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臨立會並不光采 搞2.0情何以堪


 楊健興【香港這一天】結集 

在不同國家和地方,臨時政府、臨時議會出現通常並非好事,香港97年成立臨時立法會亦不例外。1997年7月1日回歸,6月30日午夜,當時一批民主派立法局議員未能過渡到特區立法會,在前立法局大樓露台告別,民選議員被逼「落車」,由中央欽點一班「自己友」組成臨立會。高官包括陳方安生、曾蔭權等可以留低,立法局直通車出軌,北京指責是末代港督彭定康搞政改一手做成,98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親中大敗,市民用選票對北京搞臨立會表態,民主派在地區直選取得近66% 得票。

6月30日午夜,民主派立法局議員在大樓露台告別,但在一年後的第一屆立法會選舉強勢回巢。

臨立會的一段歷史並不光采,不少親中極左人士都曾見証,今日卻仍主張在押後立法會選舉1年出現的「真空期」內,成立一個「臨時性」的立法會。臨立會98年解散,2.0可能在2020年翻生,一國兩制像回到起點,情何以堪。97臨立會出現是由於中英角力鬥爭,2.0產生是港人內鬥,北京介入,有權勢人士不拋掉政治鬥爭思維,香港社會難回復安寧。

全國人大常委、民建聯譚耀宗星期五(7日)早上前往北京準備出席會議,他出發前表示,預料常委會將會就「真空期」問題,作一個原則性的決定。他說,大家都比較傾向現任議員可以繼續在「真空期」出席會議,但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將如何處理,社會都有不同見解,將會在會上討論,現時未有定案,要留待人大常委會決定。他日前指容許4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延任有矛盾,意向清晰,至少4位泛民要「落車」。

他的民建聯黨友、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提出,由人大常委會賦權設立「看守議會」,委任現任議員或一些具經驗的前議員加入看守議會,與臨立會沒有基本分別。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接受《文匯報》專訪時表示,應成立一個臨時性的立法機關以行使其權利,早前被取消資格者,不能擔任議員。

4名被DQ議員能否參與「真空期」議會爭議並不複雜。簡單來說,是按法律,抑或是講政治的取捨。根據法律,4人是現屆議員,與其他60多位沒有分別,他們被DQ的,不是現在議員的資格,而是參加原本9月6日立法會選舉的資格,被選舉主任取消。梁振英、葉國謙、謝偉俊等將兩件事混為一談,不是依法律和尊重法律,是政治壓倒一切。

本會期最後一天,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廳影大合照。周滿鏗攝

假如人大常委同樣採取政治先行,容許建制派及民主派多做一年,以政治不合格踢走被DQ的或更多其他的,未來1年的立法會「臨時」及由中央委任味道更濃, 不但與基本法內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規定有矛盾,亦不符合法治精神。

特首林鄭月娥周五見記者,宣佈將安排普及社區檢測,並恪守社交距離原則,避免人群聚集及排隊。免費病毒檢測屬自願參與,但肯定各區排隊人龍無可避免, 為何有方法減少和控制交叉感染風險,立法會選舉卻不能?林鄭推全民檢測,間接推翻自己因疫情要押後選舉1年的說法。

現在離9月6日仍有4星期,但改變押後立法會選舉決定的可能性是零,人大常委周六舉行的會議,作出「原則性」規定,但實際上DQ4位泛民的可能性較高。假如中央搞政治篩選,其他泛民議員將面對兩難,say no將要放棄議會1年,全部在野;接受委任的話,會被民主派及支持者批評放棄原則及人身攻擊;馮檢基當年參加臨立會的慘痛經驗,民主黨等溫和泛民記憶猶新。北京如何DQ4位泛民,需要準備面對全部泛民可能不加入臨立會的局面。

如果人大決定押後選舉的過渡期立法會搞篩選,誓要面對民主派議員總辭,立法會倒退回97年時的模樣。圖為民主派議在本屆會期最後一天大合照。周滿鏗攝

建制日前施壓要DQ4名泛民,又警告泛民切勿「總辭」,近乎性格分裂;北京出手DQ,泛民選擇有限,勢要被逼跳牆,時光像倒流到1997,寄望1年後重返議會,準備咬緊牙根,著眼2021。回歸23年,議會變臨時,假如仍有人再說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的話,面皮也厚得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