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香港製造》20年前被拒電影節 修復版今屆放映 舒琪:「它有榮譽你來抽水」


 

第41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鑼。用了4年時間拍攝、講述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被拒在今屆電影節放映,令人關注公帑資助的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的運作,以及揀選電影入圍的方法和準則。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學院前院長、著名導演舒琪,曾經替《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聯絡香港國際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詢問紀錄片在今屆電影節放映。

20年前、即1997年7月1日回歸前夕,陳果執導及編劇、講述九七的電影《香港製造》,也未能入圍當年的電影節,舒琪也曾為此向李焯桃查詢,舒琪記得當日李焯桃評價《香港製造》是一部「粗」的電影。但20年後今日,《香港製造》修復版,變成今屆電影節的重頭節目,今天(周三)放映,舒琪不滿電影節方面,沒有承認當年錯誤將《香港製造》拒諸門外,「現在過了很多年,它得到應有的榮譽時,然後你來抽水。」陳果重提事件時則說:「當年係97年,一部九七戲,議題咁大都唔入圍,我覺得係電影節嘅污點。」

相關新聞:電影節藝術總監兼任公司董事 修復《香港製造》等7片獲今屆放映

                    陳果:修復《香港製造》 唔使我畀錢  若付數十萬元太昂貴

                    電影節每年獲公帑資助過千萬 回歸20年額外撥款

《香港製造》是導演陳果的成名作,他回憶20年前被拒入電影節,「當時個心好唔舒服,但而家沒感覺了。」何君健攝

《消失的檔案》和《香港製造》兩部港產片誕生時間相隔20年,雖然一部是紀錄片、另一部是虛構創作片,但兩者卻有着很多相似地方,例如:小本製作、導演並非電影界紅人(陳果當時未成名),更重要的是它們反映社會實況,《消失的檔案》說的是1967年的六七暴動史實;《香港製造》說的是當年的青少年問題,當然還有對九七後香港未知數的擔憂。兩部電影的導演在兩個不同時空,曾經透過資深電影人舒琪,聯絡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李焯桃,他是有權決定電影可否在電影節放映的其中一人。舒琪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道出他的兩個經歷。

先說《消失的檔案》,舒琪說:「今年初,有一個支持這部戲的人(編按:舒琪指,未經對方同意,不能公開對方身分)打電話問我,這部戲可否交去香港國際電影節,因排到入去的話,對電影的宣傳曝光很有幫助。他問我是否認識電影節的人,我說,認識策劃的人,可嘗試問。由於這部戲是本土港產片,負責的人是王慶鏘(電影節節目策劃)。我發了一個電郵給王慶鏘,問他可有興趣看這部戲是否適合在電影節放映。他回答說有興趣,當時我知部戲將在一個場合放映,於是邀請他去看。」

「之後我再用電郵問王慶鏘,他有否去看戲、問部戲會否被電影節接納,他說有去看,但說要再交李焯桃看。我於是將李焯桃的聯絡方法交予羅恩惠,羅恩惠聯絡李焯桃後告訴我,會安排一場放映會,在一家電影製作公司那裏,羅恩惠叫了幾個朋友去看、李焯桃和他一個同事去看,我當時不在場。羅恩惠之後告訴我,李焯桃看完當日沒即時給予意見,說稍後再傾關於這部電影。」

「之後,羅恩惠約了李焯桃去電影節辦公室樓下傾,羅恩惠告訴我時,我跟她說,我陪你去吧,因為我知她不熟悉,而我熟電影節,也認識李焯桃。羅恩惠告訴李焯桃我會去,她引述李說,大家老朋友,不用見舒琪了,我再約時間和你談,就取消了約會。羅恩惠一直再等他消息,等不到就發了兩個whatsapp給他,沒有回音。於是最初找我的那位朋友問我,希望電影節有個答覆,問我可否幫手追。我於是打了個whatsapp給李焯桃,希望有個確實答覆,李回覆說,他會直接打給羅恩惠。隔了一日李打了給羅。羅恩惠收線後,立即打電話給我覆述對話內容。」

