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醒了就是醒了,再也回不去了——想起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


毫無疑問,香港人現正處於極艱難的處境中,多年來爭取民主的努力不但沒有促成真正的雙普選,反使北京老羞成怒,決定在港實施全面管治。全面管治所帶來的惡果,今日已清楚浮現,淪陷之勢已成,看來難以挽回。有人因此指責爭取民主的人破壞了香港的和諧與平靜,把全社會帶進撕裂、動盪的年代,搗毀了他們的收成期。對於這種論調,已有很多文章反駁過。我想起的,倒是一套家傳戶曉的經典科幻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下稱《殺人網絡》),香港人現今的痛苦和掙扎,跟電影的故事有微妙契合之處。

莊周夢蝶難分真假

《殺人網絡》不只是角色造形突出,擊技動作過癮,其故事想像力之高、寓意之豐富,即使多年後翻看,仍不覺陳舊。在電影描繪的世界裡,人類在地表上已近滅絕,掌管地球的是一組數量極其龐大,擁有人工智能,且已發展出自我意識的電腦。這些電腦以太陽能為能源,因為大氣層後來被人類的經濟活動嚴重污染,遮蔽了陽光,這些機器意識到自己的生存危機。後來機器發現人體所產生的生物電能(bioelectricity)效能卓越,為了生存,它採用了一個非常詭異的方法—它創造了人類養殖場!

那是片一望無際,由一個個養殖繭排列成陣的田野,每個繭都由那電腦所控制,無數胎兒就在這些繭中經由一種融合程序出生和長大,不斷為電腦提供能量,直到他們死去,然後被液化為營養液,供其他仍活著的養殖人作食物。所謂出生,並非出自娘胎,而是在養殖繭中培殖和長大。由胚胎至長大成人,這些養殖人都活在繭中,身體完全靜止,各種感官也處於休眠狀態,背部和後腦裝有插孔,跟電腦結連在一起。電腦把能模擬世上萬事萬物的各種程式載入養殖人的腦中,跟他們的意識結連在一起,構成他們所經驗的世界。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劇照。

養殖人一生雖半步不離養殖繭,卻因這些程式傳遞到腦中的訊號而產生各種所謂生活經驗:光影、顏色、建築、風景、一切有形體的事物、所有感官資料,都只是腦中流動的訊號,但對養殖人來說,這些經驗是無比真實的,他們根本無從知道自己身處的是一個虛擬世界。

真與假的抉擇

電影主角尼奧(Neo)(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飾)就是這樣的一個養殖人,日復日的在虛擬世界中從事電腦程式設計。一切彷佛正常,但他總是感到身處的世界有點問題,但又說不出問題所在,直到一天他從電腦中收到一個信息—「你正身在『迷陣』中(The Matrix has you)」,他的生命從此改變,或許應該說,他真正的人生從那刻才開始。然後他遇上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一個是他日後的親密戰友莫腓斯(Morpheus),另一個是他最終會愛上的人,崔尼蒂(Trinity)。莫腓斯是倖存人類組織錫安(Zion)的一員,他向尼奧指出那殘酷的事實:他的心智一直都被囚禁在『迷陣』之中,他其實從未嘗過甚麼是真正的感官如視覺、觸覺或味覺等,而除非他肯做勇敢的抉擇,他永不會真的知道究竟甚麼是『迷陣』。莫腓斯掏出兩顆藥丸,一顆紅,一顆藍。吞下紅色那顆,就能夠找到尼奧真身的在養殖場中的坐標。吞下藍色那顆,一覺醒來,他將忘卻這一切,他一向熟悉的世界又會如常運作。里奧選擇了紅色藥丸,莫和隊員隨即找到他的真身所在,並把他從『迷陣』中拔除(unplugged)。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劇照。

但願長醉不願醒?

經過莫和隊員們悉心照料,原先虛弱的里奧終於在這個荒涼頹敗的真實世界中甦醒過來,眼前的一切很陌生,卻是真實的,而過去那個一輩子活在其中的虛擬世界則漸漸遠去。里奧被莫腓斯選上,因為莫相信他就是那個先知預言能擊倒『迷陣』的人,果然到最後,里奧證明了自己真是那個預言中的人,成為了錫安反抗運動的英雄。對於里奧來說,在錫安戰艦裡的物質生活是貧乏艱苦的,但他能在其中找到活著的意義,也活得真實。但並非所有艦上的人也能堅持到底,歹角西弗(Cypher)正是一個後悔吞下紅色藥丸的人,最後他出買戰友,在一次進入『迷陣』的行動中(錫安戰艦上有跟『迷陣』連接的儀器),把戰友困在特工史密夫(其真身其實是在『迷陣』中運作的電腦病毒)的圍剿中,更令莫腓斯被擒。西弗開出的條件很簡單,他要求把自己的身體重新接上『迷陣』,他是捱夠了現實生活的艱苦,他要回到虛擬世界中享受豐富的「物質生活」。劇情發展到尾聲,出賣戰友的西弗死了,里奧不但營救了莫腓斯,還發現了自己在虛擬世界中擁有超人一樣的能力。里奧的故事還延續到電影的續集和第三集,當中他和『迷陣』特工連番惡鬥,為最後勝利付出了沉重代價。

醒了以後

此片最吸引人的地方,當然是它對虛擬與現實之間穿梭往來的描寫。但除此以外,它也帶出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如果真實(Reality)是殘酷的,而虛擬卻是安舒的,人應該如何選擇?如果醒覺的代價巨大,留在虛擬、處假、虛謊的世界中做人,不是比做個清醒的人更來得幸福嗎?

回到文首提及的香港處境,這些年來,為了守衛港人珍惜的價值和制度,無數港人走上街頭,向世界發出呼喊,要戮破強權透過龐大宣傳機器營造的虛假世界。港人所以有這種醒覺,只因文化厚積,以自由和法治製成的紅色藥丸早已給港人吞服了。正因這歷史機緣,縱使強權所設立的天羅地網幾乎可媲美『迷陣』,港人還是能成為最早醒過來的一群,繼而再喚醒這個世界,使他們認清極權要操控世界的野心。

去年6.16大遊行。美聯社

而在這場偉大抗爭中不能或缺的,正是像你我一樣的平凡人,我們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對抗從強權而來的病毒,就像對抗電影中的病毒史密夫一樣。多一個人被吞噬,強權就壯大多一點。相反,每個人都拒絕被感染,病毒就死路一條。強權所以能肆虐,皆因牠一向擅於在人心中播毒,在肺炎病毒擴散以先,人心早已中毒了,早前肺炎病毒初起之時,那幾位在強國街頭表示「唔怕!要信政府⋯⋯」的人,如今安在?
 
至於收成期者的抱怨,對那些寧願留在虛謊世界享受主子餵飼的人,我們大概只能如此回應:「醒了就是醒了,再也回不去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