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安法下的牧羊人】袁天佑邢福增堅持留港 料年輕教牧壓力大增


今年5月,一群牧師和神學教授發起《香港2020福音宣言》,提出教會要拒絕謊言,指出政權的不是,與香港人同行,有關宣言早前被《文匯報》和《大公報》指控涉嫌觸犯國安法。被點名批評的其中兩名宣言發起人王少勇與楊建強,日前證實已離職並離港。

牧師關顧有需要的人,就像牧羊人守護羊群。有牧羊人離開,但也有牧人堅持留下。基督教協進會前主席、牧師袁天佑,以及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教授邢福增,同為宣言的發起人,亦被《文匯報》和《大公報》點名批評。他們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均表示沒有計劃離開香港。袁天佑表示不願離開香港的年輕人,「我都咁大年紀啦,都接近離開世界,你可以奈我咩何?但我仍然關心香港,仍然會留在香港,有年青人喺度,我一定會喺度。」至於邢福增會繼續研究中國的政教關係,不擔心題目敏感,只盼自己毋忘初心,「唔希望自己參與在一個謊言遊戲,講一些違心的說話,希望可以追求真實。」

 

袁、邢兩人接受訪問時,均表示不便評論兩名牧師離港的決定。袁天佑表示,已有一段時間未與王少勇和楊建強聯繫,只是從報道中得知他們離港,但明白和體諒他們的決定。他相信兩人受到不少壓力,亦曾經收到恐嚇信,估計他們擔心牽連家人和教會,所以選擇離港。

邢福增則表示,他不太清楚兩人離港的原因,也不便評論事件。但他承認,發表宣言的香港教牧網絡和其前身的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一直是當局重點的打擊對象。 

開放教會包庇罪犯? 袁天佑:教會從來是罪人組合

國安法實施後,基督教各宗派反應亦有異,其中浸信會聯會表明反對,聖公會和基督教協進會則表示支持,亦有宗派未表態。袁天佑認為,國安法實施至今只有一個多月,對教會和宗教自由的影響未明朗,仍然有待觀察,不少教會仍在觀望。

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各區均有教會開放會址供示威者休息,被左派報章批評是包庇暴徒。現時示威者動輒被警告違反國安法,教會開放場地予人休息,會否擔心被指控煽動、協助違反國安法? 袁天佑退休前,曾任香港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長,也曾是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的堂主任,位處遊行必經之路的香港堂,多年來每逢有大型示威,都會開放予示威者休息,這個做法正是由袁天佑開創。

袁天佑指出,教會既不知道進來的人是否罪犯,亦不會包庇疑犯,假如警方要執法,教會不會阻止。「如果你覺得有人犯法,你要拉佢便入來,但你要跟足程序,不可以隨便走入來,不可好像衝入商場般隨意拉人。」他又反問,即使走進教會的人犯了法,教會是否不能關顧罪人?他笑說:「教會從來都是罪人的組合,所有人都是罪人。」

他認為,教會履行使命關心有需要的人,未來亦應該按著「行公義,好憐憫」的宗旨,繼續開放教會服務社群。他強調,開放堂址不分政治立場,在2009年爆發豬流感,灣仔維景酒店需要隔離時,他曾決定借出教會予警方作指揮中心,即使會友擔心會將病毒帶入教會,他依然堅持;早前實施食肆全日禁堂食時,教會亦有開放予有需要的人用膳。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香港堂。資料圖片

 

教會怕惹麻煩 向年輕教牧施壓噤聲

袁天佑批評,國安法的條文含糊,教會根本不知道「紅線」在哪裡,亦擔心會以言入罪。他舉例,指現時不少香港教會都跟外國教會有連繫,到底在國安法下會否被指控是勾結外國勢力?「例如我請外國教會為香港祈禱,我不知道他們怎樣祈禱,萬一他們祈禱講錯一句說話,會否話你跟外國勢力勾結?」 

袁天佑亦觀察到,左派報章連番攻擊支持和參與社會的牧師,令不少教會為免惹禍上身,會向教牧施壓,要求他們謹言慎行。袁不願意點名,但指出部分會友較年長、由中高產階級組成的教會,政治立場相對保守,認為教會和教牧都不應該支持社會運動,在這些教會裡的年輕教牧,自反送中運動以來一直受到教會壓力,批評他們不應參與社運。

袁天佑稱,國安法實施後他們面對的壓力大大加劇,不少人被要求「收聲」,否則唯有辭職離開,他認識或聽聞被逼離職的例子已有十幾個。今年6月下旬,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的40名少年導師組長,便因不滿教會反對教牧和會友參與社會運動,而集體請辭。

聽話才可做落去 政府以資助、辦學權控制教會

國安法對教會的影響似乎還未浮現,但放眼將來,香港會否像內地般出現地下教會?研究中國教會多年的邢福增認為,香港的政教關係與內地不同,教會自殖民地時期已經與政府建立微妙的夥伴關係,讓宗教團體辦學、辦醫、提供社區服務等,其中基督教和天主教更是香港最大的辦學團體。他指《基本法》仍然保障香港的宗教自由,相信香港不會出現地下教會,然而,政府卻可以通過控制資助和辦學權,來影響一眾宗教團體。