香港國際電影節周二開幕,(左起)蘇錦樑、古天樂、杜琪峰等嘉賓出席,右一為電影節藝術總監李焯桃。何君健攝

結果是《消失的檔案》被電影節拒絕,羅恩惠上月初在該片的首映會上,引述沒有公開姓名的電影節總監跟她說:「成條片係零藝術的狀況」、「旁白女聲刺耳」、「我代表晒電影界」等。電影節之後發聲明表示, 「導演羅恩惠引述的電影節藝術總監說話大量失實」,「統統與事實不符」。 聲明提到:「電影節一貫選片的原則都以藝術考慮先行,盡可能是集體決定。由於有意參展的影片太多,一般不會向申請人解釋落選原因。這回破例本屬好意,是私底下提供意見,不料竟被斷章取義、肆意歪曲後用來誤導公衆。 」

舒琪說:「我看電影節的聲明,它說盡可能是集體決定。我想問,說盡可能,那麼有那些情況下不是集體決定?」舒琪又指,聲明提到「大量失實」,「那麼,我想問,是否有小部分是真實?那是什麼?」

至於聲明提到的「電影節一貫選片的原則都以藝術考慮先行」,舒琪說:「今次《消失的檔案》,如果有人真的說過『零藝術』,我相信有人說過,因羅恩惠和李焯桃傾完電話之後,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她覆述是這樣,我沒理由不相信她。假設他真的有講過,這句話就有問題,他是用藝術性或藝術價值作為criteria,那何謂『零藝術』價值?這值得商榷。如果有人真的用這些字眼去批評,反映這個人的判斷是沒有水平。我不理會這個人做了幾多年、或者講的是什麼人,講呢句說話的人,反映他對電影亳無認識。」

「《消失的檔案》是紀錄片,有它的態度,對待紀錄片和fiction不同,尤其是具有強烈歷史價值兼夾對本土歷史有重要的揭露時,你不是純粹用藝術價值來標榜,或純粹用電影的美學價值來衡量,決定它是否入圍電影節。紀錄片有很多種,有一種是報道式的,第一要看報道的價值,第二是講手法,用文字造詣、偏排、編輯、組織,去呈現事實及報道內容。從此角度看,《消失的檔案》成績是高的,在複雜、多資料之下,能清晰有步驟羅列清楚整個歷史,並有所發現,披露以前未披露過的,提出足夠證據,這也是藝術,不是美學上的藝術,而是處理上的藝術。」

舒琪多年前曾在國際電影節工作,究竟電影節選擇那一套電影可入圍、那一套不可,是否有客觀準則?「其實沒有,或者好廣泛,你要求他定某某準則也不對,也無從去訂,因為電影評價牽涉很多主觀因素。所以一個電影節的節目策劃人,他們的鑑賞力很重要。」他說,世界各國的電影節,都是以大會策劃人的決定作最後根據,可拒絕某套電影入圍而不須解釋原因,只須回覆「我們決定不選你的電影,或者你的電影不適合我們的電影節」,「但如果有人跟羅恩惠說過一些話,或者聲明提到的內容,我就按此反駁。」

《消失的檔案》的遭遇,是否反映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節目策劃人水平出了問題?舒琪說了另一個發生在1997年的故事。

舒琪曾替《消失的檔案》及《香港製造》兩部相隔20年的電影,聯絡香港國際電影節。Youtube影片截圖

「我拍《虎度門》時,陳果是我的副導演,當時他籌備一套戲叫《香港製造》,自己做導演,用過期菲林拍攝,自己找資金。他拍完叫了我去看,在太子道一間試片室,我看完很驚訝,很喜歡這部戲,效果和力量都很新鮮。當時是1996年年底,我問他有否去報香港國際電影節,因為入圍的話,對這部戲的宣傳曝光很有幫助,他說有送去,但電影節拒絕了。」

「我聽完之後好嬲,睇唔到有乜理由拒絕,於是我落街打電話給李焯桃,因為我認識佢好耐,我離開電影節後,他入去做節目策劃。他說,看過《香港製造》之後,覺得套戲好粗,麻麻地。我說,它的粗,不是粗糙或粗製濫造,粗是一種刻意風格,是因為它低成本,利用過期菲林粗微粒色彩,形成它的風格,不是用個粗字來概括。」

