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令歐洲行動的,是喪失理性的國安加速師


香港局勢變化之快超乎想像,沒有每月執筆的習慣,可能也未能察覺。

七月三旬之間,港府先強推國安法,不但取消十二名民主派候選人的參選資格,再借疫情之名延遲選舉一年,又拘捕學生,早幾日更對身處外國,有份推動香港民主的人士(包括一名美國人)發出通緝令。 一步一步,中共與港共對香港的壓逼已經脫離任何政治邏輯的框架。

政府瘋狂打壓,再次燃起大家對政府的憤怒。身在德國的我,卻感到對香港形勢異常地「樂觀」。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希臘哲學家希羅多德曾經講過: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翻查史書,唐太宗原來也有一樣的講法: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歷史總是在重演,極權倒下之前,從來都是先風光,後瘋狂。

德國中央軍事集團在二戰後期,意識到的戰爭敗勢已定,仍然未想停止任何軍事行動以求和,甚至在柏林淪陷,德國政府簽下投降書之後,仍然在布拉格對蘇軍進行反擊。可見極權腐蝕人心理智,乃至毀滅整個國家,不是沒有先例。中共現在深知天下圍攻之勢已成,仍然擺出戰狼姿態,寧左勿右,一年春秋就已令自己泥足深陷,加速攬炒自取滅亡可期!

通緝黃台仰: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早前流亡德國的黃台仰已獲德國難民庇護。

先講一講以國安法通緝六名流亡海外港人(亦包括美國人朱牧民) 的行徑。通緝名單上的人,都是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而我從媒體上認識比較深的,當然是黃台仰,畢竟他屬於因政治逼害而來到德國申請庇護的首批港人,在德港人都會比較關注他的動向。

政府強推國安法之時,口口聲聲聲稱國安法並不會有追溯期。理論上,七一之前的言論,根本就不能夠成爲起訴的基礎。而七一之後,他Facebook上沒有以自己的名義發表過任何有關香港政治的言論,警方以「勾結外國勢力」的「理由」通緝黃,證據何在?

當然,國安法推出之後,仍然走去研讀條文,希望找出紅線和起訴證據的人,明顯是「讀書讀壞腦」。極權政府要打壓你,不需要冠冕堂皇的法理:國安法連半塊合格都稱不上的遮醜布。更重要的是,決定發出通緝令的國安部負責人,到底認爲通緝一個早已流亡德國的香港人,到底會有什麼作用?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黃台仰一早就因爲身負暴動罪而被香港警方通緝,德國跟香港仍然有引渡協議的時候,也沒有辦法要國際刑警把他緝拿歸案。現在國安處再加控罪名,就可以派出強力部門,以戰狼姿勢空降哥庭根嗎?黃也只能用張曉明可笑的金句「太陽照樣升起」回應。想製造寒蟬效應?要怕的香港人,一早就已經退縮,決定要投身香港政治運動的人,也因國安法推出而絕無退路。

打壓出現,懦弱的人可能會暫時噤聲,但沉默不代表人心回歸,更會埋下更深的反抗種子。

國安加速師才是攬炒追求者

通緝令一出,德國政府立刻宣佈暫停執行與香港的引渡協議。雖然德國外交部早就有此決定,但國安處發出通緝令,就是飾演加速師的角色,麻煩中國外交部又要啓動人肉錄音機,「 堅決反對德國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逸議漫漫」第一篇文章就是講德國所謂「奶共」的現象。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後,德國親中的政商人物分分鐘心中也念念有詞,「求神拜佛你唔好搞咁多嘢,俾我繼續聞下人民幣香氣」。這一連串喪心病狂的通緝,令德國政府也不得不踏出反制第一步, 港共不是求攬炒是求什麼?

