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法會真空期】林鄭「請求中央指示」字眼罕見 呂秉權:突顯特區政府權限、層級較低


特首林鄭月娥上星期宣佈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就著立法會真空期的處理辦法,她表示會「尋求中央人民政府的支持和指示」。眾新聞翻查過去多年特區政府請求中央釋法的新聞稿,均未有發現「尋求中央人民政府指示」或類似的字眼。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分析,「尋求中央指示」屬較罕見的字眼,相信特區政府在立法會選舉和真空期的安排上權限「相當低」,所以選用「尋求指示」以突顯政府在這問題的層級較低。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認為不應斟酌於字眼問題,因為中央所有的程序都只是「走過場」,一切問題都是由習近平和黨中央核心決定。

根據政府新聞處公布特首林鄭月娥的發言稿,她表示就立法會真空期的問題,「我已經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了一個緊急報告,尋求中央人民政府的支持和指示。」而政府在當晚發出的新聞稿中的字眼,則為「行政長官已向中央人民政府呈交緊急報告,尋求支持和指示。」

眾新聞翻查過去有關政府向人大常委會請求釋法的新聞稿,均未有用到「尋求指示」的字眼。在1999年的「吳嘉玲案」中,當時政府所使用的字眼為「行政長官決定要求中央協助,由國務院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根據基本法的立法原意,解釋《基本法》第22條4款及第24條2款3項,以確立有關條文的立法原意。」

在2005年有關行政長官任期的爭議中,時任署理行政長官曾蔭權表示,「建議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五十三條第二款就新的行政長官的任期作出解釋。」;至於在2011年的「剛果案」中,當時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釋法,律政司在新聞稿稱,「律政司歡迎終審法院決定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基本法》第13條及第19條作出解釋。」

熟悉中國新聞的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印象中特區政府在公開書信中較少用到「尋求中央指示」,認同此字眼屬於罕見。他分析,這代表今次立法會選舉和議員任期的安排,已經不再屬於香港的內部事務,而特區政府在此問題上的權限「相當低」,所以選用「尋求指示」以突顯特區政府的層級較低。呂秉權提及中央一直認為,假如民主派在立法會過半是奪權,加上去年十九屆四中全會後,張曉明清楚指出立法會的大多數議員需要是「愛國者」。他指出要做到以上兩點,中央不可能不干預,因此立法會已經不再是香港能獨自處理的內部事務。

至於為何並非直接提請人大釋法,呂秉權指出中央處理此問題的手法多元,假如特區政府直接尋求人大釋法,變相限制中央政府只可以透過釋法處理,無疑是僭越和規限了中央的權力,因此改用「尋求中央人民政府指示」。他強調此類公開的文書與新聞稿,特區政府一定有與中央商討字眼,「尋求人大釋法,還是尋求中央指示、支持,這個字眼並不是特區政府自把自為的事,而是跟中央有共識之下作出的。」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稱,「尋求中央指示」字眼較罕見,或者是要突顯政府在這問題上的權限和層級較低。資料圖片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認為,不應純粹斟酌於字眼問題來討論今天中央會採取甚府程序。他引述現時建制派之間流行一句說話:「如果有咩程序要走,你哋同我走過去。」他稱建制派與中央只為達到政治目的,所有程序都只是「走過場」,不論字眼是甚麼,最終都是由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核心作決策。

外界一直質疑延長今屆立法會的任期,是違反《基本法》。劉銳紹提醒現時中央已經將《基本法》扭曲變形,不應以正常思維來思考中央的決定,也不能奢想還可以辯論條文含意。「而家話俾大家聽,基本法嘅解釋權係佢(中央政府)度,大家唔好用一個正常人嘅腦袋嚟諗嘢,如果唔係大家一定理解錯佢點諗。如果將正常思維,放係一個以政治目的為本嘅腦袋諗嘢,咁就一定係錯。」但劉銳紹相信,作為抗爭手段民主派仍然要重視《基本法》,藉此突顯中央如何「搬龍門」,不重視《基本法》的實則內涵,亦不再遵從立法原意。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不應純粹斟酌於字眼問題,因為中央的程序都只是「走過場」。資料圖片

人大常委會正在北京召開會議,當中包括討論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的問題。呂秉權估計,今次人大常委較大機會以作出決定的形式,來處理立法會真空期問題。他指出,從中央的角度出發,人大決定相對釋法而言嚴重性較低,也不會動搖《基本法》的根基,但威力與釋法相若,具有部分的釋法作用,亦有增補《基本法》的功能。

他又相信,今次人大常委不會單單處理立法會的真空期,還會「因利乘便」處理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問題,「劃多幾條線」,包括制定「愛國者」的標準,以至拉布會否觸犯國安法等。

呂秉權提及,中央一直要求公職人員由「愛國者」組成,當中不只是公務員,還包括教師、公營機構如港鐵、機管局等。他觀望今次人大的決定,透過為立法會議員訂立「愛國者」的標準,擴大並適用於所有公職人員。他相信即使今次人大常委會沒有回應這問題,往後中央或特區政府都會等待機會再處理。「上面諗嘢喺好strategic,好有嗰種全盤戰略、頂層設計嘅考慮,佢係度諗點樣可以一網就網曬佢想網嘅人。 」

劉銳紹則認為,中央的決定十分隨意,難以估計今次人大常委會將會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問題。但他指出,現時建制派內流傳中央指示,要「長痛不如短痛」,相信中央不會讓被DQ的4名民主派重返議會,趁機奪走民主派在立法會的三分之一關鍵否決權,然後「踩turbo」通過所有官方想推動法案,包括各項撥款和明日大嶼。他特別提到,一旦建制派掌握三分之二多數,有機會修改特首選委會的組成方法,因為現時民主派穩奪117個區議員選委席次,加上上屆他們贏得逾300席,令中央的「安全系數」大大降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