「我跟李焯桃說,電影用了獨立自主方式去拍,在電影節放映可推動獨立電影。但他仍然說不要。我當時好嬲,但我不能強迫他們。後來我趁世界各地的電影策劃人,來看香港國際電影節時,安排一場特別場,讓他們看《香港製造》,結果反應很好,陳果收到多國的電影節邀請,他選了瑞士盧卡諾國際電影節做首映,還取得獎項。」

舒琪說,他很記得,當日李焯桃是用了「粗」這個字來形容《香港製造》。20年後,《香港製造》修復版,成為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重頭放映節目,舒琪說:「對電影評價,在不同時間有落差,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有不同就要作出解釋及修正,才是負責任。我覺得他(李焯桃及電影節相關人士)要承認,當年的判斷是錯誤,不是當年你將人拒諸門外,現在過了很多年,它得到應有的榮譽,然後你來抽水。現在你將《香港製造》放入電影節沒有問題,但你要承認,當年是判斷錯誤,現在的做法是補償這個錯誤,並糾正評價。」

 

《香港製造》的導演和編劇陳果,多年前受訪時提到《香港製造》不入圍1997年的國際電影節,顯得耿耿於懷。今天他重提事件時說:「當年係97年,一部九七戲,議題咁大都唔入圍,我覺得係電影節嘅污點。」

 「當時係唔舒服,因為年紀細(20年前他37歲),但覺得佢唔要就唔要啦,我當時無問原因,佢亦無同我講。舒琪係我前輩,佢好緊張幫我問李焯桃,後來聽到話我部戲「粗」,梗係粗啦,我用過期菲林拍。」

 「當時是九七年,全世界媒體集中在香港,電影節反而沒有一部講九七的戲,我係唯一一部,拿九七作為當下社會背景的戲。」被問到當年被拒可涉及自我審查,陳果說:「當年沒咁敏感,但當年唔選我,我覺得係笑話。」

20年後,《香港製造》的修復版終於可以登上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殿堂,陳果說:「我現在沒太大感覺,米已成飯,所有帶來的榮耀,已經過去了。」《香港製造》之後獲1998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編劇、最佳導演,以及台灣金馬獎最佳導演及最佳原著劇本等多個殊榮。

有香港國際電影節董事局成員透露,每年電影節放映那些電影,主要由3人決定,包括:

1.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總監高思雅,他是前公務員,回歸前曾任職市政總署文化事務科、康樂文化署及民政事務總署,曾擔任歐美及亞洲多個國際電影節的評審委員、顧問及節目經理,現為西九管理局董事局成員。

2.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藝術總監李焯桃,他是著名影評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董事,曾任《電影雙周刊》總編輯,香港國際電影節節目策劃及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長。歷任柏林影展、溫哥華、鹿特丹及釜山電影節,以至台灣金馬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評審,曾出版多本著作。

3.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節目策劃王慶鏘,他是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總監,同時擔任柏林國際電影節及盧卡諾國際電影節代表。

該名電影節董事表示,董事局信任3人的判斷,不會過問每套電影的選擇,對於《消失的檔案》今年沒有入圍,董事局會議上,並沒有討論過,「睇新聞才知道事件」,強調董事局沒有作過任何干預。

《眾新聞》上周詢問香港國際電影節公關,為何選擇放映修復版《香港製造》,得到這樣的回覆:「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於九七年上映,是一部低成本製作及起用非職業演員的地道作品,亦是其中一部最能表現當時社會時局與港人心態的港產電影。影片今年剛剛完成修復,適逢香港回歸二十周年,令它成為最適合香港觀眾重溫的經典港片。 」

《眾新聞》周二再向李焯桃查詢,為何《香港製造》20年前沒被揀選入圍、如今可會承認20年前判斷錯誤,李焯桃回覆指:「《香港製造》20年前雖沒有入圍電影節作公開放映, 卻獲安排特別放映供外國策展人及影評人觀賞, 翌年亦入圍電影節『香港電影面面觀97-98』環節。《香港製造》和所有入圍本屆電影節的電影一樣, 獲選都是基於集體決定,一部電影於何處修復,從來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香港製造》是李燦森的成名作,也是20年前難得講述九七回歸的港產片。意大利烏甸尼電影節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