當無槍無炮,在外國遊說的香港人與及無力以實際行動推動香港獨立的學生,亦會被當成「危害國家安全」的恐怖份子打壓,甚至以下流的手段如通緝和拘捕作恐嚇,追求民主自治和支持香港獨立兩者所要承受的代價,界線開始模糊,我預計這將會是催生獨立思潮的最強推動力。法律對於罪行輕重而作出相應的審判及刑罰,有其道理。 如果說治亂世用重典,逢偷必重罰,一律處以嚴刑,可會嚇怕盜賊? 強盜可言「偷一蚊係偷,偷一百萬都係偷,何不偷足一千萬!」更何況,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根本沒有犯罪! 既然政治光譜容不下線性分佈,追求民主已是罪名,反對國安法已可 DQ,不難預見泛民內所謂「溫和」的政治勢力對於謀求政治空間的寄望即將煙消雲散,本土甚至獨立思潮將會席捲香港,而初選已印證這個趨勢。

議會戰線,目標不是議席,而是把議席化成「羔羊」

說起議會戰線,德國的《日報》(TAZ)上個星期的其中一篇評論 ,講述香港推遲立法會選舉,仍然用「表達反對派對抗中共控制的重要機會」的講法去描述九月的選戰,可知國際社會仍然對立法會選舉寄予厚望。《日報》 對香港議題的觀察已不算離地,以「表達對抗性」來講,有媒體甚至天真地認爲爭取到數目較多的議席可以爲香港民主帶來最後一線生機。套用林鄭的講法,香港人大概都會對這個講法「一笑置之,嗤之以鼻」。立法會才有多少席位?取消十二個候選人的參選資格,就是直接在立法層面根除所有反對派勢力,層次甚至比起其他極權國家「投票站突然停電」的黑暗操作更低級,是光明正大的選舉舞弊。

既然中共已明言不會容許「35+」發生,議會戰線的鬥爭方式,就自然不是通過參選而進入議會做議政式抗爭,而是通過初選,連結非建制派的勢力,再將選舉的議題變成鎂光燈,將待選的議席轉化成國際戰線的「羔羊」,自喻爲神的官員借選舉主任爲刀手,伸出魔爪屠殺貢品,血花四濺,自由國家就算沒有看得觸目驚心,對中國民主的幻想起碼都會灰飛煙滅。

略爲有理性的人, 都知道取消候選人選舉資格所牽起的國際反對浪潮不容忽視,引刀DQ不能成一快。我之前都以爲政府只會用疫情來做幌子,推遲選舉,間接架空立法會,用一年時間以另類方式一個一個打壓候選人。誰不知政府竟然雙管齊下,撕破臉皮,也要戰鬥到底。

你叫柏林和布魯塞爾如何對此等行徑視若無睹?

歐羅巴公主的正義遲來,但總會來的,像極了愛情

最後,就是要講一講歐洲和德國了。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歐洲,多個歐洲國家自顧不暇,從地緣政治來講,香港的情況雖然差,也不及更接近歐洲的戰場。夾在大國裂縫中的德國,對華政策的改變在此形勢更加舉步維艱。不過有危亦有機,因爲疫情,歐洲國家認清過份依賴中國的負面影響,口罩也無得用,所以就更加重視歐盟盟友的經濟交流基礎。例如歐盟國家破天荒共同推出歐洲「新冠基金」,連重視財政紀律的國家如德國,本來對舉債十分敏感,亦因應疫情選擇妥協。

現在德國與法國自行推出針對國安法的行動,有網友認爲原因是歐盟各國未能協調,所以自己先走一步。但這一邊廂歐盟峰會商議完畢,功成落幕,另一邊廂德國就開始行動,其實不純粹是時間上的巧合。歐盟峰會除了提供了很多機會讓歐洲國家直接討論香港議題,更重要是可商討經濟上如何再緊密合作。歐洲國家對中國的立場有所不同,但底線都是要有一致步伐,不能三兩個國家說了算,才有共同基礎承受對抗世界工廠的衝擊。接下來我預計歐洲各國都會慢慢將之前商討好的政策逐步實行,會先主力援助香港人,未必一來就是強力制裁。但歐盟其實已經有馬格尼茲法案等等對抗極權侵犯人權的法律框架,可能會「成熟一項推出一項」,終有一日成爲國際舞臺上抗擊中共的重要一員。

2019年11月9日,大批德國民眾到柏林圍牆遺址,慶祝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美聯社
 

早在五月四號,我為專欄摘下的筆記寫著:「我自己是好喜歡德國這個民族,德國人是正義的,無論現在的政治形勢如何,我相信都有變天的一日。」柏林圍牆曾經看似牢不可破,竟也一晚就可以塌下。

但願我還沒有太過天真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