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之8:當時的香港情況


 

年青時的劉文成。

當時香港社會是在港英統治下,市民都習慣了殖民地的生活。當然中共自1921年建立後,沒有停止過在香港發展它的地下黨員,以便需要時(例如要解放香港時保衛水、電、運輸等設備),可用作基本力量。當時新華社是中共註香港的是代表,內設有「港澳工作委員會」,簡稱「港澳工委」,書記梁威林、祈峰,內附有各分工管理香港文化、商業、教育、工會、中資機構、報紙等日常領導工作。基本上日常左派報紙應該出什麼新聞,勞資糾紛怎樣處理,政府施政怎樣對付等,都在背後由它直接領導著,港澳所有左派單位,包括中華總商會及親中的所有中國產品的代理商,左派電影、書店、愛國學校、報紙、中資銀行、華潤、德信五豐、招商局等及其屬下所有商戶,工聯會是其中最主要的單位,地下黨人最多,有很多屬下工會,它屬下有大部分與民生有關的單位工會,包括水電、煤氣、電車、摩托車總會,海員工會、紡織、塑膠、五金、太古及黃埔船塢工會等英資單位工會及政府、軍部、醫院員工工會,還有所有上述單位天天在做的統戰工作,想盡辦法聯絡及游說他們改變想法轉到左派這邊來,都是一鼓外圍群眾的力量。這就是左派力量逐步擴大的原因。

從上述看來,左派在當時四百萬港人中,人數雖不多(約10%包括家屬), 但影響力表面上相當大,所以左派認為已掌握了香港大部分命脈了。其實當時真實的積極份子,多數是工會主席、書記、部分理事及一些靠近這些人的工友,及各左派單位的領導人和潛伏的地下人,在一個工會或單位內是很少數,大部分會員工友受當時國內消息影響(大躍進及59-61年大饑荒時代仍宣傳大豐收,形勢大好,不是小好),其中一些人也跟隨,其餘大部分都是安份守己的老百姓工人。

戰後香港社會相當穩定,經濟逐漸上升,港英政府時刻不放棄限制左派活動,掌握所有懷疑共黨份子活動內容及名單,經常將其中活躍份子遞解回大陸。所以當時的工會工作人員,可說是冒著生命危險參加工作,用合法的方法做左派「非法」的各項發展工作,工會書記或特定的人員就成為工會與總部工聯會的聯絡及傳遞消息的人,回來就開會分配工聯會需做的工作。所有需要推行的工作就是這樣通過工聯會轉到各工會去執行,成為日常的工會工作及對工友的團結(統戰)工作。在工聯會會議上談了什麼,我們是不知道詳情的。當時還有親國民黨的右派工團會與左派對抗。

由於澳門 123 事件,在國內斷水,封關及軍事威脅下,澳門的左派取得壓倒性勝利,對香港左派起了很大的激勵作用。新華社、文匯報、大公報聲稱是「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兩條半語錄就鬥垮了澳葡,在香港左派來說,這是個很好的經驗,把當地政府鬥倒,便紛紛派工會及其他左派的積極份子到澳門學習,吸收鬥倒當地政府的寶貴經驗,以便將來鬥倒港英。

在 1966 年 5 月,人民日報社論呼籲打倒國內「走資派」和國外「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及反動派」,推動文化大革命,這些都是令香港左派頭腦發燒的主要原因。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當時全國人民都要聽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緊緊跟隨他每天在文匯報登出的最高指示,做日常工作和生活,他組織了紅衛兵造反,要打倒一切原有的黨政機構,一切舊的道德倫理及舊文化歷史􏰂在的機構,殘酷批鬥他們所說的罪人,連父母、師長也不放過,要所有的人都跟他們革命,否則就要接受批鬥。

左派工會工聯會成立各界鬥委會。網上照片

香港在那火紅而盲目的時候,主要是當時鬥委會(新華社組織及指揮)及左派輿論製造了恐怖的氣氛,令人覺得香港快將解放,共產黨快將掌權,它的政策和說詞,是中央訂出來的。市面上見到的左派表現: 文匯報、大公報對港英的全面攻擊,包括左校十歲學生被動員參加鬥爭,大規模的抗議遊行,及推崇毛澤東思想戰無不勝,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人民日報鼓勵港人與港英戰鬥到底,結束港英在港的統治。市面上所有中資單位、國貨公司、左派學校和工會都在顯眼的位置標出大幅標語及插滿紅旗、毛語錄及不停地大聲播放革命歌曲: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打倒港英法西斯,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下定決心,及鬥委會口號等等。工會則每天都號召工友到工會學習毛語錄及聽鬥爭形勢報告及傳達工聯要求參與鬥爭活動,與國內文化大革命場景一樣街上經常出現一隊隊配戴毛章,穿白衣藍褲的學生或中資人員出現在街上遊行抗議,中國政府亦發表聲明宣告:「中國政府及七億中國人民堅決支持香港同胞的鬥爭,並且堅決做他們強大的後盾,我們有決心把反迫害鬥爭進行到底,不獲全勝,決不罷休。當時香港四百萬人,左派或靠近他們的人約十分一,其他市民都在天天忙碌地過他們一向以來的生活,眼見市面日益令人憂心的現象,多感不安,因為如果鬥委會勝利,不支持左派的市民會否學紅衛兵一樣被批鬥和殺害可能?到時香港解放了,什麼都和大陸一樣了,真是恐怖。每個家庭天天都面對社會上以往十分不同的亂象,怎不憂心戚戚。

在這樣的大氣候下,雖然以往中共要長期利用香港,周恩來亦當時發聲明,文革不在香港進行,但當時國內是一個玩局,毛澤東說: 「越亂越好。」連周恩來也被架空;毛澤東與江青等幾個人一齊控制及主導文革及紅衛兵,亦要香港新華社聽從跟隨,而社長梁威林及祈峰等領導人恐怕不跟隨極左文革路線會被調回大陸遭批鬥,因而決定在香港照文革的方式大幹一場以自保,造就反英抗暴及其他災禍。這亦證明共產黨的一個幹部隨便可以對香港做出禍國央民大災難,而中央寧願幾百萬港人惱恨五十多年,令67事件缺點留下教壞年青一代至今,都不處罰梁威林及祈峰,反而要保護他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