,於是取消試題,不獲評分。

5月中小學好不容易復課,但上學只有一至兩個月,因疫情而停課。先有中小學校園有學生感染,嚇得校長瘋狂。再有北角某教育中心老闆確診,嚇得學生瘋狂。
 
學生好不容易重返校園,但又要躲回家中,不能出外參加暑期活動,變得瘋狂(也可能因為不用讀書、考試、做功課而欣喜若狂)。小六生、中六生的畢業禮被逼取消,十分瘋狂。校長、老師已準備暑期計劃被打亂,變得瘋狂。
 
9月開學與否也成問題,不如全港學校停課一年好了。

瘋狂的立法會選舉

上年11月,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報捷,希望在立法會選舉大勝。戴耀廷等人發動初選,有61萬人投票。
 
第三波疫情責任誰屬?建制派民主派互相瘋狂指責,建制派指泛民發動遊行、初選令疫情反彈。民主派指建制派舉辦慶回歸活動而集體感染。
 
民主派踴躍報名參加選舉,政府不想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但很快有12人被DQ,黃之鋒、劉頴匡等抗爭派被DQ是意料之事,可是較為溫和的公民黨也有4人被DQ,黨魁楊岳橋感到瘋狂。

自上年10月起,立法會內會由代理主席郭榮鏗主持會議,為了抗衡政府,拖延選內會主席的程序,建制派感到瘋狂。泛民瘋狂停擺半年後,建制派才出手擺平,過程中雙方互相瘋狂。今次郭榮鏗參選立法會被DQ,感到瘋狂。
 
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政府因應疫情為由,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民主派的如意算盤打不響,立即瘋狂。
 
立法會真空一年怎麼辦?不如學1997年,另組臨時立法會,由所有建制派議員組成。民主派只能隔着螢幕看建制派開會,大感瘋狂。
 
戴耀廷因佔中案判監,港大校委員大比數決定即時解僱。佔中後6年才被解僱,戴耀廷感到瘋狂。

貌似朴槿惠的666特首

筆者在前文說過,香港人或有一個瘋狂的想法,回到2017年,說服選委投票給曾俊華或胡國興做特首,改變香港命運,雖不至於美好,但不會像現在惡劣。
 
筆者有幸穿越時空,回到特首選舉當天,說服1200名選委不要投林鄭,並告訴香港現在的慘況。雖有選委改變決定,但大多建制派不相信,仍堅持投給林鄭,結果林鄭以666票當選。666代表魔鬼,比777更適合林鄭。
 
既然改變不了過去,唯有放眼未來。筆者回看3年前一張照片,林鄭除下眼鏡電髮,準備出席特首宣誓儀式。她沒有戴眼鏡的樣子,聯想到南韓前總統朴槿惠。朴槿惠因醜聞被彈劾下台,不知貌似朴槿惠的林鄭,命運如何?

林鄭月娥沒有戴眼鏡的樣子,與南韓前總統朴槿惠的對比。圖片出處:左:林鄭Facebook影片截圖、右:維基百科
 

不計標題,全文共用了99次「瘋狂」,代表林鄭長長久久想香港人繼續瘋狂。連標題的都計算了的話,共100次「瘋狂」,代表林鄭是一位百分百瘋狂的人。
 
林鄭抗疫無能,打爛中國「抗疫成功」的「金漆招牌」,加上林鄭上年因修訂《逃犯條例》令香港持續動亂,國家主席習近平怎可能再給她管理香港?筆者仍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