辦學和社會福利,一度是香港教會覺得他們可以involve參與社會及公共領域的地方,但現在倒轉頭成為一個掣肘,因為要保持現況、享受資源,政府更懂得藉此去拑制基督宗教。
基督教和天主教是香港最大的辦學團體,當中還包括不少傳統名校。資料圖片

 

邢福增稱,只要宗教團體聽話,就可以繼續享受政府資源提供服務,教會也因此有地方聚會、傳福音等,「你肯支持政府,咪可繼續做落去。」不過自回歸後,他觀察到特區政府一直刻意淡化基督宗教影響力,例如向其他宗教團體發更多辦學權,認為是藉以改變基督宗教佔主流的地位。

至於遇有「唔聽話」的教會,邢福增認為政府會嘗試打壓。去年9月位於黃大仙天主教小學內的天主教聖雲先小堂,因為曾在示威中開放為休息站,學校校監被教育局施壓,要求學校確保同類事件不再發生。《蘋果日報》報道,事後教育局引述校方指確保「不會有類似情況發生」,但辦學團體天主教香港教區則強調,教會向公眾提供協助是理想當然,不會改變原則。

邢福增指,現時教育界成為政治風眼,政府不斷抽秤老師的言行,令辦學團體擔心旗下學校的老師一旦被點名或懲處,會「燒埋」教會。但這樣並不代表教會會「跪低」,全港其中一個最大的辦學團體,浸信會聯會的會長、牧師羅慶才一直敢言,邢福增引述羅曾經講過,必要時浸聯會最多不再辦學。

憂港出現下一個王怡牧師

袁天佑相信,在未來的10至20年,香港都不會出現如內地三自運動般取締宗派的局面,各個基督宗派仍能保持自主權,自由發展。他又認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的任命權仍然會在教宗手上,中梵雙方會繼續在檯底交易,但不會像內地般「自選自聖」,由政府自行任命主教。

但他強調,即使香港教會所受的打壓程度不及內地,當局仍然會控制教會,包括牧師講道時亦會面對心理壓力,需要小心翼翼不能批評政權。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因為曾經公開批評政府、反對墮胎政策、悼念六四等,去年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非法經營罪成,監禁9年。袁天佑悲觀地預視,香港總會有一天會出現下一名王怡牧師。

例如拆十字架、教牧同工發表反對政府的言論而受打壓,這些事將來一定會在香港發生。就算現在沒有(發生),如果繼續這樣的政治氣候,遲早都會出現。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去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非法經營罪,被判監9年。資料圖片

 

袁天佑:年青人喺度,我一定喺度。

面對國安法,敢言有其代價,傳道更具挑戰,但袁天佑和邢福增並沒有打算離開他們的羊群。 年近七旬的袁天佑笑言,自己已一把年紀,沒有太多顧慮和擔心,未有想過離開香港。他強調作為牧師,一直按照《聖經》行事,聽從上帝而不是順從人,他深信既然是實踐信仰的真理,便不必擔心國安法的影響。 

但教他牽掛的,是一群仍然年輕的教牧,還有一眾深愛香港、前仆後繼走上街頭的年輕人。袁天佑坦言他將近暮年,但年輕一代來日方長,所以他決定留在香港,與年輕一代結伴同行,盡最後一分力量支持他們繼續爭取民主自由。「他們(年青人)都是愛香港的人,他們仍然存著希望,我點解要離開他們呢?」 

我能夠為香港做得幾多嘢,我都會繼續做,特別想關心一班年青人⋯⋯ 對我來說,都咁大年紀啦,接近離開世界,你可以奈我咩何?但我仍然關心香港,仍然會留在香港,有年青人喺度,我一定會喺度。
年近七旬的袁天佑坦言,只要一天仍有年輕人留在香港,他便會留下繼續支持、陪伴他們。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邢福增:不希望參與謊言遊戲

1966年出生的邢福增,還有五年多便屆退休之齡,剛於7月卸任中大神學院院長一職,他希望專注研究工作。退休後是留下還是離開,他坦言還在思考,沒有答案,但暫時還未有離港計劃。邢福增一直將自己定位為學者,純粹從學術角度評論時政與政教關係,所以評估自己沒有犯法。研究中國政教關係多年的他,亦不會忌諱題目敏感,會堅持一直進行相關學術研究。

他特別提到中國神學家趙紫宸的經歷,對他思索前路時影響甚深。邢稱,趙紫宸對建立中國的基督教和神學教育影響深遠,中共建政後,趙選擇與政權合作,是三自教會的發起人之一,但在文革時期仍然慘遭批鬥。邢福增惋惜道,一位華人神學界的巨人,在中共手上就此淪落成為悲劇人物。

因言入罪、教會受壓,似乎再不是遙遠的事,邢福增認識許多中國地下教會的牧師、維權人士,一直在黑暗的環境中掙扎,實踐自己想做的事,他盼望自己將來跟他們一樣,能夠堅守原則,不要放棄自由說話的權利。

唔希望自己參與在一個謊言遊戲,講一些違心的說話,希望可以追求真實⋯⋯ 無咗自由,香港人係咪就會算數,舉手投降呢?我估大把人到這一刻都未喺咁樣。 
邢福增暫不打算離開香港,他希望將來能夠堅守原則,不要放棄自由說話的權利。鄭啟智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